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强买强卖(一发完)

   *百日叶受

   *day76

    从片场走出来,面容俊秀的青年微微上挑的漂亮桃花眼四下一扫,瞥见一个垃圾桶,三两步走过去,将指缝间随意夹着的试镜单丢了进去。
    
    随即,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起来,身边是川流不息的人潮,偶尔因为他出挑的外貌会引来几道打量的目光,不过他浑不在意,看着这一片繁华的眼眸里是掩饰不住的茫然。
    
    前途似笼罩了一片雾气,让人迷迷糊糊看不清楚,只在原地打转,一种空虚和无力悄然涌上心头。
    
    他喜欢演戏,可不是科班出身,也没什么后台。性格要说是有点木讷的,一贯沉默寡言的他根本不懂得在这个造梦都市要怎么左右逢源。说实话,要不是一张脸还能看,他连目前手底下这几个跑龙套的机会都不会有。
    
    前路漫漫,又九曲十八弯,根本看不到前方是个死胡同还是一片坦途,让人连努力下去的信心都没有。初来乍到时的踌躇满志和满腔热忱,已经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而渐渐熄弱……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放弃,为什么还要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点希冀而继续苦苦挣扎。
    
    青年正深深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所有的芜杂却突然被一只伸到面前的毛绒绒的手打断了!
    
    这突兀的一下,仿佛把他给拉回了现实世界。
    
    纵然他是失意人,但不妨碍今天的阳光正好,清薄透亮,让猝不及防出现在视线里的这头熊显得那么跃动鲜活。
    
    熊在他面前晃了晃伸过来的那只手,手上拿着的传单便一阵哗哗作响,另一只手抱着一叠还没发出去的传单压在胸前。
    
    青年扫了一眼传单,【2018年大促销!!!毛绒屋即日起至五月二十九日所有玩偶跳楼价出售!】,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接,没想到指尖刚触及纸面,那张传单又一下子被发传单的熊收了回去。
    
    青年一愣,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越过那只熊想要继续往前走。
    
    那只熊却有些不依不饶起来,两手抓着传单背在身后,一蹦一跳地追过来,不一会儿就绕到了他前面,复又重新递给了他一张传单。
    
    青年犹豫了一会儿,又伸手去拿……
    
    又是在快拿到手的时候,被这熊眼疾手快地收了回去!
    
    这下青年也意识到眼前这只熊是在逗他玩了,要是平常他可能会觉得挺有意思,但是他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没什么开玩笑的心情。
    
    正当青年纠结着该怎么跟这只熊表达他现在不想陪他玩的意愿时,熊又有了新动作——只见他把传单随意地往地上一放,伸出两根食指直直地往青年的脸上戳去!
    
    虽然青年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但还是被熊准确地戳在了两边嘴角处,那两根毛绒绒的手指往上略微一使劲,青年的唇角微微上弯脸上便有了笑模样。
    
    等熊把手放开,笑容又从青年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懵懵的怔愣。
    
    青年渐渐明白了这只熊的意图:不是想发传单,大概是看到他闷闷不乐的,想让他开心点吧。
    
    想通了这一关窍,为一只陌生熊的善意,青年脸上渐渐扬起了一抹真正的笑容。
    
    他感觉眼前的熊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对他的上道满意地点点头。
    
    只有布偶服里的人才知道,眼前青年那清凌凌的一笑,那眉眼弯起的瞬间……
    
    砰——砰——
    
    一下一下,在耳边不规律地响起来,是自己的心跳声,这声音似乎因为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层布料下而听着格外清晰,闷沉沉的,杂乱无章,让人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一笑,真是苏到他心坎里去了,好像这之后看到的世界都鲜活美好一点……
    
    唉,美色误人。
    
    熊在心里默默地这么感叹了一句。
    
    自那之后,青年一直有意无意地从那条路经过,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要每天绕远路来这里走一走,可能……只是想再见见那只熊吧。
    
    事实也没有让他失望,几乎他每次来,甚至是刚一出现在街口,那只熊眼尖地看到他了,就会暂时停下发传单的动作,拽着肥大的玩偶服裤子跳到他身前跟他挥挥手打个招呼。
    
    就这样一来二回,一人一熊也算混熟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青年不再只是匆匆路过,而是在一旁看熊发一会儿传单再走。
    
    有的时候下雨,传单熊不开工,青年总觉得这一整天少了点什么一样心里空落落的。
    
    这天青年早早就来了,坐在路边,左脚踏在公共长椅的椅面上,修长的双臂抱着左腿,弧度优美的下巴靠在左膝上,长睫间或一颤,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在步行街的街面上四处奔波尽职尽责地发着传单的熊。
    
