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二十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只能是我的。

*这周加一更,当做给老叶的生贺好了(◦˙▽˙◦)

    “人家都走了半天了,你怎么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还在想他?想到有别人进入攻击范围你都察觉不到?”
   
    对于来人一连串的嘲问,叶修皆是无言以对,他的确是在想生灵灭,也确实入神到失去了最基本的警惕心。
   
    “怎么,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王不留行漂亮的眸子中是悦动的怒火,一时竟摄人地令人不敢直视。
   
    叶修欲哭无泪,下意识摇了摇头回应他的话,摇完才感觉不对,僵硬到完全不敢看他危险眯起的眼睛。
   
    “好,你没有什么要说的,那就听我说。”王不留行怒极反笑,咬牙切齿地说,“四小时十八分九秒,你和他抱在一起,我就在这儿看着。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
   
    “天呐天呐,我真是疯了,”王不留行自言自语地抬头望天,“我怎么没冲上去跟那个混蛋干起来,居然就这么在这儿站着,看别人泡我媳妇儿,整整四小时十八分九秒!”
   
    接下来整整三分钟里,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这三分钟,漫长的像一个世纪一样,在两人之间的这方小天地里,气氛仿佛冻结了一样,漫长的沉默只让叶修感觉呼吸都困难。
   
    “我感觉我真是傻到无可救药,居然被你蒙在鼓里这么久……他喜欢你对吧?你没推开他,你也喜欢他吗?那我呢?那我算什么?我在你心里算什么?我的心意就活该被人践踏,活该这么一文不值吗?”
   
    他的一连串问题叶修一个都回答不上来。
   
    王不留行似乎也根本没期待过他的回答,他深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叠纸证,稳稳地递到叶修面前,直直的注视着他,也逼他回视,“我不喜欢含糊其词,你也不用敷衍我。这些从你答应跟我走一起走遍荣耀大陆的那天,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了,现在还用不用的上,凭你一句话。”
   
    叶修咽了咽口水,颤巍巍地接过来一看,大陆签证、临时居住证、通用交通卡、荣耀银行跨区旅游信用卡……
   
    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他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和王不留行在屋顶的那个晚上,魔术师明亮若星辰的眼眸,其中清晰地倒映着他和对于他们未来的无限希冀……他还记得那一瞬间心动的感觉。
   
    见他长久不回答,王不留行眼中浮现出认命了一样的落寞,一瞬间整个人都灰暗了起来。
   
    “当初点头的时候,我是真的愿意的。”
   
    王不留行感觉心里翻涌的怒火一下子都被浇熄了,渐渐地,眼中又闪烁起星星点点的光,“真的?”他问地小心翼翼。
   
    叶修重重点了点头,但也不想骗他,“我莫名其妙惹上了很多麻烦,以后会怎么样谁也无法预测,也给不了你什么承诺。当初是当初,我为我当时的草率向你道歉……”
   
    错了就是错了,叶修承认地很坦然,那时他的确思虑不周,没考虑后果就答应了下来,但这事又没法硬着头皮一错再错。他现在把一切开诚布公了,之后王不留行有什么决定他都不会置噱。
   
    “你以为一句道歉就完了?”王不留行刚有所缓和的脸色又一下子阴了下去,他迫近浑身僵直地像一个木头桩子的叶修,“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可以为他放弃一切。
   
    我不怪你辜负我的心意,也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你只要明白,招惹了王不留行的人,没有可以全身而退的。
   
    你不乖,你不想留在我身边,你想去招惹别人,可我偏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偏不给你机会去招惹别人。”
   
    最后几句王不留行是贴在他耳边说的,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耳根边,让叶修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你,你想干什么?”叶修强迫自己维持冷静,但声音还是不可避免地有几分颤抖。
   
    “早知道害怕不就好了。”王不留行伸手抚上他的脸,弯起了唇角,眼中却没半分笑意,只有一片浓墨一样的暗沉,“现在都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只能是我的。”
   
    一字一句,像什么神秘的咒语,反反复复在叶修脑海里缠绕。
   
    王不留行是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等他浑浑噩噩地回到兴欣,不知道哪个点被触动了,脑海中猛然有一道电光闪过……
   
    他连忙点开天讯,翻起了和索克萨尔的聊天记录。
   
    【索克萨尔:明天我在后台等你,比赛结束后能和我聊一聊吗?】
   
    【君莫笑:没空。】
   
    【索克萨尔:好吧,那下次等你有空再说吧。】
   
    叶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以为到索克萨尔这儿又是个烂摊子,没成想就这么被一枪穿云误打误撞地解决掉了。
   
    等他冷静下来一想,好像索克萨尔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好脾气,温温和和的,和现实的喻文州一模一样。你说没空,他也不会再纠缠。这样的人很难有人和他相处起来会不自然吧!
   
