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五)震惊,十年宿敌是假象,相爱相杀才是真?!

   
    ……
   
    此刻现实世界中,一排电脑屏幕上闪烁着幽蓝的光。
   
    让如此多人沉迷的网络游戏---“荣耀”就是从这里诞生的,众多大大小小的系统和NPC自诞生之日起,就处于日日夜夜轮班工作的程序员的监控之下。
   
    “怎么回事儿?”其中一台电脑前吸溜着泡面的青年懊恼地狠狠一拍键盘。
   
    这波动静不小,四下的同事里面投来关注的目光。
   
    顶着众人的视线,青年懊丧地大吐苦水:“那几个出问题的NPC完全不按我们预想的来,我们特别投放进‘君莫笑’躯体里的思维好像一直在搞事情,这次干脆当面挑衅‘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搞得连‘索克萨尔’这种设定的好脾气的NPC都忍不住要动手。”
   
    青年腿一蹬电脑桌,滑椅带着他的身体往后去了一点,没了身体的阻挡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便瞬间暴露在众人眼皮子底下。
   
    他的诉苦引来同伴们同情的目光。
   
    “unni整治NPC的权限不是还是你提议关掉的吗?弄得NPC一出问题就全要人工调试,你现在累成这样纯属活该。”
   
    旁边好友凉凉地落井下石。
   
    青年委屈:“那我不是感觉unni确实不太对劲嘛,小心谨慎一点总归没错。”
   
    unni,荣耀主系统,由二十年前的初代程序员们编写,但其核心程序依旧让今天的程序员摸不着头脑……因为太精妙了,精妙地就像天成,直到当年参与编程的所有核心技术人员退休后,再没有人能分析主系统的源代码。
   
    人们恐惧的总是未知,不被解析的unni很难让人放心。
   
    另一个中年男人一脸严肃地皱眉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出了问题就赶紧溯回啊。”
   
    青年无奈地点点头:“我当然知道,除了溯回还能怎么办?”说罢他又挪回电脑桌前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敲打键盘。
   
    ……
   
    君莫笑检测到这股新添加的异常的数据流后,不由得对叶修的老谋深算深感佩服:“他们还真溯回了……事先说明,我一次只能护住一个人的记忆不被他们清理篡改。”
   
    “足够了。”叶修点点头,“护着索克萨尔吧。以他的脑子,很快就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飞舞的落叶悠悠飘下,倏然静止停滞在半空中,风抚过颊边的细腻触感也刹那间消失,街边的行人,叫卖的摊贩,对峙的你我,都在这一刻陷入胶着,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然后索克萨尔就被发生在眼前的一幕惊得瞪大了双眼:只见除了他之外的一切,都飞速回溯着,落叶重新飘回枝头,风吹回来时的方向……他们重新站在了花神祭的入口。
   
    夜雨声烦看着一脸掩饰不住的惊讶的队长纳闷地问:“队长你怎么了?”
   
    “你看到叶修了吗?”索克萨尔沉默了一下,目光灼灼地看向他,有些恍惚。
   
    “什么?老叶?他来了吗?”夜雨声烦眼前一亮,四下看过去却都没发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索克萨尔若有所思地摇摇头,心底早已一片波涛汹涌:“没什么,走吧。”
   
    叶修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君莫笑记得,经由他一番解释后叶修大概明白了刚才自己做了什么。
   
    “小周,我们回去。”叶修看着与他一同走向花神祭入口的一枪穿云笑眯眯地说道。
   
    一枪穿云一脸云里雾里:“前辈,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叶修摇摇头,“只是不需要去了。”
   
    一枪穿云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既然叶修开口了,不去就不去吧。
   
    此刻另一边。
   
    “队长,你在找什么?”夜雨声烦不解地看着一直有意无意在人群中梭巡着目光的索克萨尔。
   
    “没什么。”索克萨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叶修猜得没错,索克萨尔察觉到了什么,但却一直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叶修也不着急,毕竟索克萨尔他是不怎么了解的,但他了解喻文州啊,主人和角色的性格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管多大的事没理出个一二三来就能一直瞒得滴水不漏。
   
    世界少了谁都是照样转,荣耀联赛如期开幕。
   
    现场的票已经炒出了天价,并且价格还在持续攀升,几天后已经涨到叶修都为之咋舌的地步,从这一侧面他才算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荣耀联赛在荣耀大陆的重要性。
   
    本来是个战五渣宅男的他还担心过该怎么真刀真枪地和人对上,但发现一进入战斗模式身体就不受他自己控制了,准确来说,属于君莫笑原本的战斗意识苏醒了。
   
    这样想想还有点期待起来,毕竟每个热爱游戏的人都幻想过自己化身为游戏人物的,叶修当然也不例外,能像他这样亲临战斗现场是足以让所有荣耀迷热血沸腾的事情。
   
    不过也有一件事让他头痛不已……那就是,届时各大战队齐聚一堂,他那六个便宜男友到时候可都要碰面,万一其中哪一个漏出了一星半点,就像火药桶炸一个连带炸一片一样全部都得崩啊。
   
    生灵灭是知道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存在的,因为一枪穿云情况特殊,在他解释下提前知道了其他五个人的存在,剩下的人是全还蒙在鼓里……不行不行,他最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要不然,还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打定主意的叶修就专心准备起比赛来了,预料中肯定会有尴尬场面的发生,只是他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
   
        人声鼎沸的巨大体育场四面都是全消魔的隔离法阵,这是为了避免场上的高伤大招误伤到场外的吃瓜群众。叶修还没走进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一阵喧哗声,叫着站队名字的,叫着选手名字的,全都混在一起听不真切。

   “老大,怎么不走了啊?”

