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二十)叶修虽然没有回头,却知道他仍等在原地。

    “队长,”夜雨声烦的脸色变得十分怪异,“你这么问……”
   
    夜雨声烦犹犹豫豫的,带着一丝防备和小心翼翼:“我会误会你喜欢我的。”
   
    索克萨尔失笑。
   
    夜雨声烦死都不想放弃,他又何尝不是呢?叶修对他来说意义也是不同的,即使他说那些过往都是假的,即使喜欢上他,只是一场人为编造的幻觉……
   
    但他心里总有一种声音在说:不是这样的,不管因为什么,不管有没有误会,当把所有覆盖在表面的东西全都剥落掉,当把所有的虚假褪去……他们之间的真实,从他或许已经因为什么而遗忘的记忆里延伸出来。
   
    叶修问他有没有对这个世界产生过虚假的感觉,有没有怀疑过一切的真实,当然是有的。
   
    但叶修不知道索克萨尔看着他的时候总有种熟悉感,伴着潜藏在心底深处一个时光和任何外力都冲刷不到的角落里的心悸,翻涌上心头……
   
    然后喜欢他的感觉就变得无比真实,又无比清晰。
   
    这辈子有那么喜欢的一个人,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让人感觉就算这份心意永远没有回应也值了。
   
    索克萨尔看着温温和和的,却不是不争不抢的老好人。如果跟他抢人的不是夜雨声烦,他也不至于隐忍至今、无所作为。
   
    “队长,”夜雨声烦突然靠在他肩头,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老叶问过我……为什么不干脆跟你在一起算了。”
   
    这回轮到索克萨尔僵硬了:“”少天……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他惊到声音都有些不自然,一惯微笑的人设也崩了。
   
    “队长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说,他会不会误会我们的关系了?可能他不是很懂男人之间的友谊,毕竟他作为一个脸t,我很少感觉联盟里有和他关系好成我们这样的朋友,你说我需不需要专门去澄清一下?”夜雨声烦看着很苦恼。
   
    索克萨尔松了一口气,微笑着摸摸他的头:“其实还有更方便的方法:你可以跟他成为像你我这样的朋友,让他感受一下男人间的友谊。”
   
    夜雨声烦:……你当我傻啊!
   
    裁判掐了表,二十分二十秒。
   
    这场比赛结束的不可谓不快,开局十三分钟是沐雨橙风的个人秀,然后就是寒烟柔和包子入侵主导的一边倒大屠杀。
   
    【(破风)风卷残云 阵亡! 最后一击来自:寒烟柔】
   
    【(破风)晓风残月 阵亡! 最后一击来自:寒烟柔】
   
    【比赛结束!】
   
    【本场mvp:(兴欣)寒烟柔】
   
    超大号的荣耀两个大字,金灿灿像一个小太阳挂在场地兴欣阵营上方,掌声像浪潮一样席卷了整片地方。
   
    这场作为兴欣的首秀,压倒性的胜利十分的精彩,因为赢的轻松,兴欣这帮人没有特别兴奋的感觉,站在台上接受采访的时候个个都平静得一派大将之风,让人不由的对他们高看几眼。
   
    叶修刚站定,主持人的话筒就戳到了嘴边,一张灿烂的笑脸出现在视线里:“大神,大家都很关心你这次退役之后的复出,是什么使你又建立了兴欣这个队伍回到了荣耀赛场呢?”
   
    叶修认真思索了一下,大大方方地说:“因为我感觉兴欣能拿冠军,所以就带他们来参加比赛了。”
   
    逐烟霞脸上青筋暴起……说好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谦虚点呢?
   
    主持人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被他的不按常理出牌震惊了。正常人不都应该说因为对荣耀的热爱之类的吗?
   
    “哈哈,大神真有自信。”主持人干笑了两声,就差没指着他的脸说他不要脸了,但采访还得接着做下去:“那你感觉今天能赢得如此漂亮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啊。”叶修一脸实诚的茫然。
   
    这下主持人都傻了,以他对君莫笑的了解,他就是回答因为对手太弱之类十足嘲讽的大实话他都不会有太多稀奇。这一句“不知道”倒让他一头雾水。
   
    “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叶修一脸无辜:“兴欣当然是靠实力赢的,但我个人根本没机会出手,硬要说是怎么赢的,那就是躺着赢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主持人隐隐感觉他那张虚胖的脸又大了一圈……明知他说的是事实,但就是想打他。
   
    此时的叶修并不关注有多少人要打自己,他关心一枪穿云说要给他解决的那三个邀约解决的怎么样了。
   
    一枪穿云的私信在他走下场的那一刻很有默契的发了过来,叶修连忙点开一看……
   
    【一枪穿云:前辈,搞定了。】
   
    叶修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怎么搞定的?
   
    【一枪穿云:我用你的号,发消息,给他们。】
   
    叶修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君莫笑:你发了什么?】
   
    【一枪穿云:没空,不约。】
   
    叶修整个人风中凌乱,可冷静下来一想,这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君莫笑:那他们有问我为什么没有空吗?】
   
    【一枪穿云:问了。】
   
    【君莫笑:那你怎么回答的?】
   
    【一枪穿云:不知道。】
   
    【君莫笑:啊?】
   
    【一枪穿云:不知道。】
   
    叶修没辙了,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自己回的内容怎么又不知道了呢?
   
