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占有我的恋人(完)

*本来只是想表达一下一点没来由的触动,所以有了这个小短篇,希望你们也能感受一下这种平淡又不普通的感觉。   

    十五岁的“二四”是孤儿院里最特别的一个孩子,因为他长得好看,阿姨们都更喜欢他,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都想着他,其他孩子暗地里嫉妒得不得了,经常给他使绊子。
   
    周氏孤儿院听说以前是一个姓周的大老板赞助的,后来他的公司倒闭了,孤儿院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为了纪念那个老板,孤儿院里所有孩子都姓周,院长说捡到他是在十一月二十四号,所以给他起名叫“二四”。
   
    他性格孤僻古怪、说话又结巴,没人跟他玩。毕竟都是小孩子,跟一个人兴冲冲说上半天,他却只回一个“嗯”,一点意思都没有。
   
    小的时候不少来领养的夫妇看着他漂亮的小脸蛋心生喜欢的,但一听说治好他的病要好几百万,顿时望而却步。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让孤儿院的其他孩子听说了,传成他有传染病,于是所有人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没爹没妈疼的孩子更懂得保护自己不去接近危险,也更自私不管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二四”的整个童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院长室的那几台电脑。
   
    院长妈妈平常喜欢给孩子们织点毛衣,所有孩子的衣服破了都是她在补,有空闲就往各大慈善机构跑找捐款。
   
    院长室角落里挤了两台电脑,听说是哪个倒闭的研究所捐来的。那时候的电脑里还没有现在那么多新鲜好玩的东西,只有几个小游戏和几个基础程序,何况孤儿院根本没钱拉网线连网都上不了。
   
    孤儿院的孩子们新鲜了一阵就纷纷感觉没意思,只有“二四”,一有空就往院长室跑。
   
    他靠上学放学路上捡的一点废品攒了一点钱,那时候什么C语言、C++语言都还没有出现,他就到废书摊买了一本《VB基础程序设计》,一边自学,一边在电脑上实践。
   
    附近大学的志愿者时常会来,这一年,在S大计算机系念大一的叶修为了评奖学金来混工时,偶然在院长室看到了正在码代码的“二四”,顿时有了兴趣,过去指点了他几句,震惊地发现他的天赋不比自己差,颇有些见猎心喜的意味,不由得对他上了心。
   
    那之后,每次来当志愿者,叶修都会留意一下这个叫“二四”的小男孩儿,一来二去,两人也算熟识了。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还有有值得留恋的东西。程序对我来说,不枯燥,很有意思,那是另一个世界……”
   
    清瘦的十几岁少年抬头看着他,自认识以来叶修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讲那么多话。
   
    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一点执拗的炽热,这是叶修最初见到的能灼烫人心的燃烧的烈焰,怪不得之后周泽楷来表白,叶修觉得他的眼神那么特别,原来早就见过,而又遗忘在时光深处。
   
    虽然这份震撼最终随着时间而消磨,以至于他都没认出来后来找他表白的小年轻就是当初那个叫“二四”的小孩,但不妨碍当时的叶修做下了一个大方的决定……
   
    “二四”十五岁的生日,叶修神秘兮兮地把他叫到一边,把一台高等配置的笔记本交到了他手上。
   
    面对一脸茫然的小孩,叶修轻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想飞没有翅膀怎么行,院长室的老人机已经满足不了你的深入钻研了吧?现在翅膀我给你了,能飞多高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叶修大概不知道他在“二四”心中是个什么地位,因为自那之后很快他的工时就蹭满了,加上设计的不少程序被人相中越来越忙碌起来,再也没机会回孤儿院去看看让他善心大发的那个孩子。
   
    而“二四”呢?
   
