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占有我的恋人(二)

    “你不想我回来?”
   
    “额……这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
   
    “可我更怕失去你,再见不到你,我会疯的。”
   
    叶修没辙了,替他理了理头发,目光温柔,“我又没你生气。”
   
    “你气了。然后你就离开我,我到处找你,哪里都去找,但不会有你,你要离开,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周泽楷说地一字一顿,煞有介事的样子,要是叶修什么都不知道可能还真相信了。
   
    “你在这儿,我能去哪儿?”叶修哭笑不得地听他脑洞大开,“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晚饭吃了吗?我去给你下点面条。
   
    半个小时后,周泽楷乖巧地坐在叶修旁边小口小口吸溜着面条。
   
    叶修托着腮帮子看着他吃,看着看着手机就响了,接起来就听到江波涛焦急的声音:“叶总,小周到你那儿了吗?”
   
    “嗯。”
   
    “那就好那就好。”江波涛猛地松了一大口气,忍不住跟叶修抱怨,“这没良心的,我不给他订机票,他居然就把我锁到杂物间里自己拿护照跑了,要不是清洁工进来,我还得在里面呆一晚上呢。妈的,连我的手机都给我摸走了,生怕我通风报信还是怎么的?
   
    叶总,你把人哄好了就让他回来吧,冯主席知道他不打招呼就走了很生气呢!”
   
    敷衍了他几句,叶修挂了电话忍不住瞥了周泽楷一眼,却见他对着一碗面吃得认真,询问的话犹豫了再三又咽回肚子里去了。
   
    倒是周泽楷筷子一停,主动问他:“他让我回去?”
   
    叶修点了点头。
   
    周泽楷烦躁地戳了戳碗里剩余的面条,皱起眉头:“……我还想再跟你呆一会儿。”
   
    “等你结束,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叶修凑过去亲了他一口,“到时候我请假陪你出去玩儿,只有我们两个,好吗?”
   
    周泽楷摸着被他亲过的那块地方,脸慢慢红了,这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叶修把人送到机场后立马赶去上次那家心理诊所。
   
    “您是说,您的伴侣出差了,但是以为您生气了就直接坐飞机回来?”赵医生沉吟了一会儿,“这是过分依赖的典型表现,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这方面的症状已经影响到现实生活了,我们的建议是尽早开始治疗。”
   
    “治疗具体包括什么?”叶修双手按在额头上,脸陷落在一片阴影里。
   
    “主要是心理治疗,辅助以一定的药物。恕我冒昧,您的爱人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了吗?”
   
    “不知道,我没告诉他。”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他这人敏感,知道了怕是要胡思乱想。”
   
    “您很爱她。”赵医生眼中闪过一抹羡艳。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再也维持不住在周泽楷面前装出来的那种自然和从容,眼眶慢慢红了,他重重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是,我很爱他。”
   
    “请不要自责,”赵医生脸上有一瞬的动容,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您的想法,一定以为是自己给他带去的这些心理问题吧?”
   
    “我尽力和别人保持距离,身边的秘书手下的职员基本能用已婚的就用已婚的,不是实在推不掉的饭局就一定不会参加……我已经没办法了,他始终没有安全感,我已经没办法了。”叶修压抑的声音莫名有一丝痛苦意味。
   
    “不是您做得还不够,只是没有用对方法。”赵医生安慰他,“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在没有当面确诊前我不会开始用药物治疗,但是心理治疗是必须要开始了。”
   
    “我该怎么做?”叶修摸了把脸,努力使语气稳定下来。
   
    “快刀斩乱麻。”赵医生比了个斩的手势,“暂时离开她一段时间,培养她忍受孤独的能力。”
   
    “刚好,他现在在外地出差,我们见不了面。”
   
    赵医生缓缓摇了摇头:“还不够,视频联系,通讯联系,非必要的话都尽可能地少。”
   
    “……这要持续多久?”
   
