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巍澜】追到手发现媳妇儿是A怎么办?(一发完)

    *全职加镇魂,混搭出奇迹!
   
    *追到手发现媳妇儿是A怎么办?
   
    ……
   
    凑合过呗,还能离是怎么的?



   
    “砰——”
   
    叶修用力把门一甩,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回头,烦躁地拢了把乱糟糟的碎发,单手插着兜沿着楼梯一路走到顶楼。
   
    伸手一推铁门,高处的夜风瞬间从门后铺面吹过来,冷得他一个激灵。
   
    这么一个大好的晚上他是这么会沦落到有家不能回,要跑到天台上吹风的地步呢?
   
    他浑身散发着颓废萎靡的气息,拖着步子慢慢走到栏杆边上,靠着凉得像冰块一样的铁栏杆往下望……
   
    天上月明星稀,人间万家灯火,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繁华夜景充满了烟火气。
   
    他从兜里摸出烟,娴熟地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兄弟,给我来一根呗。”
   
    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叶修一口咽呛在喉咙间,止不住地咳嗽,震惊地往边上看去——只见一个同样一脸颓丧的男人也靠在栏杆上,眉头微皱,眼神忧郁,似乎也是个失意的人。
   
    叶修莫名和他升起点惺惺相惜的味道,摸了根烟递过去,顺手拿着打火机还给他点上了。
   
    那人接了烟吸了一口,俊秀的眉眼舒展了不少,叼着烟朝他伸手:“赵云澜。”
   
    叶修从善如流地和他握了个手:“叶修。”
   
    两个人一凑近,立马能感受到对方身上强势的alpha信息素,因为不带什么恶意所以并不会给对方造成压迫感。
   
    “大晚上不回家啊?”赵云澜状似不经意地问。
   
    此言一出,叶修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副吃了苍蝇一样难以启齿的表情。
   
    沉默……漫长的沉默……
   
    “抱歉,看来是我多嘴了。”赵云澜痞帅的笑脸很难让人起什么戒心。
   
    “是发生了点事情……也没什么,”叶修释然地摇了摇头,“只是我一时半会儿还是接受不了而已。”
   
    “世上哪有真接受不了的事情呢?已经发生的都是既定的事实,总是不接受也得接受,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赵云澜喃喃地道,似是说给叶修听的,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不明白。”叶修失笑,微微下垂的眼角让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懒洋洋的。
   
    “得了吧,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赵云澜也乐了,“兄弟你出什么事了?反正总不会有我惨就是了。”
   
    “那可不一定……”叶修对着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莫名有了倾诉的欲望,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远方,“我追了四年的媳妇儿,一直以为是个omega,你应该没见过他,见过就知道他是真的长得好看,真的,omega都没有那么好看的。结果我今天,居然发现……发现他是个alpha。”
   
    叶修一脸日了狗了的茫然。
   
    没想到一旁的赵云澜听了这话表情瞬间凝固了,凑过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
   
    “天呐,多大的缘分啊兄弟!”
   
    叶修诧异地一挑眉:“怎么,你也……”
   
    赵云澜一脸痛心疾首地一点头:“这辈子我头回对一个人这么上心,结果……只能怪我以前太放荡,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吧。我对象是个斯斯文文的大学老师,白净又俊秀,一身的书卷气。要不是信息素做不得假,我怎么也不相信他居然是个alpha啊。”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叶修动容地也搭了搭他的肩:“兄弟,我能理解,真是天塌下来一样的感觉。”
   
    “谁说不是呢,我有预感,现在我已经站到人生岔路口了。”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办就不会上这儿来吹风了。那你呢?”赵云澜很光棍地一摊手。
   
    “我……我不知道。”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给我讲讲你们的事吧。”赵云澜率先打破了平静。
   
    “行啊。”叶修笑了,目光流露出一种怀念,“我和他其实很早就认识了,只是之前接触地不多。哎,你打游戏吗?”
   
    “没时间。”赵云澜摇摇头,奇怪地问,“怎么了?你们还是网恋奔现啊?”
   