    美人就是美人,这般不讲究的姿势由他摆出来就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潇洒慵懒,他倒是不介意自己成了别人驻足欣赏的风景,似乎视线里除了那只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地穿梭着的熊就再看不见其他。
    
    被他这灼灼目光如影随形地盯着,熊根本没法好好发传单,干脆呼哧呼哧地跑过来往他边上一坐,偏过头看着他,似乎在问他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
    
    青年眼眸弯成了月牙,莫名有种缱绻温柔的意味,他朝身边的熊伸出了手……眼疾手快地把人家的头套摘了下来!
    
    头套下面一双懒洋洋的眸子此刻因为惊诧而微微睁大了些,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看着竟有一点呆萌感。
    
    青年看着布偶装里的人些微汗湿的额发贴附在白皙的额头上,无比自然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巾给他擦擦,浑似没发现被他这么体贴地服务着的人那一瞬间变得无比僵硬的身子和脸颊上泛起的红晕。
    
    青年指尖的动作轻柔,像是怕弄疼了他,嘴角原本丝丝缕缕的微笑在感觉到他渐渐放松下来之后变得愈发深切,让人看着便知他心情不错。
    
    “我叫周泽楷,你呢?”青年随手将擦完汗的纸巾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他的声线就如他的相貌一般让人难忘,低低的,像群山深处的一汪流溪干净清澈,又像穿林而过的一缕夜风清清朗朗。
    
    一秒……两秒……三秒……
    
    直到眼前的青年微微一哂,叶修才如大梦初醒般终于找回神智,落落大方地回以微笑。
    
    “谢谢,我叫叶修。”
    
    ……
    
    周泽楷不似他刚开始以为的那样主动开朗,叶修是认识他没两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也不是说他就没见到过青年感情外露得激烈的时候——在一个黄昏,他还在街上兢兢业业地发他的传单,算算时间他是快要下班了。
    
    叶修的视线不时地往街的尽头瞟,想着青年今天会不会来,如果要来,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出现。
    
    然后,就很奇妙的,在他思绪蹁跹的一瞬间,有一个身影逆着夕阳朝他跑过来。好像因为我在想你,所以你就出现了一样,理所当然又妙不可言。
    
    青年到了他身前没有刹车,近身的刹那展开长臂把他搂了个满怀,叶修一个踉跄站稳了才发现他今天特别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一脸夙愿得偿的那一种由衷的欢喜和满足。
    
    “试镜过了?”叶修猜测着,见青年勾着唇角用力点了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经过这许久的相识,他也大约知道一点周泽楷的情况:背井离乡一个人来造梦之都的追逐着梦想的千千万万人里的一个,什么都没有又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打拼。
    
    虽然这次周泽楷试的不是什么顶尖大制作,不过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二配了,以他的实力和天赋要想借这个机会崭露头角并不困难。
    
    那之后周泽楷就不常来了,每次来见他叶修都能发现青年身上又有了一点变化,又过了不久,青年来见他都要墨镜口罩全副武装了。
    
    很多次,那双极漂亮极清亮的桃花眼明明因为工作繁忙而显得疲惫不堪了,但却有一点光亮愈来愈盛,明亮得几欲灼烧叶修的心。
    
    叶修看着他的梦想一点一点实现,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当然,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总是一帆风顺的。
    
    阳光稀薄淡然的午后,传单熊正发着传单,一转头不经意发现有个熟悉的人影已经不知道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多久了。
    
    青年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是喜是悲,只是看着地面走神,那双眼睛黯淡无光,失去了惯常流光溢彩的生动和灵活。
    
    传单熊犹豫了一下,一言不发走到他边上坐下,把传单暂时放到了一边。
    
    青年感觉是他过来了,眼眸微闪,慢慢靠了过来……直到搂着他的脖子枕在他肩上才缓缓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让我抱一会儿,行吗?”
    
    行不行的你不都已经抱了?
    
