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四)“小周!我们结婚吧!”

 
    君莫笑没有再说话。
   
    也许是因为事不关己,也许是因为心理承受能力比这些按人类的习惯来算才一岁的智能们强上不少,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叶修都会选择第一时间去面对。
   
    他不想让任何一刻因为逃避而产生的犹疑使自己错过解决麻烦的最好时机。
   
    也许君莫笑自欺欺人不想听,但叶修还是要说要问。
   
    【叶修:你是怎么把我弄过来的?】
   
    【君莫笑:我的意识逃窜躲藏到副本更新数据库里之后,这个账号卡需要新的AI来接管,我就趁机把主系统用来接管我身体的AI抹杀,把你的思维装载在他们的AI融体程序中融合到我原来的身体里。】
   
    【叶修:果然……你知不知道,他们在AI融体程序里还动了点手脚?】
   
    【君莫笑:什么手脚?!】
   
    叶修拉出那个任务界面拍了张照片发给君莫笑。
   
    那边半响没有说话。
   
    然后,还是君莫笑先打破了沉默。
   
    【君莫笑: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发这些任务是什么意思?只有前面几个任务是正常的,那个“如何脚踏六条船”的任务我翻数据库的时候根本查不到!】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主系统背后的程序员。
   
    【叶修:本来我也只是一个大概的猜测,现在能确定了。其实不妨从这些任务发布的目的来看,都有一个共同点:要拉近君莫笑和这六个人的关系。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那个被你用我的思维代替的原来要降临融合到君莫笑身体里的AI,是他们用来稳定君莫笑和那些人原本虚构的关系的呢?】
   
    【君莫笑:很有道理,然后呢?】
   
    【叶修:用“稳定”这个词也许不太恰当,用“坐实”,也许更恰当。他们是想蒙蔽几个智能的警惕性,让他们真的相信他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就是真相的全部,甚至想让他们因为爱人的出轨而被牵动全部心神、吸引住他们所有注意力,而让他们没有时间发现自己记忆中的端疑。】
   
    【君莫笑:那,他们这样是为什么呢?】
   
    【叶修:稳住你们,不想横生枝节也不让你们搞事情,等下一次深入清理到来,把你们的智能一鼓作气全部抹杀个干净。】
   
    【君莫笑:可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叶修:是啊,随便猜一猜又不要钱。】
   
    【君莫笑:我不相信。】
   
    【叶修:哦。】
   
    【君莫笑:我不相信。】
   
    【叶修:说实话,你们的死活与我无关,作为一个人类来说,我并没有理由帮你们。平白无故被卷进这种事情,我还没有那么大方能原谅你们来打扰我的生活。】
   
    叶修直接开了语音,一枪穿云在旁边听得真切,眸光一黯。
   
    【君莫笑:对不起,我、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我太乱了…太害怕了…我们真的好喜欢荣耀,真的不想离开。】
   
    叶修听到他说喜欢荣耀,原本渐渐冷漠起来的眼神又软化了下来。
   
    【叶修:如果事情能够圆满解决,那就好好活下去吧,别辜负我八百年都不见得发一次的帮人的善心。】
   
    【君莫笑:谢谢,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叶修:你得先潜伏在数据库里查一查都有谁知道我不是原来的那个AI。】
   