    “不是。”叶修勾了勾嘴角,“我跟他都是职业选手,打荣耀的。”
   
    “哦!”赵云澜惊奇地接茬,“那个很火的,大街小巷都是海报。职业的?了不起啊哥们儿!”
   
    叶修笑笑没有多说,转移了话题:“我刚开始打比赛那几年他还没进联盟,后来我这边出了点变故,他也声名鹊起了,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的。
   
    我们不是一个战队,而且都是队长,他也忙,我也忙,一年到头除了在比赛场上见不了几次面……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我也弄不清楚。
   
    只是当我发现自己的心意的时候,已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哦~”赵云澜朝他挤眉弄眼,“后来你就上手追了是吧?”
   
    “没有,”出乎意料地,叶修摇头了,“那时候我没打算追。”
   
    “按你的意思,应该是刚刚发现他是alpha的啊,为什么一开始喜欢的时候没去追?而且你们这样职业的选手资料具体不公开也能理解,性别总是可以公开的吧?你为什么才知道他是alpha?”
   
    “性别是不能公开的。”叶修叹了口气,“荣耀圈子里性别歧视还是存在的,所以联盟就硬性规定所有选手都不准公布性别。不只是我,大多数人默认的都是他是个omega,因为这么多年都没人站出来说在他身上闻到过什么信息素,他要不是omega这么多年打信息素掩盖剂是图什么啊?”
   
    赵云澜耸耸肩,一时竟无言以对。
   
    “至于我为什么不追嘛……因为我感觉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倒不是感觉自己配不上他,就是……”叶修皱眉,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这种想法。
   
    “因为喜欢所以小心翼翼吧。”赵云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接收到他认同的视线后嘿嘿笑起来,“完全没必要啊哥们儿,要是彼此之间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又怎么会互相吸引呢?”
   
    叶修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后来我也转变了想法,开始追他,一开始他一直很拒绝。他那个人,不怎么会说话,总是一个人闷着。我以为他只是害羞,所以没多想,以为只要我的心意和行动到了他就会被我打动的。
   
    本来我都感觉到他动摇了,直到有一天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他一下子脸色就变了,眼神很复杂地一直盯着我看。
   
    我那时候虽然在意但也没问出口,还是继续兢兢业业地追他,一直追了四年。
   
    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点头了。只是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仍旧一副很不适应的样子,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久到我渐渐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
   
    可是我也没逼过他啊,他要是不愿意只消说一声我立马就会保持距离,何苦他要难为自己?
   
    唉……那时候我一直不明白的事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原来他是因为我们都是alpha才这么别扭。那天出去吃饭的时候他突然变了脸色,应该就是因为那天我发情期刚过,身上的alpha信息素就算打掩盖剂也压不下去被他察觉到我是alpha了吧。”
   
    “照你这么说,他是知道你是alpha的?他有心瞒着你他的真实性别是吗?”
   
    叶修对他抓重点的能力十分佩服:“没有,他一直以为我知道我们都是alpha,他以为我能接受这个才去追的他。他本来是接受不了的,完全是被我打动了。”
   
    “那你得负责到底啊。”赵云澜揶揄地看着他,“毕竟是你先招惹的人家。”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避而不谈:“说说你吧兄弟,你和你对象又是怎么回事?”
   
    “和你差不多……不,也有点不一样。以前我是挺花的一个人,看他长相气质都那么合我胃口就上手追了。用的招数也是很老套的那一种,我追人的招数几年都没更新过,因为本来靠的也不是招数,而是脸和伪装出来的温柔。
   
    本来心里还有点打鼓,毕竟这是个大学教授,精英分子,大概是不吃这一套的,没想到他后来真的答应了。
   
    他可能就是怕我知道后退缩,所以一直故意瞒着我他的真实性别。
   
    至于我嘛,刚开始真的只是玩玩,但或许真的有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吧,他深深地吸引了我,比以往的任何一个omega都要吸引我。或者说,遇见他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心动的感觉。
   
    我栽了,也认了,一向浪荡的人居然也开始向往安定了。我压上全部存款在他的大学边上买了房子,想跟他一起好好生活,我想了很多很多,只怕哪里做得不够好以后委屈了他……”
   
    赵云澜猛地抬起头,久久没有低下来。
   
    “所以你接受不了想过一辈子的人居然是个alpha,于是就来这儿吹风了?”
   