    他心念一动,退出两人聊天的界面,点开了其中一个人的聊天面板翻开记录。
   
    【生灵灭:明天比赛完有时间吗?我在侧门等你。】
   
    【君莫笑:没有。】
   
    【生灵灭:是有什么事情嘛?我不急,可以等。不然你来定时间地点,我就是想见见你。】
   
    【君莫笑:不约。】
   
    【生灵灭:……我能问问原因吗?】
   
    【君莫笑:不知道,你自己问他。】
   
    叶修的手指只划到这就停住了,完全没有勇气再往下翻,做了好一会儿思想准备之后才硬着头皮接着往下看。
   
    可是,后面没有了。
   
    生灵灭没有再回复,叶修却有了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要是早知道一枪穿云的解决是这么简单粗暴的解决,他就是再搞不定也不会让他帮忙啊!
   
    叶修失了魂一样跟着大部队往兴欣驻地走,走到一半整个队伍停下来了,他似有所觉的抬头一看,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床雾沉沉的眼睛。
   
    是生灵灭!
   
    兴欣其他人察觉到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也明白生灵灭是来找叶修的了,自发自动地清场先行离开,迎风布阵临走前还暧昧地朝叶修眨眨眼睛。
   
    “你怎么来了?”叶修颇不自然地率先移开视线,气势上就弱了一层。
   
    “有人让我自己来问你为什么不肯见我。”生灵灭神色如常,语气淡淡,平静中带着能让人血液冻结的因子,“现在我来了,你能告诉我吗?”
   
    叶修愣了一下,说不出话来,眼睛左右瞟瞟就是不敢看他。
   
    天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锅,为什么却要他来背?!他hold不住啊!
   
    “不肯说嘛?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件事,你想打发我也总要有个理由吧。”
   
    叶修全身僵硬,完全不知该如何回话。
   
    “没有理由也没关系,你对我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理由。”生灵灭淡淡地看着他,语气里没有愤怒,也没有失望,只有一种认命的感慨,“那么至少也亲自跟我说吧,何必找外人来敷衍我。”
   
    叶修想解释又哑口无言,的确是他让一枪穿云帮忙解决的,完全找不到借口。
   
    “叶修我想要的不多,只要你有一点喜欢就足够了。”
   
    叶修更没法面对他了,心揪得紧紧的,一阵酸楚。
   
    “我知道不能留你为我撑一辈子伞,今后在雨中遇见我,你还愿意送我一程吗?”
   
    叶修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却发现生灵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近距离的对视下,两人皆是一怔,叶修忍不住又移开视线,所以他也没看到生灵灭瞬间黯淡下来的眼神。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叶修本想问点别的,一出口却成了这样一句。
   
    生灵灭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缓缓闭上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知道喜欢一个人该是什么模样,你看着我的时候眼里没有光,我早就明白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想,只要我肯努力,总有一天你会真心接受我。
   
    夜雨声烦我不跟你计较,索克萨尔我也不跟你计较,是因为我知道这一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哪来的资格计较。这下你满意了?”
   
    叶修对自己揭人伤疤的行为顿生愧疚感,他终于不闪不避的正视了生灵灭一次,被他泛着水光的眼眸惊了一下。
   
    生灵灭下意识别过脸,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软弱,下一秒头顶却传来一阵温温的热意。
   
    他诧异地睁大了眼睛,猝不及防地撞进叶修柔软的目光中。
   
    读懂了他注视中无声的安慰,生灵灭再也忍不住一把把人搂到怀里,那力度足以让叶修喘不过气。可叶修没有推开他,只是拍了拍他隐隐颤抖的背,感受到后颈若有似无的一阵湿热,只感觉整个人都给烫着了,艰涩的开口想说什么,最终只化作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生灵灭到底是舍不得勒痛他,很快地就松开了,他似乎也感觉自己的动作有点唐突,有些不安。
   
    “一直没有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是因为我觉得你不会想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就当是我卑鄙地为了让自己心安一点。”叶修看着他,“多余的承诺我已经没办法给了,只是撑伞的话我还是做得到的。”
   
    “好啊,我听到了,不许反悔。”生灵灭替他理了理凌乱的额发,指尖的动作缱绻而温柔,“虽然不甘心,但如果你觉得困扰,以后把我当朋友也好。”
   
    不知道他自己他这几天私下都想了什么,以至于这样豁达地终于打算不再纠缠,但是……
   
    ‘你这样,我怎么可能把你当朋友?’叶修在心里默默吐槽,发现多年的老朋友黄少天疑似喜欢他之后,他已经不能再直视朋友这两个字了。
   
    “我知道了。”叶修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看懂他眼神中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沉默地留下又陪了他一会。
   
    一直到日落西山,生灵灭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早点回去休息吧。”
   
    叶修胡乱地点点头,渐渐与他分开转身离去。生灵灭没有动,看着他走远,直到叶修远远地朝他摆了摆手:“别看了,你也回去吧。”
   
    叶修虽然没有回头,却知道他仍等在原地。
   
    生灵灭哑然失笑,转身离开,何必再执著,为他徒增烦忧罢了。
   
    “原来,他就是你不能赴我约的原因?”
   
    叶修被突然响起的这一句话惊到,怔在了原地,反射性抬头向一旁的声源地看去,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让他瞳孔微缩。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