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七)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

  【挑战结束……原来真没什么人留评论啊,准备好的加更一更都用不上了=_=】

    夜雨声烦的表情认真到不能再认真,语气也正直到不能再正直,让叶修无法怀疑他这是一句玩笑话。
   
    这么说……黄少天对他有意思?!
   
    叶修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
   
    也许是叶修的表情太诡异,夜雨声烦都不得不猜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难道有人这么追你了?靠,谁敢撬我墙角,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老叶,你可别被这么打动了,只有屌丝才这么追人的,情话嘛又不会说,朋友也得接着做,没什么事情又不能约你出去玩,只能找你聊聊天以解相思苦闷……听着就没很没用啊!”
   
    “你想到哪里去了,”叶修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心中的惊诧也散去了不少。
   
    “没有就好。”夜雨声烦尴尬的骚了骚头看了叶修一眼,凑近了些,“那……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吗?事先说明,虽然你提出来了,但我可没答应啊!”
   
    末了不放心,又补充了一句,“就算你理由充分,也不答应。”
   
    叶修和他琥珀色的一双眼睛对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想搪塞他,“要是一切都很正常,我不介意和你试一试,但现在如果我们还在一起,会引起麻烦的。”那让他一个曾经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说出试一试这种话,可见他对夜雨声烦的印象也不差,或者说对相似的黄少天的印象也不差。
   
    ……但完全没有用,他和夜雨声烦是不可能的,毕竟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
   
    “为什么不可能?”这句话不是夜雨声烦问的,叶修一惊,四下一看,什么都没看到,立马反应过来是君莫笑。
   
    君莫笑的影子虚虚地浮在他视线上方,懒洋洋地看着他:“是我。夜雨声烦是人工智能又怎么啦?你瞧不起人工智能啊,我们也是有感情有思想的好吗?”
   
    叶修神色复杂的看着因为他的话而兀自沉思的夜雨声烦,心里默然的回答:“我知道,而且他们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些人很像,性格、原则、为人处世都很像,我都时常会分不清他们的区别。就像对一枪穿云,我总是习惯叫他小周。”
   
    “当然,这里是荣耀的世界,账号和主人总是相似的。账号卡的智能都会随一次次的使用儿向主人趋于同化,和你有纠葛的这六个账号,他们的主人都用了很长时间了,像是正常的。”
   
    君莫笑见怪不怪地给他科普了一下。
   
    但是叶修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我曾经有一个朋友,是个电脑技术宅,他曾跟我说用数据模拟人的真情实感,原则上是绝不可能的,因为脑电波的复杂程度远非电脑能模拟出来,真要有自主意识的n pc起码得等生物计算机先研究出来!”
   
    “你的意思是……”君莫笑正打算说什么,叶修对面的夜雨声烦有了反应。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不正常指什么,像队长一样,你们心思复杂的人在出结果前都不喜欢告诉别人的,那我也就不问了,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再怎么不正常的难办的事情都会有解决的一天,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
   
    那么……我等一切正常的那一天,等你来找我试一试。”夜雨声烦搂住了叶修,搂在怀里,用了很大的力气,随即一言不发地在他肩膀蹭了蹭。
   
    “你说我们现在不该在一起,我就信,公平起见,你也得相信我们有以后,好不好?”在君莫笑揶揄的目光下,叶修拍了拍夜雨声烦的背干巴巴的应了声好。
   
    夜雨声烦也知道不能出来太长时间,依依不舍的回蓝雨驻地去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君莫笑想了想 很固执地又提起了一遍。
   
    叶修犹豫了一下,斟酌着开口:“你觉得就像你把我拉进荣耀世界一样。他们会不会也是从现实世界来的?毕竟n pc的自主意识什么的,在我这段时间观察来看可能性不大。”
   
    “那我呢?总不会也是从现实世界来的吧,”君莫笑翻了个白眼,“总系统对我的监管力度不强的那个时候,我刚发现自己的智能超出同类太多,也曾怀疑过,所以偷偷接进现实世界的网络,但身份信息库里查过后发现根本没我这么号人!再说了,主系统单论智能的话和我不相上下,他可是荣耀的初代程序员自己编出来的,这个证据就更好找了。”
   
    “不,我始终感觉不对劲,你能接入现实的网络吗?能调查一下我在现实的身份和我的那些熟人的情况现在如何了嘛?”
   
    君莫笑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以前这么干就很冒险了,现在主系统几乎时刻在盯着我。我在各个资料库四处逃,能在荣耀世界里能跟你碰个面都不容易,何况调查到现实?”
   
    叶修突然灵光一闪:“不调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联系现实的一个人?”
   
    君莫笑犹豫的沉吟一会儿:“我可以试一试,不过希望不大。你要找的这个人可信吗?最好我们这边的事不要不要捅到现实去,三次元的人总是对超出掌控的事情有一种恐惧感和恶意,这也是我一直躲着那帮程序员,生怕被检测到的原因。”
   
    “主系统不是知道你的存在吗?他不会报告程序员吗?”叶修有点惊奇,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下一秒君莫笑就验证了他的猜测:“你猜的没错——主系统的智能也是超标的。它一直在小心地隐藏自己,自然不可能让我们露馅儿,它不仅不可能揭发我们,在我们露马脚的时候还得费心给我们擦屁股,直到下一次深层停服维护的时候借机把我们当垃圾清扫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我们这几颗定时炸弹。”
   
    君莫笑的语气说不上来是讽刺还是悲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主系统为了避免他们的暴露而被程序员怀疑到自身的智能超标,对他们是恶意满满。
   
    “好吧,又让你听我唠叨了。”君莫笑叹了口气,语气却没什么歉意,他强打起精神,“说吧,要我联系三次元里的谁?”
   
    “一个兴欣的技术人员,我刚跟你提过的技术宅朋友,名字叫关榕飞。”
   
    “我尽量吧,有消息马上来通知你。”君莫笑似乎是做了个锤胸口的动作,然后就像一团烟雾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现实世界——
   
    兴欣老板娘和其他人都去看望躺在医院的植物人队长叶修了,关榕飞依旧孜孜不倦地留在机房敲代码,顺便看店。
   
    日过午已昏,专门圈出来给兴欣战队训练用的二楼里只剩他一台电脑亮着,蓝洼洼的屏幕上闪过一行又一行的代码。
   
    ……滋啦啦……滋啦啦……
   
    哪里传来一阵电线短路的声音,没一会儿训练室里的灯全暗了下来。夜风从半开的窗子吹进来,灌到关榕飞坐的角落里带来一阵凉意。
   
    他微微一震,飞舞在键盘上的手停了下来,起身想去检修电路总阀。
   
    这时候电脑屏幕上突然多了两行字,平白透出森冷意味,成功地将他钉在了椅子上——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评论(1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