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八)……那么问题来了:他明天要如何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方?!

   
    关榕飞面无表情地关掉了当前弹出的页面,调出程控面板把作怪的病毒困到了花小半分钟搭起的牢笼里,选中那股流窜的数据流后,右手食指悬停在了删除键上……
   
    “……别、别!!!别删!!!我就开个玩笑!”
   
    君莫笑现出一个虚影挂在他右上角屏幕上,举起加大加粗的红字对话框朝他拼命地摇晃。
   
    看着君莫笑和叶修十分相似的Q版脸,关榕飞皱了下眉:“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是叶修让我来找你的。”
   
    关榕飞一惊,下意识反驳道:“叶修在医院,怎么可能让你来找我,你到底是谁?”
   
    “他的身体在医院?”君莫笑也严肃起来,“他怎么样了?”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关榕飞心想:这别是个骗子吧。但看着屏幕中央被解密后的数据流,其复杂和精湛是他平生之所罕见,这也是他与下手删除前犹豫过的原因——毕竟有这种技术的话专门出来耍人也是不太现实的。
   
    君莫笑简明扼要地跟他解释了一下情况,虽然他心里也有点发怵,知道这么把情况告诉一个陌生人到底行不行,可叶修说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现在他也只能赌一赌了,希望这个人真的能帮上他们吧。
   
    通过摄像头看到关榕飞从震惊到渐渐淡定再到半信半疑的神色,他也有些急了:“我不能跑来三次元很长时间,太久会被主系统发现的……要不然这样!你和叶修之间有过什么暗号或者约定之类的吗?我可以联系上他证明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都可以问吗?”关榕飞看着这个挂在他屏幕了右上角,自称是叶修账号卡的君莫笑,有些怀疑。
   
    君莫笑看到他的指尖仍未从删除键上移开的时候,虚虚地咽了口口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你帮我问问他——我的工资到底什么时候发?!”
   
    君莫笑被他语气里的悲愤震住了,同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想起一件事儿,“那你知道大漠孤烟、一枪穿云他们几个的操作者现在的情况如何吗?”
   
    关榕飞注视着他,淡淡一笑,“我知道,但在你证明身份之前什么都不会透露给你的。”
   
    “当然。”君莫笑刚应完,突然感觉荣耀世界里他设置的警报响了,怕主系统发现什么立马赶了回去,连声招呼都来不及和关榕飞打。
   
    灯,一下子全又亮了起来。
   
    屏幕上是未完成的代码,光标一闪一闪地,君莫笑的露面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回到荣耀世界的君莫笑小心地清理掉了连络过关榕飞的所有痕迹,但主系统显然已经起了疑心,他怕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躲在某个不起眼的数据库里避风头。
   
    叶修这边隔天就是大赛第一场了,作为草根的兴欣要从底层打起来争夺决赛资格。
   
    他虽然在现实世界参加过很多届联盟的比赛了,但在荣耀世界还是第一次,因为在兴欣的时候进入战斗模式发现还是熟悉的键盘操作,所以叶修心里并不紧张。
   
    跟队里的人练过几盘,发现和在现实世界里玩荣耀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是第一视角,代入感更强一点,而且在看不到荣耀地图的情况下对指挥能力考验就更大一些。
   
    晚上叶修准备睡觉的时候,又有天讯发过来了,一下约好一样半分钟里来了好几条。
   
    叶修随意地戳开第一条一看——
   
    【索克萨尔:明天我在后台等你,比赛结束后能和我聊一聊吗?】
   
    他估摸着索克萨尔是有什么事情要找他,退出去又点开下一条,脸上散漫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生灵灭:明天比赛完有时间吗?我在侧门等你。】
   
    他屏住呼吸,又退出去,再点开下一条的时候手指都有点颤抖,但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戏剧性,怕什么来什么。
   
    【王不留行:微草这几天没有比赛,我很想你,明天能和我在休息室见一面吗?方便的话就等你比赛完以后吧。】
   
    ……那么问题来了:他明天要如何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方?!
   
