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六)  “那就是……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喽。”

    *【朴素的写手挑战】
   
    今日(四月九日)起到星期六为止,本章更新下面的【评论数】超过五十条,加更一章,超过一百条,加更两章,超过一百五十条,加更三章……依次类推,加更不累积,五章封顶!
   
    【亲友们来搞事情啊\(≧▽≦)/】
   
    虽说他和六人迟早有一切坦白的一天,但主动开口和意外露马脚是有很大区别的——放在大漠孤烟和叶修身上,就是能不能活命的区别!
   
    包子见老大脸色怪异,刚想问点什么,却见叶修撂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往门外冲,弄得他一头雾水。
   
    等叶修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霸图的地方,恰巧和拿着文件夹的石不转打了个照面。
   
    看着突然出现的叶修,石不转平静地点头算打过招呼,想想又接上一句:“队长在前面休息室。”
   
    叶修愣了一下,就连忙朝他指的方向去了。
   
    休息室的门没锁,叶修敲了两下就开了门。
   
    大漠孤烟看到来人时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那语气委实算不上亲切,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有仇呢!其实,比赛期间不见面是两人不言的默契,大漠孤烟只是不喜欢让私人感情影响到比赛。
   
    叶修一僵,脑子转的飞快,硬着头皮说:“我、我想你了!”
   
    天呐,他都说了什么?叶修自己都快被恶心到了……
   
    大漠孤烟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沉沉的目光看得叶修一阵心虚,背后直冒冷汗。
   
    “进来。”
   
    良久,他让开一个身位让叶修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大漠孤烟的眉眼好像柔和不少……虽然还是板着的,可至少不那么气势迫人。
   
    门一关上,叶修就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牢牢地锁在了怀里,侧脸突然贴上了一个炽热的胸膛!
   
    他被这突然的转折弄懵了,好一会儿手脚不知往哪里放。
   
    “下不为例。”大漠孤烟低沉的嗓音从头顶响起,叶修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闷闷的,听着有种莫名的温柔和无奈。
   
    “嗯。”叶修下意识应了一声,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刚好垂在他的上衣兜边上。他可没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当即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把手往他衣兜里伸去……
   
    仔细探了探发现没有,他下意识怀疑起大漠孤烟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不,不可能,要是发现了他不可能对他还是眼下这种态度!
   
    难道……他灵光一闪,难道是塞到裤袋里去了?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复又伸手往下探……伸到一半,这只作妖作怪的手被人抓住了!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抬头就看见大漠孤烟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睛……
   
    叶修脑中顿时警铃大作,正不知怎么圆过去的时候唇上突然传来一阵温热……他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僵硬了。
   
    和大漠孤烟极具侵略性的处事风格和外表不同。他的亲吻就是很简单的一吻,不表达什么激烈的感情,而其间的温情意味也让叶修心里一颤!
   
    他感觉大漠孤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么一想才发现自己刚才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动作似乎暗示意味很浓啊……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很快,三分钟过去了。
   
    叶修的脸已经憋得通红,却因为心底诡异的心虚感,一动也不敢动。
   
    大漠孤烟终于良心发现放过了他。
   
    “你……和当年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话一出口叶修就有些后悔——大漠孤烟记忆中的当年他不曾经历,万一提起来什么他却接不上话,不是很容易露馅吗?
   
    大漠孤烟认真地想了想:“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你向来都是惹了麻烦才会来找我的。”
   
    叶修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用完就丢的渣男,囧了一下,不说话了。
   
    “那时候我开门看到你跟我打招呼,都以为出现了幻觉。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想的,被人追杀居然躲到霸图来。
   
    何况你睡觉也不老实,给你打了铺盖又嫌冷半夜挤上床压地我一晚上没睡好。
   
    明明是逃难的人,回兴欣的时候还胖了3斤……
   
    有几个瞬间,我真想把你扔出去给四处搜查的嘉世那帮人算了。”
   
    叶修也是难得看见大漠孤烟无语的模样。
   
    他好奇地问:“那你怎么没扔呢?”
   
    大漠孤烟更无语了:“你还想我把你扔了?”
   
    语气还是他一贯训人的强硬,落在叶修头上的属于他手心的温度一路烫到心里,虽然大漠孤烟无论用什么语气说的话都莫名让人感到生疏冷硬,但叶修是总能天赋异禀地听出其下掩藏涌动着的脉脉温情。
   
    这不是亲人间的亲密和默契,这是叶修的特权,纵使是霸图的队员,大漠孤烟也只会冷着脸让他们奋进向前,不会把人护到身后纵容到没有底线的样子。
   
    叶修看着大漠孤烟,这个人硬朗的下颚线条和微微上扬的嘴角有种错觉般的温柔。
   
    他能感觉到大漠孤烟沉稳有力的心跳,同等感觉下明显是自己的心跳更加杂乱剧烈。这是他第一次有了平白多个男朋友也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或许弯与不弯,就在感觉来了的一瞬间。
   
    等被按在沙发上亲个七荤八素,眼看要节操失守的时候,叶修也反应过来急忙把人推开。开玩笑,明天还有比赛呢,也不是,没有比赛也不能往下了,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好在大漠孤烟也不是真的想就地把人办了的。
   
    他无奈地看着突然闪个不停的天讯,抚了抚叶修晕红的脸:“下次,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看到那天讯闪个不停,叶修大概也猜到是霸图有事情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说不上来是失落还是轻松。
   
    “我得走了,乖一点,别四处惹麻烦。”
   
    “知道啦。”叶修默默翻了个白眼,他是这么让人不放心的人吗?
   