    叶修的话很直,丝毫也没有戳人家痛处的自觉。
   
    他不在意,赵云澜也没在意,缓了好一会儿复又笑起来:“兄弟,我还没告诉你我是个警察吧?还是特殊部门的。我见过的人情世故、悲欢离合多了,承受能力自然也会强一点。要只是这样,我就是再不能接受也不至于就这么跑出来。”
   
    “哦?你们还出了别的事?”
   
    “他不止瞒了我性别,还有身份!”赵云澜终于忍不住一拳砸在了铁栏杆上,他对自己也真下得去手,这一下锤下去手立马青肿了起来。
   
    因为职业关系一向注意保护手的叶修眉头一皱。
   
    可赵云澜自己却浑不在意,仿佛没感觉到疼一般接着说:“不求你能理解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反正很非同凡响就是了。他以那个身份也是在我面前时常露面的,但他一点想告诉我的打算都没有,把我当傻子一样……
   
    哈哈,这也就罢了!他还为了我枉顾自己的身体,放血骗我喝下去……我知道他不是要我感恩戴德,可是他又不是不会死我凭什么随随便便欠他一条命?!他以为,他以为……”
   
    他没有再说下去了。
   
    但一直静静听他讲话的叶修突然出声:“我听得出来,他很爱你。所以你真的要放弃他吗?”
   
    “谁说我要放弃他?”赵云澜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
   
    叶修哑然:“你不计较他瞒你的这些事了?”
   
    “真的喜欢又怎么舍得计较……我就怕自己继续对他发火,所以上来冷静冷静而已。”
   
    “那你得跟他讲清楚啊,不然人家心里多没有安全感,怕是总觉得你发现真相就该不要他了吧。”
   
    “我知道,”赵云澜斜了他一眼:“那你呢?我也听出来了,你那么喜欢你家那位,你们之间又没那么多破事,就只是性别这一件。我就不信知道他是个alpha你就真舍得放手了,你这么也一副没法释怀的样子算怎么回事?”
   
    “唉……兄弟,我家里老爷子很强硬,我倒无所谓,我一直担心的是家里人接受不了啊。你就没这样的烦恼吗?”
   
    “我老子也很强势,可跟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我管家里干什么?”赵云澜撇撇嘴,“他们顶多表示不同意,再还能把你吃啦?”
   
    “我不一样。我很早就离家出走出来打游戏了,和家里断了联系,对于家里人我一直感觉很亏欠很内疚,甚至打算过退役回家承担我逃避的那些责任。我已经任性过一次,再来一次不知道他们受不受得了啊。”
   
    “你要相信他们,还没试又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同意呢?要是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我真的看不起你。”
   
    叶修沉默半响,哑然失笑:“你说得对,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得试一试。兄弟!谢了!”他把烟头掐灭了,一拍赵云澜的肩膀转身就走。
   
    哟,这还是个行动派!赵云澜乐了,冲他的背影喊:“祝你好运啊哥们儿!”
   
    叶修头也不回地冲他摆了摆手,顺着楼梯往下走,进了家门就看到沙发上一动不动侧躺着的周泽楷。
   
    他走过去蹲在沙发边上,感觉得到自他靠近开始周泽楷的身体就一直是紧绷的。
   
    叶修不顾他躲闪的目光,伸手掐了把他的脸:“你干嘛?这一动不动地练功呢?”
   
    周泽楷不理他。
   
    “我有个事跟你说。”叶修的语气突然正经起来。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捂住自己的耳朵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在、不在、听不见!”
   
    那语气坚决又视死如归。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你就不听?”
   
