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占有我的恋人(一)

*这个梗比较短,所以这篇应该很快能完。

    叶修轻手轻脚地从兜里摸出钥匙开了门,摸黑在玄关换了鞋。
   
    “舍得回来了?”
   
    一片漆黑中,幽幽的一声质问从客厅沙发那边飘过来。
   
    那声音低沉又有磁性,让叶修换鞋的动作顿了顿,他随口回了一句:“你还没睡呢,明天不是还要飞S市吗?”
   
    然后直起身把灯打开了。
   
    周泽楷有等叶修回家的习惯,往往一等就要等到凌晨,而且他也倔,开头几年让他别等了回房间去先睡他还是听的,最近怎么哄也不肯先睡,常常是等着等着困极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刚才叶修就是以为他应该是在沙发上睡着了才没开灯,不想惊醒他。
   
    灯一打开,米白色的光朦朦胧胧地让视野一下子明亮起来。看着自家恋人面无表情地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叶修轻笑起来,知道他又是闹别扭了,连外套都顾不得脱,先过去抱了抱他。
   
    这招一向挺有用,果然,周泽楷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但语气还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你说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叶修心虚地在他肩膀上蹭蹭:“这不临时有个会嘛。”
   
    “我比会重要。”周泽楷被他这一下蹭得立马破功,委屈地把人往怀里扒拉,“我想你。”
   
    “我们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吗?还有什么想不想的?”叶修拍拍他的后背有些无奈。
   
    “开完会跟他们去吃饭了?”周泽楷突然问。
   
    “额……是啊,应酬嘛,没办法,都是老客户了不去不行。”
   
    “没去别的地方?”
   
    “没去。”叶修一脸莫名其妙。
   
    周泽楷阴着脸把手伸到叶修眼前,修长白皙的指尖缠绕着一根乌黑的长发,“那这也是客户留的?”
   
    叶修捏捏他的脸:“应该是沐橙的,她坐我边上。你啊,怎么这么爱吃醋。”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埋在他颈脖间深深吸了一口气,漂亮的眸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渐渐被阴霾所笼罩。
   
    越来越患得患失,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在和叶修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却感觉心里越来越空荡荡的,忍不住就要侵占更多更多的叶修整个人……
   
    看他和别人说话要心里不舒服;
   
    看他对别人笑心里不舒服;
   
    看他的视线落在别人身上心里也不舒服。
   
    一开始只是隐秘的一点感觉,到后来越来越难以掩藏……
   
    见他出门要详细地盘问他做什么去;
   
    见他打电话要详细询问对面是谁;
   
    甚至见他在发呆,都要问问他在想的是谁。
   
    周泽楷特别害怕自己这样神经兮兮的举动会让叶修反感,但又矛盾地克制不住心里一阵一阵上涌的不安。
   
    叶修摸摸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恋人略长的头发,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在收拾行李,有个重要的国际性的计算机研讨会马上要在S市召开了,中午就要过去。叶修请了一天的假,中午去给他送机,老老实实给他抱着亲了五分多钟,再三跟他保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勾三搭四,然后目送他一步三回头地进了检入通道。
   
    出了机场大厅,他却没回公司,而是径直去了一家私人心里诊所。
   
    “是之前预约过的叶先生吗?”赵医生礼貌地请他坐下,“根据我们的会诊,您伴侣的情况很可能是精神偏执症,并发一定的情感依赖症,具体程度还是要当面确诊。”
   
    “对不起,当面确诊这一点比较难办。”叶修为难地摇摇头,周泽楷现在在国际程序界名气都不小,大小也是个公众人物,纵然这家私人诊所的保密性很好,但牵扯到周泽楷的事他总是不得不慎重。
   
    “那……也行。精神偏执症的患者长时间固执坚持自己偏颇性的看法,也会未经证实便怀疑伴侣的忠诚,但没有精神分裂症的思维凌乱、情感平淡和意向缺乏等症状,对日常生活影响不是很大。但如果情况严重起来,请一定要带他来就诊。”赵医生神情严肃,“您伴侣这种情况,很可能是童年阴影造成的,如果有详细的经历一定能为确诊提供不少帮助。”
   
    叶修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又问:“那我能做什么?”
   