    “出了事一定要来找我,无论对方是谁,我都护你周全。”
   
    “……嗯。”叶修眼睫一颤,心里是说不上来的复杂。
   
    大漠孤烟走了。
   
    叶修依旧留在休息室里,良久,他把紧握的右手举到眼前缓缓摊开……
   
    一团皱得不成样子的纸条缓缓舒展开。
   
    难为他还记得趁大漠孤烟不注意把纸条偷回来,原来真是塞到人家裤兜里去了。
   
    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把纸条展平想看看他为此费了如此大力气的纸条上都写了什么……
   
    只一眼,脸上登时一片空白。
   
    ……鬼知道夜雨声烦这么神秘兮兮地塞过来的,虽然只是一张蓝雨老师父祖传的糖醋鱼食谱秘方?!
   
    突然闪烁起来的天迅打断了叶修凝固的表情,他扶着额头坐起来一看是逐烟霞发来的,
   
    。
   
    【逐烟霞:你人哪里去了?蓝雨的剑圣怎么突然会到兴欣来?!还说要找你呢!你们有私交的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君莫笑:我也正想找他,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叶修踏进兴欣的瞬间就看见并排坐在一起聊天的夜雨声烦和包子入侵,这两人聊的热火朝天,两个人愣是聊出了群聊的感觉。
   
    余光撇到叶修来了,夜雨声烦自然而然地止住了话头迎上来,笑地一脸阳光灿烂:“老叶,看到我有没有很惊喜啊?我可是瞒着队长偷偷来的。我给你准备的食谱你看过了吗?食堂红案的大师傅说这是他家祖传的秘方呢!上次你来蓝雨没吃到我总觉得有点遗憾,就问师傅拿了食谱,这样你回兴欣也能吃到啦!”
   
    “我可谢谢你了 ”叶修一脸冷漠,“这种东西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给我啊。”
   
    害得他以为这纸条上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生怕大漠孤烟发现白出了一身冷汗……
   
    “光明正大?你是说可以当着很多人的面送你东西吗?”,夜雨声烦,有点讶异,“可是这样大家不都知道我在追你了吗?你不是不想让大家知道的嘛,所以我连队长都没敢说,虽然说好各凭本事,但他脑子总比我好使,不防着他还真是不行……”
   
    “你塞来个食谱,谁会误会你喜欢我?”叶修听着无语,“还有,你真以为你们队长不知道吗?”
   
    夜雨声烦瞬间惊悚,沉重地问道:“他都知道?那他为什么不说呢……难道他根本不担心我对他造成威胁?”
   
    看他严肃到呆萌的脸色,叶修失笑,“你还真有情敌的意识……你要这么时刻提防着他,你们在场上怎么比赛啊?”
   
    “不影响,”夜雨声烦认真地看着他,“场下我和他怎么竞争都是我们私人的事情,但在场上,我永远只为队长一人拔剑,也不会对任何人心软。”
   
    我会永远喜欢你,但我的剑永远只为蓝雨披荆斩棘……
   
    叶修一阵恍惚,眼前站着的身影有着他熟悉的朋友和对手黄少天的脸,但却是第一次让他这么清楚的意识到:这张脸背后是蓝雨的剑圣。
   
    说来,以前的黄少天也是如此:讲义气,但有原则。会为他一个消息背着队友到网吧替他抢boss,却不会在联赛上因为私交就给他放水,虽然他也确实不需要人放水就是了。
   
    也许正是因为夜雨声烦这种和黄少天如出一辙的性格,当然,还有如出一辙的话痨程度,让他打一开始就觉得亲切又熟悉。
   
    “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们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叶修说不上来是惋惜还是什么,莫名地感慨。
   
    夜雨声烦敛去一脸的整肃,咧嘴一笑,露出标志性的两颗小虎牙:“我就是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干嘛要做朋友呢?朋友又不会时时刻刻陪你聊天,不会老是缠着你pk,不会瞒着队里帮你抢boss……当朋友多没意思啊?”
   
    叶修颇为无奈地摇摇头:“就算我们只是朋友,你说的事又哪件不能干了?”毕竟他跟黄少天那么多年朋友,上面这些事他哪件没干过,虽然除了最后一样,其他叶修心里都是拒绝的就是了。
   
    这下夜雨声烦愣了,难得的沉默,弄得叶修都不适应了,这场沉默持续了大约有一分钟。
   
    “我仔细想了想。”夜雨声烦眼里写满了认真。
   
    叶修也被弄得郑重了起来,仔细听他想说什么,“嗯?”
   
    “如果我们只是朋友,我还时时刻刻陪你聊天,老是缠着你pk,瞒着队里帮你抢boss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
   
    叶修隐隐有种不该再问的预感,但还是遵从心里的好奇问出了声:“什么可能?”
   
    “那就是……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喽。”

评论(2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