    这话叶修当然没有问出口,他大概也能猜到青年如此失意低落的原因了:之前名气小的时候还没什么,现在红了却还是不肯背弃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在这个圈子里是很难混下去的。
    
    劝谏的话叶修知道不用说,青年什么都知道,何况他也不愿再提起那些让人抑郁的事,这一时半会他竟想不到要说什么,只好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背以示安慰。
    
    青年一直没有放开他,时间一长叶修就觉得不对劲,发现他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叶修盯着他眼帘下淡淡的黑眼圈定定地出神,犹豫再三到底没舍得叫醒他。
    
    于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就出现了一幕奇观——一只熊搂着个人坐在长椅上,空出来的手拿了张放在边上的传单后,又把传单举到半空中让路过的人自己来拿。
    
    ……
    
    以周泽楷的条件,不得志都是暂时的,很快他就又收到了一个大剧组发来的试镜邀约。
    
    周泽楷第一时间和他分享了这个好消息,叶修向他表示了祝贺并向他伸出了毛绒绒的手。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握住晃了晃,就在叶修想抽离的时候,手下使了点劲不肯放人。
    
    叶修傻了:“你干嘛?”
    
    周泽楷但笑不语。
    
    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叶修先忍不住打破了沉默:“那个什么……不然你先放开?我这儿还有一沓传单没发完呢。”
    
    话一出口他又感觉不太对:为什么要用“先”呢?说得好像他发完传单之后还能有什么后续一样……
    
    周泽楷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伸手拿了他一张传单,在他眼前晃了晃:“我想买。”
    
    【2018年大促销!!!毛绒屋即日起至五月二十九日所有玩偶跳楼价出售!】
    
    叶修怔愣一瞬,下意识给他指了指街对面的毛绒屋:“行啊,店一直开着呢。”
    
    “在哪儿?”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脸的迷茫不似作伪。
    
    叶修怀疑地在毛绒屋很眼前的青年之间来回扫视了一眼,就在街对面啊,这人真的看不到吗?
    
    周泽楷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示意他是真的没看见。
    
    罢了。
    
    叶修犹豫了一下,把被他放到一边的头套重新戴起来,起身示意他跟上。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发现前面这只熊的动作比起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要灵活了许多,看来也在渐渐适应这份工作。
    
    不过,传单上的日期说促销活动到五月二十九号截止,这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这只熊……
    
    叶修一路把人领进了店,招手示意柜台老板出来招待客人。
    
    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抱着一个小号布偶熊正在追剧,见熊带了个戴着口罩的大帅哥进来先是一愣,然后立马迎了上来。
    
    “先生要点什么?本店所有玩偶活动期间全部半价,您可以随便挑一个喜欢的抱走!”她笑眯眯地上上下下把人看了个够本,目光放肆却不猥琐,充满了惊艳,又有点怀疑——这人露在外边儿的一双眼睛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我要……”周泽楷沉吟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好像不着痕迹地瞥了自己一眼,“一个布偶熊。”
    
    他顿了顿,强调到:“最大的。”
    
    又问:“当场抱走?”
    
    老板乐呵呵地托着腮帮子点点头:“当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共是九百九十九,欢迎下次再来。”
    
    周泽楷很爽快地把钱放在了柜台上,老板草草清点过,感觉款数对了之后走出柜台,径直走到店里最后一排放满巨型布偶熊的货架上想给他拿货……
    
    走着走着,她脑子里突然“嗡”得一声灵光一闪,终于察觉这个客人的半张脸为什么让她觉得这么眼熟了!这双独一无二到让人过目不忘的眼睛,分明就是最近刚红起来的影星“周泽楷”啊!
    
    她张大嘴巴簌然转回头,却在看见这位大明星接下来的动作之后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周泽楷三两步走到无聊地徘徊在店门口的传单熊身前,长臂一伸轻轻松松把他横抱了起来,然后就这么走了,后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这么走了,么走了,走了,了……
    
    
    
    
    他怀里的熊死命地挣扎着,废话!这可是在大街上!被人这么一路公主抱抱过去让他以后怎么做熊?!
    
    “你——放开我!”
    
    熊悲戚地哀嚎着。
    
    周泽楷极为自然地拍了下他的屁股,满意地见他瞬间安静下来,“给钱了,不放。”
    
    “干嘛不放?干嘛把我抱起来?”
    
    熊头套下的脸已经是一片通红。
    
    “老板说,可以当场抱走。”
    
    ……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何你如此优秀?
    
    “那也不行啊!”熊几乎被他的神逻辑搞得吐血,“我是不卖的!”
    
    青年愣了一下,似乎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要是没看见他眼角眉梢浅淡的笑,熊还真就信他是突然间良心发现了!
    
    “喂,你讲点道理啊……你这,这不成了强买强卖吗?”叶修数次挣扎无果,气喘吁吁地瘫在他怀里,口气是深深的无语,头套下的眸子里却潜藏着笑意。
    
    青年清凌凌地一笑,眉眼弯弯地耍赖:“不管,到手就是我的了。”

评论(15)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