    “持续到她对您的依赖有明显减轻为止,您不妨做个实验,如果有一天您打电话说想她了,她的第一反应不再是马上回到您身边,那就说明第一阶段可以结束了。”
   
    叶修紧紧攥着手,捏得指节发白,良久,他说“好”。
   
    “暂时别顾着心疼吧,一时的难受和一生的折磨,我想您是聪明人,一定知道该如何抉择。”
   
    ……
   
    叶修魂不守舍地回到家里,打算随便弄点什么吃了,周泽楷的电话刚好掐着点打过来了。
   
    想起医生说的话,叶修接起来,不等对面说什么就温声哄了一句:“小周,我现在有事,不方便接电话。”然后就狠狠心挂了。
   
    室内恢复了沉静,没过多久,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叶修犹豫了一下,把手机关了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三天,好像自他们确定关系以来,就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好好说过一句话。
   
    但叶修的手机不可能一直关机,公司里有急事的时候联系不到他可能会出乱子。
   
    三天后,叶修接到了赵医生主动打来的电话,说是让他去一趟。
   
    “你找我来是有什么急事吗?”叶修看着对面的赵医生,觉得有点不对劲,具体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那个……叶先生,我们诊所有一位专家今天刚刚从国外交流回来,他知道您爱人的情况后认为,在还没有确诊之前盲目的心理治疗只会加重病情……额,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我该怎么做?”叶修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暂时停止实行我们之前讨论的治疗方案吧,尽早带您的爱人来一趟,这样我们才能给出最准确的诊断。”赵医生硬着头皮说,若无其事地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不自然地往右边厚厚的白色门帘那里瞥了一眼。
   
    叶修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没有观察到他这一瞬间的不对劲,他点了点头,然后表示公司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一踏出诊所的大门,叶修立马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江波涛,他说周泽楷昨天熬夜背演讲稿太累了现在睡得正香,等他醒了就让他给叶修回电话。
   
    叶修细细嘱咐了他几句就挂了。
   
    到了晚上,叶修果然接到周泽楷打过来的电话。
   
    那边人声嘈杂,还有间或的提示音,听着像是在机场。
   
    “小周?你们去机场接机了?”叶修猜测了一下。
   
    那边周泽楷顿了一下,叶修莫名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懊恼,“……嗯。”
   
    “怎么啦,闷闷不乐的?”
   
    “你这几天不接我电话。”
   
    “额,”叶修噎了一下,干笑了两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瞎扯’“那不是前两天忙嘛,以后不会了。”
   
    周泽楷的语气缓和了些:“还有八天就完了。”
   
    “这么快?”问完叶修才发觉自己这话有歧义,连忙补了一句,“那太好了。”
   
    “你想去哪?”
   
    “啊?”叶修一愣才反应过来,之前他可是答应过周泽楷参加完研讨会就请假陪他去旅游的,“随便啊,你来决定吧。”
   
    “那好,八天后你收拾好,我一回来就带你走。”
   
    “走之前先跟我去个地方吧。”
   
    那边周泽楷停顿了一会儿,低低地应了声“好”。
   
    ……
   
    八天的时间也就是一晃眼,叶修依言收拾好行李,一个电话把在外面浪的叶秋叫了回来把所有工作推给了他,自己在家里等周泽楷回来。
   
    大约是早上八点的时候,周泽楷到家了,一进门就搂着他来了个法式深吻。
   
    叶修被他吻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好笑地捏捏他隽秀的脸蛋儿:“好了好了,走吧。”
   
    “你说要先去哪儿?”周泽楷状似平常地问。
   
    叶修犹豫了一下,想想总归瞒不下去的,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心理诊所,别多想,就是常规的心理检查。”
   
    出乎意料的,周泽楷没多大反应,只是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到了地方,赵医生早早地等在那儿了。
   
    看见周泽楷的时候,赵医生脸上微微变了脸色,但只有短短的一瞬,快得让叶修都以为是错觉。
   
    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周泽楷微微皱了皱眉,极为漂亮的桃花眼沉沉地瞪了他一样,充满了警告意味。
   
    赵医生额上的冷汗又下来了,故作镇定地让两人坐下。
   
    叶修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他脸上打了个转,之前赵医生一直以为他的伴侣是个女的,他也没有刻意澄清过,这回见来的是个男的,怎么他一点惊讶都没有?
   
    聊了几句,赵医生就以有外人在场心理测试的结果一定会受到影响为由请叶修出去了,他的要求不是空穴来风,叶修知道规矩,点了点头就出去等着了。
   
    他刚一出门,赵医生再也绷不住那副平静的样子,看着周泽楷的眼神带着掩饰不了的恐惧。
   
    “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做了,一会儿我会伪造好检测结果。”他的声音隐隐颤抖着。
   
    ……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