    “首先要让她改变偏执行为,偏执型人格患者首先必须分析自己的非理性观念。您可以在他感到不安的时候适度批评他的不信任,让他明白自己的心理是不正常的。
   
    还需要培养她忍受孤独的能力,学会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不过分依赖某个人或着某种东西,客观正确地认识自己,也是改善依赖症的关键一步……”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刚一走出诊所的大门,周泽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叶修,我下飞机了。”周泽楷在那厢顿了顿,“已经开始想你了。”
   
    “乖乖的,听你们江副部长的话,过两个星期就能回家了。”叶修熟练地给他顺毛,想起医生刚才的话依旧眉头紧锁。
   
    他这里路边的汽车鸣笛声传人手机里,那边周泽楷立马问:“你还没去上班?”
   
    “啊,有点事出来一下,现在正要回去呢。”
   
    “你在哪?”
   
    “额,问这个干嘛?”叶修不想周泽楷知道自己在担忧他的心理问题,为此还专门跑了趟诊所,他要是知道了指定又得多想。
   
    “告诉我,在哪?”周泽楷很固执地重复了一遍,似乎有叶修不回答就一直问下去的趋势。
   
    叶修听着听着,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刚刚医生给的提议……
   
    ‘您可以在他感到不安的时候适度批评他的不信任,让他明白自己的心理是不正常的’
   
    “你管的太多了吧,不许我有点私人空间吗?”叶修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
   
    那边周泽楷一下子就懵了,慌张地解释:“不、不是,没有……”
   
    叶修心疼他,刚觉得自己这一下是不是太过分了想哄哄他,手机屏幕却一下子黑了下去。
   
    这种时候没电了……叶修也是无语了,急急忙忙赶回公司,一进办公室就摸出充电器插上,屏幕亮了起来。
   
    他从诊所打车到公司也就十几分钟时间,本来想借司机的手机先给他打个电话,但想想这是周泽楷的私人号码不要泄露的好,于是一直忍到了公司。
   
    没想到现在一开机,屏幕上就多了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全是周泽楷打来的。
   
    叶修心里一紧,刚想给他打回去就发现他已经又打过来了。
   
    “小周?”叶修接起来有点担心地喊了他一声。
   
    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我错了……你别不理我……”
   
    “你别瞎想听到没?我刚刚手机没电了而已,没有故意不想接你电话。”
   
    “我信、我信……你不管你,不烦你,我知道错了……”
   
    叶修无奈地扶额,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周泽楷肯定以为他是真生气了,“小江在你身边吗?让他接电话。”
   
    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叶总,您找我?”江波涛的声音从听筒响起。
   
    “如果他闹着要回来,不许给他订机票。”
   
    江波涛一愣,犹豫地看着在旁边缩成一团的周泽楷,应了声“好”。
   
    周泽楷带着程序组研发的转换程序引起了很多大佬的注意,纷纷要求他详细演示,这几天确实不能让他跑掉。
   
    整个下午叶修都有点心不在焉,虽然他已经接任叶氏总裁了,但也在叶氏名下一家做程序的子公司挂了个首席程序师的名号。
   
    做程序是他的初心,当年为了这个梦想还曾经离家出走过,一直到现在这份热爱都没有减少,所以即使平时事情再多,他都坚持空出一段私人的时间一个人在办公室安安静静地码代码。
   
    可今天,他刚把软件打开写了几行就写不下去了,无奈地把软件关上,对着屏幕上他和周泽楷的合照发呆。
   
    等他下班回到家却看到一个此时此刻不应该出现在家里的人。
   
    “小周?”
   
    叶修匆匆把刚拔下来的钥匙往桌上一扔,快步过去蹲下身把人搂怀里,轻声问他:“怎么坐在地上呢?起来。”
   
    “你让江波涛不准给我订机票?”
   
    周泽楷猛地反客为主,把他压在身下,眼眶红红地盯着他诧异的脸。
   
    叶修点点头承认了,刚想解释两句就被周泽楷的眼神摄住了,呆愣愣地嗫糯了两下到底什么都说不出口。

评论(3)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