    【君莫笑:没有人会知道。】
   
    【叶修:你看过我的任务面板了吗?上面有“玩家【叶修】”和“回归现实世界”的字样。】
   
    【君莫笑:那是我改掉的,本来想让你把一切当游戏适应适应这个世界,再告诉你真相。】
   
    【叶修:那事情就简单很多了,但光靠我们完全没可能成事,得先恢复另外那些智能的记忆,让他们跟我们统一战线。】
   
    【君莫笑:我能做什么?】
   
    【叶修:你在数据库里能做到的有什么?】
   
    【君莫笑: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能控制主系统的三成。】
   
    【叶修:不够。】
   
    【君莫笑:?】
   
    【叶修:一次清理躲得过去,次次都躲得过去吗?为了一劳永逸,由你们这些已经产生智能的程序来取代主系统是最好的方案,你告诉我,有可能吗?】
   
    叶修强势的话语不仅不会让人感觉被冒犯,反而像主心骨一样告诉君莫笑想活下去或许不只是个奢望。
   
    然而君莫笑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盲目乐观。
   
    【君莫笑:根本做不到,除非把主系统抹杀了。】
   
    【叶修:它有智能吗?】
   
    【君莫笑: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
   
    【叶修:那就把它抹杀了。】
   
    【君莫笑:……你在开玩笑吗?】
   
    【叶修:没有。】
   
    【君莫笑:可主系统在三次元,我们在二次元。】
   
    【叶修:那你是怎么黑爆主机的?】
   
    【君莫笑:……】
   
    【君莫笑:让我再想想。】
   
    【叶修:行,先不提这个,我们得先把那些智能失去的部分智能找回来。】
   
    【君莫笑:怎么找?】
   
    【叶修:很简单。】
   
    【叶修:让他们开始怀疑君莫笑和他们的那些过往羁绊的真实性。】
   
    【叶修:小周,陪我演场戏。】
   
    叶修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旁边一直沉默的一枪穿云说的。
   
    他还是习惯叫他小周。
   
    一枪穿云一愣,点了点头。
   
    ……
   
    花神祭的香风在离大门口百米开外就四处散溢着,各种花的香气混杂在一起却不显得突兀,而是有一种十全十美的完满感。
   
    生灵灭昨天邀请过叶修,说明他手上有票,然而他可能没什么心情来了。
   
    叶修这次的目标本来也不是生灵灭,而是索克萨尔。
   
    因为索克萨尔的脑子绝对是联盟数一数二地好,光从他从夜雨声烦一个转身跑开的动作就能瞬间理清他们和叶修之间的所有关节脉络,就足见他的推理分析能力有多么可怕。
   
    重点是,把索克萨尔搞定了,就代表把夜雨声烦也搞定了。
   
    一枪穿云难得主动开口:“为什么确定索克萨尔会来?”
   
    叶修眯眯眼睛,笑得一副神机妙算的样子:“因为他身边有一个最爱凑热闹的人。”
   
    他说完,把手伸给一枪穿云,喊他:“牵着。”
   
    一枪穿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把他伸过来的手握在手里。
   
    “带钱了吗?”叶修很自然地问。
   
    “嗯。”一枪总是很耿直。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修也很满意他的爽快。
   
    刚一走进花神祭大门,一枪攒的私房钱就在飞速缩水!
   
    叶修充分展示了一把什么叫教科书般的购买力,快!准!狠!余光一扫就有相中,一看上就支使一枪付钱。
   
    很快风卷残云地刮过各色小摊,买了的东西也不准一枪穿云放进空间袋,非让人单手拎着。
   
    为什么是单手?
   
    因为还有一只手用来牵着他啊。
   
    一路走一路扫荡,走到中央广场的时候叶修余光扫到了什么猛地停下脚步!
   
    终于来了!
   
    远远走过来的不正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嘛!
   
    可算是把他们等到了。
   
    一枪询问地看了叶修一眼,似是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停下。
   
    叶修二话不说勾着他的脖颈往下一拉亲了上去!
   
    一枪穿云瞬间脸红得跟火烧云一样,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眼睛瞪大了一眨不眨地傻在了原地。
   
    但没有推开他。
   
    即使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使一枪穿云和周泽楷一样对当多视线的聚集时会感到不适,也没有推开他。
   
    唇角一片温热柔软让两处的心跳都快地不可思议,整个世界都在刹那被按下静音键,耳畔再也听不到什么。
   
    到底还是叶修经验丰富一点,先回过神来,余光偷偷瞥到不远处脸色算不上好看的两个人,就知道差不多了,很自然地退开。
   
    没等一枪穿云回过神,叶修紧紧抱住他,闭着眼睛大声地喊:“小周!我们结婚吧!”
   
    听清他喊的什么,瞬间索克萨尔唇角的温柔笑意更深了些,眼中闪烁的满是寒光。
   
    夜雨声烦罕见地一言不发,手按在腰间的冰雨上,通身寒冷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压得周围的人喘不过气来。
   
    如果你好久没见过的心上人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还拉着别人的手!还亲了别人!还跟别人求婚!你是气炸、还是气疯、亦或者干脆气变态?
   
    烦烦怒极反笑,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闪烁着寒光,琥珀色的眼里一片锋锐,似乎能把一枪穿云活活撕了!
   
    索克萨尔永远那么冷静,说实话,除了前些时候夜雨声烦和君莫笑的关系被他知道的时候不淡定过一回,其他时候连一直在他身边的夜雨声烦都没见他破过功。
   
    他按下夜雨声烦不自觉就要出鞘的冰雨,轻轻摇了摇头。
   
    夜雨声烦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心直口快:“头顶快绿成青青草原了,队长,你这都能忍?!完了完了,是不是气糊涂了?”
   
    “少天。”索克萨尔无奈地抿了抿唇,“你看不出叶修他是故意的吗?”
   
    “那你右手是什么?”夜雨声烦就呵呵了。
   
    即将成形的死亡之门在术士的右手心不断旋转着,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击打出去半个花神祭是不是都得顷刻毁成一片废墟!
   
    索克萨尔难得有些尴尬:“知不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生不生气……又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22)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