    因为年龄见长,院长妈妈知道他被领养的可能性很了,所以十八岁的时候他正式有了自己的名字,周泽楷。
   
    他永远是所有人中最努力的一个,凭借优异的成绩争取到助学名额考上重点高中。
   
    后来,又展露出惊人的计算机天赋而被米国的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录取,靠几次程序大赛的巨额奖金和奖学金读完了大学,甚至筹集到了足够做手术的钱顺利地动了手术。
   
    那之后,他一边准备考研一边接受了软件巨头抛来的橄榄枝开始了实习生涯。
   
    实习期满,他被米国的公司派来支援华国市场,成为一个职场小新人。
   
    然后,他又遇到了叶修,以叶氏老总身份来谈合作的叶修。
   
    周泽楷站在走廊的这边,七年来常常光顾他梦境的熟悉面孔被一群人簇拥着从对面的电梯里走了出来。
   
    他当时紧张地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叶修仿佛是瞥了他一眼,但太快了,快得周泽楷都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没有认出自己,这个认知让周泽楷十分沮丧,但他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话虽如此,但初来乍到的他在华国根基不稳,事情太多异常忙碌完全没有思考私人事情的时间。
   
    大约半个月后,叶修又来了,还是来谈合作的。
   
    这次周泽楷没有放过他,找了个机会把人堵在楼梯间表了白。
   
    出乎周泽楷的意料,叶修竟然点头了。欣喜之余,他不由得有些悲哀,因为叶修表现得太随便了。
   
    是不是只要长得好看就能和他交往?对于自己,他也是看在这张脸的份上想玩玩的吗?
   
    可是叶修作为一个年长的恋人一直做得很好,虽然他平时工作很忙,但一直很关心他。
   
    ……
   
    “叶总。”助理站在敞开的门口象征性地敲了敲门。
   
    叶修让他进来,手下笔耕不辍,一边工作一边吩咐他:“今天晚上我临时有饭局,不能回家吃饭了,我一会儿会告诉小周一声,你今天去接他回家的时候顺路带他去望湘园吃个饭。”
   
    “叶总,”助理面露难色,“周先生已经到家了。”
   
    “嗯?”叶修不确定地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他不是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吗?”
   
    助理解释道:“您不常能回家陪他吃饭,本来跟我确认过您今天会回去,所以周先生为了您特意提早下班,去菜市场买了许多您爱吃的菜。”
   
    叶修笔头一顿。
   
    “叶总?”助理摸不准他的心思,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
   
    叶修重新动起笔来,头也不抬地说:“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助理用力点点头:“我马上打电话给周先生。”
   
    叶修终于抬起了头:“打给他干嘛?”
   
    “说您晚上不回去吃……了?”助理不确定地回答。
   
    叶修一脸无语地看着他:“我是让你去给我把饭局推了。”
   
    ……
   
    叶氏旗下专门做程序的子公司“叶氏科技”是最近刚刚成立的,叶修倾注了很大的精力在里面,他自己还挂了一个首席程序员的名头。
   
    最近项目太赶了,所有程序员都在加班,一个人拆成三个人用还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叶修身先士卒,为了激励士气,他也通宵达旦地陪在程序组和大家一起码代码。
   
    这天,他正热血沸腾地在圆桌首位每日例行激励士气:“……在这个项目完结前,程序组上到我、下到扫地大妈,都要携手同行,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准请假!不准迟到!不准早退!
   
    车胎炸了就用腿走,流感来了就把盐水带来公司挂,每耽搁的小小一分钟,影响到的可能就是整个项目的进度……”
   
    “叶总。”助理走进来小声叫了他一下,把手机递给他。
   
    叶修做了个终止的手势,接过手机走出会议室的门接了起来……
   
    半分钟后,他匆匆回来了,拿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撂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往门外跑。
   
    剩下众人风中凌乱,说好的谁都不能先走呢?
   
    司机已经等在公司门口,很快把他送回了家,一进家门他就看到自家恋人一言不发地抱膝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周?”叶修走过去往他身边一坐,担忧地看着他落寞的侧脸。
   
    “叶修……”周泽楷摸索着拉住他的手,一点一点收紧了,“有人陷害我,改了工期。”
   
    “啊?”叶修对于他日常的工作为了避嫌一向是不过问的,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跟对方改合同,那个程序,本来半个月做完,改成了十天。”
   
    “那你们来不及了?后果很严重吗?”
   
    “来不及,”周泽楷摇了摇头,“后天要交了。做不完,违约金太高,我们可能……”
   
    “要辞职谢罪了?”叶修把他未完的话接了下去,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以你的能力再找一份工作不难。”
   
    “我可以,”周泽楷深深地看着他,“我手下的人,怎么办?”
   