    叶修在心底默默的感叹了一句,悬了一天的心中于放下了,避开兴欣那一大波八卦的目光,回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就被凑到眼前的一个鬼影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仅剩的一点睡意也飞了。“君莫笑?”看清来人叶修松了口气,“这一大清早的,你有什么事啊?”
   
    “我可是趁主系统一放松就来找你了的。”君莫笑撇撇嘴,“昨天我根据你说的找上那个叫关榕飞的了,不过他不太相信我的身份,说有个问题让我来问你验证一下。”
   
    “什么问题?”叶修示意他说。
   
    “问你什么时候给他发工资。”
   
    叶修脸上露出一种很为难的神色:“这个嘛,发工资是不可能发工资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发工资的。兴欣的队员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回到兴欣就像回到家一样,你说都是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啊。”
   
    君莫笑脸色凝固了:“好吧,我再去找找他。”现实世界,兴欣老板娘带着兴欣的队员又去医院看望植物人队长叶修了,整个二楼只有关榕飞在。
   
    又是一阵漏电的声音,电脑又黑屏了。
   
    关榕飞见怪不怪地等着君莫笑出来,君莫笑也是很快就冒出来了。只见关榕飞眼疾手快地又用程序把它锁了起来,“怎么样?叶修怎么回答的?”
   
    君莫笑费力地吞吞口水,脑子转的飞快:“额,他说工资没问题的,等他回来就给你发。”
   
    关榕飞冷漠地伸手要按删除键,被君莫笑用一连串无下限的求饶暂时劝住了。
   
    “你是骗子。”关榕飞断言。
   
    君莫笑傻眼了:“为什么?”
   
    关榕飞冷笑一声:“你以为那是谁?那可是叶修!他这辈子都不会给我发工资的!”
   
    君莫笑从他的冷笑中莫名听出一种悲愤和凄凉,不由得小小同情了他一下,连忙改口:“刚刚我是开玩笑的,叶修说他这辈子都不会给你发工资的。”
   
    “那我帮他干嘛?”关榕飞用关爱傻子般的眼神看着他,冷漠地按下了删除键。
   
    “不——”君莫笑凄厉地哭喊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会儿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逗你玩儿的。”关榕飞轻笑一声,“算是报你第一次见的时候用无限恐怖吓的仇。我用自己的渠道验证过了,我相信你的话。”
   
    君莫笑猛地松了一口气:“可别再开这种玩笑了,吓死我了。既然这样,现在你能告诉我现实世界的情况了吧?”
   
    “叶修的身体,还有你问的那些战队的队长副队长们都躺在各大医院里靠营养针续命。”关榕飞说起正事神色也严肃起来,“医生说他们的脑电波活动迹象已经检测不到了,但又查不出是什么原因。按你所说,叶修是被你拉进了荣耀世界,那么其他那六个人也是你干的?”
   
    “不是,”君莫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同时陷入了深深的纠结,“那六个真的不是生出自我意识的智能吗?”
   
    “不可能存在自生意识的智能。”关榕飞坚决的摇了摇头。
   
    “可我和主系统……”君莫笑下意识想要反驳他。
   
    “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关榕飞凝重地看着他,“我猜你和主系统也是导入进入荣耀世界的意识。”
   
    “不可能!我找过!现实世界没我这么个人……”君莫笑有一点烦躁,理不清的头绪像一团乱麻缠绕着他。
   
    “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关榕飞叹了口气,“我昨天连夜联系上一个朋友进精密资料库里搜了一下,找到了关于主系统身份的蛛丝马迹,但却依然没找到和你身份有关的信息。”
   
    君莫笑沉默地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只有两种可能,你的存在全被人清理掉了,或者……”关榕飞犹豫着。
   
    君莫笑急切地问:“或者什么?!”
   
    “在没证实之前,还是先不告诉你了。”关榕飞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复杂,“只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