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占有我的恋人(三)

    叶修不知道,每次周泽楷出远门前都会激活悄悄装进他手机里的监听器,他第一次来心里诊所的时候他和赵医生的所有对话就都被周泽楷听了个完全。
   
    本来还在盘算怎么办的周泽楷,在后来听到赵医生让叶修疏远他后终于坐不住了,威胁了江波涛帮忙隐瞒,一个人悄悄回了B市一脸煞气地找上了那个不知死活的赵医生。
   
    那时候赵医生主动找叶修来是他授意的,当时他就站在右边白色的帘子后听着。
   
    赵医生学识是有的,不然也不可能在B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开起私人诊所,但把柄可太了。
   
    造假论文,滥提药价,不正当打压竞争对手……一桩桩一件件随便拿出来一件都能让他身败名裂。以周泽楷的水平侵入他的电脑根本没什么难度,一下就把证据都拷贝了下来。
   
    赵医生顾不得思考自己这么小心翼翼掩饰的事情是怎么被知道的,光是想想这些事情爆出来的后果他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这时候别说周泽楷只是让他造假一份检测报告了,就是造假一百份他都只能乖乖答应。
   
    周泽楷解决完这边的事情重新飞回S市的时候,才从江波涛那知道叶修给他打了电话,连忙接过放在江波涛那里的手机给叶修打了回去。
   
    不随身带着手机是因为手机上有定位,虽然知道叶修基本不关注这些,但周泽楷在对待他的事上一贯坚持小心为上。
   
    叶修问他是不是在机场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懊恼自己这一时的疏忽,生怕叶修看出点什么不对劲,便顺着他的话说是去接机了。
   
    ……
   
    各项常规检查完成后,周泽楷冷冷地看着面前大气不敢喘一声的赵医生:“应该怎么写,你知道。”
   
    赵医生顶着他压迫力十足的视线开始伪造检测报告,不是询问他的意见,得到的回应寥寥,不是点头就是摇头。
   
    他点头的时候赵医生总感觉小小松了一口气,摇头的时候又感觉心都提起来了,等六页薄薄的报告纸从打印机里滋啦滋啦地往外吐的时候,他整个人一下子虚脱,软倒在椅子上。
   
    自己是心理医生,本以为心理承受能力较一般人来说该算好了,赵医生苦笑一声,没想到还是高估了自己,这一刻他跟个面对恐惧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反而因为现在的功成名就而愈发害怕失去。
   
    周泽楷抱着手臂,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指尖在手臂上和着海浪般的起伏轻轻点动,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任何一个被他这么注视的人都会脸红心跳,此刻的赵医生除外,纵然面前的青年容貌极为出挑,是他平生之所罕见,但在他心里这已经彻头彻尾是个恶魔。
   
    周泽楷这样毫不掩饰的视线只让他感觉坐如针毡,浑身都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切在叶修重新走进来的时候顿时起了变化,周泽楷重新变成有点腼腆的人畜无害的样子,蹭在叶修身边,貌似有点紧张地抓着叶修的手。
   
    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担忧地看向赵医生:“结果怎么样?”
   
    “总体没什么大问题,周先生的病情不是很严重,基本的药物治疗并不需要,之前是我们小题大做了。”赵医生硬着头皮往下说,“他只是很需要您的陪伴,如果您不常因为工作而疏远他,他的心理状态应该很快就能调整过来。”
   
    叶修听罢有些愧疚,不顾还有外人在场,给了受冷落的恋人一个拥抱。
   
    周泽楷脸上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已经在一起五年了,但他对于和叶修之间的亲密举动都还是会害羞。
   
    两人手牵手出了诊所大门,匆匆赶往机场向旅游目的地进发。中午的太阳光正好,不是太热却很明亮,是一种澄澈的金黄色,暖暖地撒在两人身上像镀了一层泛着光辉的金边。
   
    “像不像我们第一次出去约会的时候?那天的阳光也这么好,暖融融的。”叶修感叹了一句。
   
    “那时候,你心不在焉。”
   
    “哪有?”叶修反驳。
   
    “有,你在想工作。”
   
    “不可能,这么大一帅哥站旁边我这么可能还会想别的?”话是这么信誓旦旦,但叶修其实已经记不得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了。
   
    “当时,你还没很喜欢我。”
   
    “胡说,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叶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我先喜欢你的。”
   
    “怎么可能?一定是我先。”
   
    “我先。”
   
    “不然我们来打个赌?”
   
    “赌什么?”
   
    “你赢了,晚上我们开双人间,我赢了,住单人间。”
   
    听懂他话里的几乎算明示的暗示意味,周泽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大片,一直到耳根,他呐呐地说:“当年,我先表白的。”
   
    叶修眼底泛起笑意:“你不知道,在你跟我表白之前,我去你们公司谈合作的时候就偶然见过你,那时候我就想:这小年轻长得可真好看。”
   
    周泽楷紧了紧和叶修交握的手,向他腼腆地笑了笑,因为带着口罩叶修也看到不真切,但那双眼眸里的潋滟光华却让他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叶修。”
   
    “……嗯?”
   
    “跟我好吧。”
   
    “啊?”叶修不明白他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我不太会讲话,但脸还能看。”
   
    “……”
   
    “我还学过格斗,能保护你。”
   
    “……”
   
    “现在我才刚出道,没什么钱,但是,不管以后是功成名就,还是一无所有,我都保证,只爱你一个人。”
   
    ……
   
    这段话叶修在五年前就听过,但不是完整版,因为当年刚大学毕业初出茅庐的青涩小新人把又一次来谈合作的叶大总裁拦在楼梯间,底气不足地向他推销自己,说到一半就因为太紧张忘词了。
   
    常年混迹各大酒桌饭局的叶大总裁什么漂亮话没听过,根本不当一回事,但那双眼眸里的潋滟光华却让他一瞬间屏住了呼吸,那闪烁着一点执拗的炽热,是一种能灼烫人心的燃烧的烈焰。于是,叶大总裁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看着自家青涩的恋人慢慢褪去最后一丝稚气,露出内里的灼灼光华,一步一步,朝着顶峰走去。他一直看着他,从一个大男孩,到一个内敛的青年人,只是那份腼腆劲儿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从回忆中醒过来,叶修笑着摸了摸他的眼睛:“那么久以前的事,你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
   
    “当年这段话,我删删改改,已经准备了七年。”周泽楷淡淡地说。
   
    叶修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周泽楷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可是,七年?
   
    五年前就准备了七年,那岂不是在他十九岁,周泽楷十五岁的时候?
   
    这未免有点荒谬吧。
   
    看出他的怀疑,周泽楷没有再做解释,只是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叶修,我们早就见过。在你不知道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了。”

评论(9)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