    ……
   
    叶修睡不着了。
   
    ……
   
    直到第二天众人吃完早饭准备去大赛场地的时候,叶修看着天讯上三条未回复的短信依旧在发愁,想找人商量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发现君莫笑怎么也联系不上。
   
    他翻了翻通讯录,犹豫地给一枪穿云发了个消息把这个事情说了一下,那边很快就回信了。
   
    【一枪穿云:都拒绝掉。】
   
    叶修无奈地问他:那理由呢?
   
    【一枪穿云:……算了,账号报给我,我来解决。】
   
    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账号和密码给他发了过去,然后不管叶修怎么戳他,他都没反应了。
   
    叶修心里发虚,也不知道他要怎么解决,但他自己更解决不来,只好相信他一回了。
   
    “喂!都快入场了,你还看什么天讯?”逐烟霞风风火火地过来把他拖到检入处。
   
    巨大的光屏上实时转播这场中各个角落的动向,这一刻全部一百五十台转播机器全都对准了从选手通道里鱼贯而入的两队。
   
    比起今天的对手那整齐到仿佛一个人在走的脚步声,兴欣这边就随意散漫许多,甚至都没有遵循队长带队走在最前面的约定俗成。
   
    走最前面的是第一次打正式比赛而兴奋到边走边蹦的高的包子,然后是一派世外高人风范的迎风布阵。他也是赛场上的老人了,这么镇定也说得过去,倒是寒烟柔,虽然也是头回上场,但和一旁的沐雨橙风一样步子不紧不慢,看着就很有气场,脸上是一贯的冷静。
   
    小手冰凉和一寸灰是最像新人的新人,跟在扛着千机伞四处张望的叶修身后一直低着头不太敢往观众席上看。
   
    迎风布阵笑话叶修这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我说,你也不是第一回来了,怎么搞的跟新人似的没见过世面?”
   
    叶修半真半假地回到:“这回不一样,现在我拉的是个草根队伍,以前带的那都是王者之师。我们这下指不定哪一局就要被人送回家了,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站在这里,不趁机多看两眼,亏啊。”
   
    迎风布阵嫌弃地打了他一下:“得了吧,昨天你不还跟老板娘那么认真的讨论拿了冠军奖杯要放哪儿嘛?现在说这话亏不亏心?”
   
    “当然亏心了,但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总得谦虚点儿吧。”叶修贫回去。
   
    “得了吧你们两个!这儿有转播呢!”逐烟霞恶狠狠地回头比了比拳头,转回身又一副淑女的矜持样。
   
    这会儿主持人已经开始吹两边的选手了,本来等兴欣这边介绍完了就该介绍介绍对手了,没想到主公屏上转播的画面一下子被切到了观众席!
   
    一身便装的夜雨声烦看到镜头了也不闪不避,大大方方地从位子上站起来对着镜头使劲挥手,笑的灿烂:“老叶加油啊,在对上我们之前可别输给别人了,不然我可是要嘲笑你一辈子的!”
   
    一同入镜的索克萨尔温和地弯了弯唇角,笑着点了点头:“叶前辈加油。”
   
    作为对手给兴欣加油不好,但不妨碍蓝雨的正副队专门到场来给叶修个人加个油,导播惊叹的是示意主持人吹了吹几位老对手间的友谊。
   
    主持人也是个上道的,立马从三人分别出道开始讲起,直把打法和战术风格也互相扯上关系,就差没给三人编什么类似于桃园结义的情节了。
   
    叶修听了一脸无语,索克萨尔也是忍俊不禁,眉角眼梢带着点常有的笑意,目光专注又温雅,仿佛在透过镜头看着叶修一样。
   
    虽然隔了一层屏幕,但叶修在他这样的注视下还是不自然地撇过头。
   
    因为场外这一打岔,对于敌队的介绍,主持人只能用寥寥的几句话带过了,末了他道:“接下来把时间交给今天场上的两位解说——风城烟雨和和鬼刻!”
   