    也是,继续留在公司不免受陷害周泽楷的那个人打压,辞职的话,很少能再找到比周泽楷那个公司发展前途更好的地方了。
   
    “我能做什么?”叶修叹了口气。
   
    “借我几个人。”
   
    “可是那是你们公司的程序,让我的人参与进来真的没问题吗?”叶修有些迟疑。
   
    “没关系,核心部分我们自己做。”
   
    “好。”叶修爽快地点点头。
   
    已经加班到水深火热的叶氏程序员突然又接到额外的任务,纷纷表示要死给叶修看。
   
    “加20%年终奖。”叶修轻飘飘地说。
   
    四下的哀鸿遍野一秒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眼睛直冒绿光。
   
    他说得轻巧,助理听着肉痛,这么多人的年终奖都加20%,算一算这钱给周先生付违约金也绰绰有余了啊!
   
    “叶总,你图什么?”唯一知道真相的助理忍不住小声问他。
   
    叶修瞥了他一眼:“你觉得,小周是希望我借他人让他自己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还是我直接出钱给他保驾护航帮他度过难关?”
   
    ……
   
    如此,叶修提醒他雨带伞、寒添衣,偶尔得空事业上也会指点他,工作有困难或是不顺心的事都会放下一切赶回来开导他,当他遇到特殊的瓶颈时期,叶修就算再累也会趴在他身边陪他熬夜做项目……
   
    好得让周泽楷有点不知所措,心里也真切感觉到叶修对这段关系的重视和认真。
   
    在一起一年多以后,周泽楷能力出挑,得本部老总青睐的他坐火箭一般地升到了程序部部长。
   
    在这个职位上干了几年后,周泽楷积年累月的心理问题让叶修操碎了心。
   
    叶修找了家诊所,根据某赵姓医生的建议要多陪陪爱人,于是百忙之中抽空和周泽楷一起出去旅游了,顺便在国外领了证。
   
    这一趟出去之后周泽楷的情况好像恢复了不少,但叶修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日子还是平平淡淡地过,又过了一年,上头提拔周泽楷当上了副总,同时技术入股成了公司一大股东。
   
    又三年,他正式就任公司的亚洲地区总裁。
   
    职位步步高升,但和爱人之间的相处时间却越来越少,毕竟两个人都忙。
   
    直到某一天,周泽楷震惊地发现自己想找爱人吃饭都得预约了,总算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严肃地找叶修谈了谈。
   
    叶修听完后也沉默了,他就是怕自己陪他的时间少了,周泽楷心理又会出问题。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
   
    “公开吧,小周。”
   
    公开的过程自然是一阵血雨腥风,毕竟周泽楷在的公司和叶氏旗下的“叶氏科技”到底是竞争关系,撇去一些喝米汤的小公司,软件产业的竞争主要就是这两家的竞争,明里暗里大大小小的摩擦一直没有断过。
   
    平日里双方的公关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也都是夹枪带棒、指桑骂槐,极尽鄙夷之能事,简直把一对冤家对头演绎地淋漓尽致。
   
    连媒体也没想到,还有一天能看见两家公司的公关部同框出镜,而且以来就丢下那么大一个深水炸弹……
   
    “我公司,亚洲地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股东大会股东周泽楷先生与叶氏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叶修先生,系合法婚姻关系……”
   
    所以说那些市场竞争,刀光剑影的商战都只是夫妻之间的情趣吗?
   
    呵呵,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
   
    叶修说要公开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因为说了要多陪陪他的。公开之后两人都相处反而自由很多,周泽楷事情少的时候叶修就把他叫来叶氏陪他处理公务,叶修不忙的时候就主动到周泽楷那儿去找他。有能带家属的饭局过了明面的两人都互相陪对方去。
   
    流言蜚语不是没有的,但两人都不是很在乎这些,有时候听到看到就当笑话一笑了之。
   
    一辈子很短,如果什么都要计较那哪还有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一辈子又很长,充满了无数的变数。想要的东西太多,想做的事太多,每一天都有变化,每一天都在经历得到和失去,由不得一点一点算得清楚。
   
    但是在这么多的变化当中,如果有一个存在始终不变,他是最特别的,能让你独自占有……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了。

评论(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