   
    明明大多是首次踏上赛场,兴欣的一帮人却半点不露怯的样子,反倒显得叶修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将这一刻的迟疑十分奇怪。
   
    叶修到底是叶修,很快就恢复过来了,神色自若地迈进了选手通道。
   
    通道不算长,每走一步,耳边的喧哗都更真切清晰一分,直到全场的视线几乎都聚集到这里,安文逸是最先感觉不自在的一个,尤其发现已经在场中央的几大战队也不约而同投来注目礼的时候,这种紧张和不安更甚。
   
    场地太大了,就算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全速飞行,也不能在一分钟里绕场一周。坐在南边观众席上的人连北边观众席上有没有人都看得不甚清晰。
   
    一步一步,叶修的步伐始终是稳稳的,迎着一干或崇拜仰慕的,或咬牙切齿的目光,拖着他那把伞懒洋洋地走到战队聚集的地方,期间完全没见和观众席上沸腾的粉丝们有什么互动,悠闲得像来度假。
   
    事实上,他是僵硬地什么多余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了,即使心里想的是转身走人,事实上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顶着那六道自他出现起就一直毫不掩饰的灼热目光朝他们走去。
   
    这几个人反正是一个比一个不怕暴露,那目光露骨地让叶修不自在极了。
   
    “王队。”客客气气地点点头,装作风轻云淡地把自己的手用力从王不留行的手中抽回来,叶修十分平静地又把手伸向一边的生灵灭,“肖队。”
   
    王不留行只觉得好笑,但既然不想现在公开是叶修的意思,他一直都是很配合的。倒是生灵灭,握着他手的时候轻轻摩挲了一下,半天不肯放开,直到周围人表情渐渐怪异起来了才若无其事地松开。
   
    索克萨尔是主动伸手过来的,一触即离的礼貌行为和他人的好不一样。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夜雨声烦大大咧咧地从背后冒出来咧开嘴跟他握了握手,也是很快就放开了。
   
    所以说夜雨声烦不愧是手速排行榜前五,谁也没发现他能在全场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借握手那么简简单单一个瞬间把一张小纸条塞进叶修手心。
   
    感受到手里的纸质触感,叶修顿时浑身僵硬,面对大漠孤烟伸过来的手不知所措。
   
    要是若无其事地把纸条塞进兜里再继续和大漠孤烟握手,那不是把所有人当瞎子吗?
   
    可要是不握,十年宿敌的针尖对麦芒可就坐实了,霸图粉能立马开喷他给脸不要脸,韩队长主动伸手过来,他却连礼节性打个招呼都欠奉……
   
    当众下大漠孤烟的面子这种刺激的事情叶修是决计干不出来的。
   
    他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忽略了大漠孤烟伸过来的手直接上前两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全场静默了三秒,随即爆发出一阵热火朝天的议论声。
   
    震惊,十年宿敌是假象,相爱相杀才是真?!
   
    什么?你说不可能?
   
    那为什么叶修哪个队长都只是客气地一握手,到了韩队这儿就变成拥抱了呢?
   
    大漠孤烟瞳孔一缩,反射性把难得主动投怀送抱的人揽进怀里,一向凌厉的唇边竟挂起了罕见的微笑。
   
    叶修却借着这个拥抱的契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小纸条摸索着往衣服口袋里塞去,没办法,接下来的几个队长总也不能挨个抱过去吧。
   
    等他一脸轻松地藏好小纸条从大漠孤烟的怀里退出来,走到一旁向一枪穿云伸出手的时候,却骤然又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周?”叶修一愣。
   
    “我也要抱。”一枪穿云固执地在他耳边道。
   
    叶修无奈:“行,抱就抱吧。”说罢很配合地收紧了一下双臂,正当他打算推开的时候一枪穿云的声音又从上方幽幽响起:“你敢推开试试。”
   
    叶修眼睛瞪大了些,一头雾水,这又是闹哪一出啊?
   
    “你,和他,抱了一分钟。”
   
    没想到一枪穿云小心眼到还记了时间,叶修简直无语了,也不能告诉他是为了藏好小纸条才磨蹭了这么久的,只好任凭他抱满一分钟。
   
    枪王大大显然不懂什么叫做适可而止,直到身边或明或暗打量的目光都渐渐变味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叶修。
   
    叶修其实感觉是很奇怪的,毕竟他以为一枪穿云是知道一切真相的人,为什么依旧表现得像其他五个人一样对他抱有特殊感情。
   
    但很快他就顾不上研究这个了,因为好不容易找到空闲时候不着痕迹一摸兜的他,却骇然发现本该藏好在里面的小纸条不见踪影了。
   
    仔细回想了一遍经过,他的眼神变了。
   
    ……别是摸索的时候探错兜,把纸条塞到大漠孤烟的口袋里去了吧?!

    叶修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天知道夜雨声烦偷偷塞过来的纸条上都写了点什么?!

评论(1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