    是的,荣耀世界的比赛解说都是由人气高的大神们充当的,又方便又经济又有噱头,重点是观众又买账。何况既然能成为大神,专业功底肯定强,让他们来解说比赛再适合不过。
   
    风城烟雨一身王霸之气,十分潇洒地向尖叫的粉丝挥了挥手。鬼刻走得聘聘婷婷跟在他身后。这对俊男美女的组合让叶修突然有点没眼看……毕竟他是知道这两个号背后到底是男是女。
   
    没等他风中凌乱太久,裁判已经示意双方就位了。在打网游的时候,叶修是见没见过边上有裁判的,一切裁决都由系统自动判定。荣耀世界的这个裁判看着冷冰冰了无生气,像是规则的化身,虽说让人起不了亲进感,至少让人不担心他会吹黑哨。
   
    两边两方站定,随机战场开启,场内的欢呼声震耳欲聋,让他们耳边一阵嗡嗡作响,气氛已经完全热烈起来了!兴奋的加油声中潜藏着一种能让交战双方热血沸腾的因子,面对这么多期盼注视着我们荣耀征程的人,你好意思不赢得漂漂亮亮的给他们看吗?!
   
    叶修轻轻抚过掌中的千机伞,然后一抬头……
   
    迎风布阵、包子入侵、寒烟柔、小手冰凉……就像每一次上场比赛一样,账号们都在他身前排成了一排。
   
    以往叶修只能隔着屏幕看到的全副武装的角色们,现在就站在眼前,鲜动灵活。每一双眼睛都灼灼地看着他,躁动不安的热血冲涌遍全身,仿佛就在他等的一声令下……
   
    就在指挥权交到他手上的一刻起,同时交付,的还有所有人沉甸甸的信任。
   
    这一次,一如以往的每一次,他踏进万众瞩目的赛场的那一跟瞬间,有一种火花又从叶修心里燃了起来,那双懒洋洋的眸子渐渐变得锋锐起来,一时间他眼中的气势迫人,竟让人不敢直视。
   
    ……或许这就是他十年如一日热爱者荣耀的原因吧!这种追逐巅峰的刺激和快感真的是会让人上瘾的。
   
    就像他,早已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六)  “那就是……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喽。”

    *【朴素的写手挑战】
   
    今日(四月九日)起到星期六为止,本章更新下面的【评论数】超过五十条,加更一章,超过一百条,加更两章,超过一百五十条,加更三章……依次类推,加更不累积,五章封顶!
   
    【亲友们来搞事情啊\(≧▽≦)/】
   
    虽说他和六人迟早有一切坦白的一天,但主动开口和意外露马脚是有很大区别的——放在大漠孤烟和叶修身上,就是能不能活命的区别!
   
    包子见老大脸色怪异,刚想问点什么,却见叶修撂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往门外冲,弄得他一头雾水。
   
    等叶修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霸图的地方,恰巧和拿着文件夹的石不转打了个照面。
   
    看着突然出现的叶修,石不转平静地点头算打过招呼,想想又接上一句:“队长在前面休息室。”
   
    叶修愣了一下,就连忙朝他指的方向去了。
   
    休息室的门没锁,叶修敲了两下就开了门。
   
    大漠孤烟看到来人时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那语气委实算不上亲切,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有仇呢!其实,比赛期间不见面是两人不言的默契,大漠孤烟只是不喜欢让私人感情影响到比赛。
   
    叶修一僵,脑子转的飞快,硬着头皮说:“我、我想你了!”
   
    天呐,他都说了什么?叶修自己都快被恶心到了……
   
    大漠孤烟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沉沉的目光看得叶修一阵心虚,背后直冒冷汗。
   
    “进来。”
   
    良久,他让开一个身位让叶修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大漠孤烟的眉眼好像柔和不少……虽然还是板着的,可至少不那么气势迫人。
   
    门一关上,叶修就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牢牢地锁在了怀里,侧脸突然贴上了一个炽热的胸膛!
   
    他被这突然的转折弄懵了,好一会儿手脚不知往哪里放。
   
    “下不为例。”大漠孤烟低沉的嗓音从头顶响起,叶修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闷闷的,听着有种莫名的温柔和无奈。
   
    “嗯。”叶修下意识应了一声,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刚好垂在他的上衣兜边上。他可没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当即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把手往他衣兜里伸去……
   
    仔细探了探发现没有,他下意识怀疑起大漠孤烟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不,不可能,要是发现了他不可能对他还是眼下这种态度!
   