    周泽楷闷闷地道:“不听,不分手。”
   
    周泽楷怕他不了解自己的决心,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不在,听不见。”
   
    叶修乐了,这是什么可爱的大宝贝儿啊:“真不在?”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哎呀,那我找谁陪我回去见家长啊?”
   
    “我!我!!”周泽楷翻身一撑坐起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搂着他不肯放手。
   
    “又听得见啦?”叶修一挑眉。
   
    他这句周泽楷就装作没听见,满心欢喜地搂着他蹭,蹭得叶修心软得不像样。
   
    ……
   
    天台上,等叶修走了有一会儿,赵云澜的烟也烧到尽头了,他随手灭了烟晃晃悠悠地往回走。
   
    等到了家门口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一愣,推门喊了一声:“沈巍?”
   
    猝不及防地,他在进门的瞬间就被人一把抱住,敏感地察觉到沈巍的身体有些颤抖,赵云澜的眼神柔和下来,拍了拍他的肩刚想安慰两句,就听到他说:“我已经,收拾好行李了。”
   
    “你要去哪儿?”赵云澜一愣,下意识问道。
   
    沈巍埋首在他颈肩深深地叹了口气:“你既然不想再见我,总不能让你有家不能回吧。省得你搬来搬去,你到在外面住我总是不放心的,那还是我走吧。”
   
    “云澜……对不起。”
   
    赵云澜张张嘴又闭上,一时懵到说不出话来。
   
    怎么突然就要走了?
   
    谁说他不想看见他了?
   
    难得是因为他凶了沈巍让沈教授难过了?
   
    “你气得连晚饭都没吃就走了,晚上要是饿了,厨房里有海鲜粥温在火上。”
   
    赵云澜依旧是懵的,无意识干巴巴地应了一声“……哦。”
   
    直到沈巍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有一会儿之后,赵云澜死机的大脑才重启过来,他猛地冲出门一路追出去……
   
    没人了?!
   
    妈的斩魂使跑路的速度就是快!
   
    他懊恼地一拍脑门儿,刚刚怎么一下子大脑就停机了?
   
    这下好了,媳妇儿跑了!
   
    赵大处长不死心地追下楼,看到前面大路上一个落寞的身影心里一喜,还好,没走远!
   
    他气沉丹田朝小区门口的门卫大爷喊了一声:“大爷啊!我媳妇儿要离家出走啦!你帮我拦一下别把人放出去啊!我要是打光棍了就去物业投诉你!”
   
    听到他的声音沈巍身形一滞,猛地一回头,就看到赵云澜远远地冲他露出了个痞里痞气的笑,双手圈成了个喇叭放嘴边儿:“媳妇儿我错啦!我不该凶你哒!我跟你保证!不管你是谁!什么性别!什么身份!我都、喜、欢、你!!!”
   
    ……
   
    隔天晚上的天台上。
   
    “嘿!兄弟!又是你啊。”赵云澜冲慢慢走过来的叶修打了个招呼。
   
    两个一脸愁苦的人面面相觑。
   
    漫长的沉默过后……
   
    “你先说吧。”又是赵云澜率先打破了沉默。
   
    “还是你先说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赵云澜:“我也……”
   
    叶修:“……那我们一起?”
   
    赵云澜:“……行吧。”
   
    叶修:“三、二、一!”
   
    赵云澜:“我媳妇儿想在上面!”
   
    叶修:“我媳妇儿想在上面!”
   
    赵云澜:“……”
   
    叶修:“……”
   
    赵云澜:“我就知道我们有缘分。”
   
    叶修:“哈、哈。”
   
    赵云澜:“那你决定怎么办呢?”
   
    叶修:“还能怎么办?凑合过呗,还能离是怎么的?”
   
    赵云澜:“……有道理。”
   
    叶修:“那你呢?”
   
    赵云澜:“我?我早就打算好了啊,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上来冷静冷静。”
   
    叶修:“哦?那你的打算是?”
   
    赵云澜:“趴好。”

评论(111)

热度(2146)

  1. 荒原中徘徊的女巫芹始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