    难道……他灵光一闪,难道是塞到裤袋里去了?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复又伸手往下探……伸到一半,这只作妖作怪的手被人抓住了!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抬头就看见大漠孤烟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睛……
   
    叶修脑中顿时警铃大作,正不知怎么圆过去的时候唇上突然传来一阵温热……他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僵硬了。
   
    和大漠孤烟极具侵略性的处事风格和外表不同。他的亲吻就是很简单的一吻,不表达什么激烈的感情,而其间的温情意味也让叶修心里一颤!
   
    他感觉大漠孤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么一想才发现自己刚才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动作似乎暗示意味很浓啊……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很快,三分钟过去了。
   
    叶修的脸已经憋得通红,却因为心底诡异的心虚感,一动也不敢动。
   
    大漠孤烟终于良心发现放过了他。
   
    “你……和当年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话一出口叶修就有些后悔——大漠孤烟记忆中的当年他不曾经历,万一提起来什么他却接不上话,不是很容易露馅吗?
   
    大漠孤烟认真地想了想:“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你向来都是惹了麻烦才会来找我的。”
   
    叶修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用完就丢的渣男,囧了一下,不说话了。
   
    “那时候我开门看到你跟我打招呼,都以为出现了幻觉。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想的,被人追杀居然躲到霸图来。
   
    何况你睡觉也不老实,给你打了铺盖又嫌冷半夜挤上床压地我一晚上没睡好。
   
    明明是逃难的人,回兴欣的时候还胖了3斤……
   
    有几个瞬间,我真想把你扔出去给四处搜查的嘉世那帮人算了。”
   
    叶修也是难得看见大漠孤烟无语的模样。
   
    他好奇地问:“那你怎么没扔呢?”
   
    大漠孤烟更无语了:“你还想我把你扔了?”
   
    语气还是他一贯训人的强硬,落在叶修头上的属于他手心的温度一路烫到心里,虽然大漠孤烟无论用什么语气说的话都莫名让人感到生疏冷硬,但叶修是总能天赋异禀地听出其下掩藏涌动着的脉脉温情。
   
    这不是亲人间的亲密和默契,这是叶修的特权,纵使是霸图的队员,大漠孤烟也只会冷着脸让他们奋进向前,不会把人护到身后纵容到没有底线的样子。
   
    叶修看着大漠孤烟,这个人硬朗的下颚线条和微微上扬的嘴角有种错觉般的温柔。
   
    他能感觉到大漠孤烟沉稳有力的心跳,同等感觉下明显是自己的心跳更加杂乱剧烈。这是他第一次有了平白多个男朋友也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或许弯与不弯,就在感觉来了的一瞬间。
   
    等被按在沙发上亲个七荤八素,眼看要节操失守的时候,叶修也反应过来急忙把人推开。开玩笑,明天还有比赛呢,也不是,没有比赛也不能往下了,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好在大漠孤烟也不是真的想就地把人办了的。
   
    他无奈地看着突然闪个不停的天讯,抚了抚叶修晕红的脸:“下次,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看到那天讯闪个不停,叶修大概也猜到是霸图有事情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说不上来是失落还是轻松。
   
    “我得走了,乖一点,别四处惹麻烦。”
   
    “知道啦。”叶修默默翻了个白眼,他是这么让人不放心的人吗?
   
    “出了事一定要来找我,无论对方是谁,我都护你周全。”
   
    “……嗯。”叶修眼睫一颤,心里是说不上来的复杂。
   
    大漠孤烟走了。
   
    叶修依旧留在休息室里,良久,他把紧握的右手举到眼前缓缓摊开……
   
    一团皱得不成样子的纸条缓缓舒展开。
   
    难为他还记得趁大漠孤烟不注意把纸条偷回来,原来真是塞到人家裤兜里去了。
   
    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把纸条展平想看看他为此费了如此大力气的纸条上都写了什么……
   
    只一眼,脸上登时一片空白。
   
    ……鬼知道夜雨声烦这么神秘兮兮地塞过来的,虽然只是一张蓝雨老师父祖传的糖醋鱼食谱秘方?!
   
    突然闪烁起来的天迅打断了叶修凝固的表情,他扶着额头坐起来一看是逐烟霞发来的,
   
    。
   
    【逐烟霞:你人哪里去了?蓝雨的剑圣怎么突然会到兴欣来?!还说要找你呢!你们有私交的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君莫笑:我也正想找他,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叶修踏进兴欣的瞬间就看见并排坐在一起聊天的夜雨声烦和包子入侵,这两人聊的热火朝天,两个人愣是聊出了群聊的感觉。
   
    余光撇到叶修来了,夜雨声烦自然而然地止住了话头迎上来,笑地一脸阳光灿烂:“老叶,看到我有没有很惊喜啊?我可是瞒着队长偷偷来的。我给你准备的食谱你看过了吗?食堂红案的大师傅说这是他家祖传的秘方呢!上次你来蓝雨没吃到我总觉得有点遗憾,就问师傅拿了食谱,这样你回兴欣也能吃到啦!”
   
    “我可谢谢你了 ”叶修一脸冷漠,“这种东西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给我啊。”
   
    害得他以为这纸条上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生怕大漠孤烟发现白出了一身冷汗……
   
    “光明正大?你是说可以当着很多人的面送你东西吗?”,夜雨声烦,有点讶异,“可是这样大家不都知道我在追你了吗?你不是不想让大家知道的嘛,所以我连队长都没敢说,虽然说好各凭本事,但他脑子总比我好使,不防着他还真是不行……”
   
    “你塞来个食谱,谁会误会你喜欢我?”叶修听着无语,“还有,你真以为你们队长不知道吗?”
   
    夜雨声烦瞬间惊悚,沉重地问道:“他都知道?那他为什么不说呢……难道他根本不担心我对他造成威胁?”
   
    看他严肃到呆萌的脸色,叶修失笑,“你还真有情敌的意识……你要这么时刻提防着他,你们在场上怎么比赛啊?”
   
    “不影响,”夜雨声烦认真地看着他,“场下我和他怎么竞争都是我们私人的事情,但在场上,我永远只为队长一人拔剑,也不会对任何人心软。”
   
    我会永远喜欢你,但我的剑永远只为蓝雨披荆斩棘……
   
    叶修一阵恍惚,眼前站着的身影有着他熟悉的朋友和对手黄少天的脸,但却是第一次让他这么清楚的意识到:这张脸背后是蓝雨的剑圣。
   
    说来,以前的黄少天也是如此:讲义气,但有原则。会为他一个消息背着队友到网吧替他抢boss,却不会在联赛上因为私交就给他放水,虽然他也确实不需要人放水就是了。
   
    也许正是因为夜雨声烦这种和黄少天如出一辙的性格,当然,还有如出一辙的话痨程度,让他打一开始就觉得亲切又熟悉。
   
    “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们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叶修说不上来是惋惜还是什么,莫名地感慨。
   
    夜雨声烦敛去一脸的整肃,咧嘴一笑,露出标志性的两颗小虎牙:“我就是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干嘛要做朋友呢?朋友又不会时时刻刻陪你聊天,不会老是缠着你pk,不会瞒着队里帮你抢boss……当朋友多没意思啊?”
   
    叶修颇为无奈地摇摇头:“就算我们只是朋友,你说的事又哪件不能干了?”毕竟他跟黄少天那么多年朋友,上面这些事他哪件没干过,虽然除了最后一样,其他叶修心里都是拒绝的就是了。
   
    这下夜雨声烦愣了,难得的沉默,弄得叶修都不适应了,这场沉默持续了大约有一分钟。
   
    “我仔细想了想。”夜雨声烦眼里写满了认真。
   
    叶修也被弄得郑重了起来,仔细听他想说什么,“嗯?”
   
    “如果我们只是朋友,我还时时刻刻陪你聊天,老是缠着你pk,瞒着队里帮你抢boss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
   
    叶修隐隐有种不该再问的预感,但还是遵从心里的好奇问出了声:“什么可能?”
   
    “那就是……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