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二)“你就那么想从我身边逃开……”

    叶修就这样在雷霆暂时住下了……
   
    开玩笑,他要是住下,谁陪周泽楷去花神祭?难道要放人家鸽子吗?
   
    周泽楷也许不会在意他的一次失约,但好歹是轮回的队长,探究一下原因总是免不了的,到时候不就要全线暴露了?
   
    叶修急中生智,一个天讯拨给陈果,让她配合一下。
   
    虽然绞尽脑汁想从肖时钦身边走脱,但不可否认他心里有些舍不得。
   
    肖时钦是真把他当熊猫一样,护着、宠着、无一处不贴心、不妥当。
   
    叶修堂堂一个斗神,自然不会像平常小女生那样坠入恋人的温柔陷阱,从此无法自拔。但有人这么掏心掏肺地对你好,你能拒绝?
   
    那也太残忍了。
   
    黄少天已经回去了,他是带着一头雾水走的,叶修无暇顾及他会不会在喻文州那儿露馅了,因为肖时钦正满眼认真地看着他,问:“黄少天还说了,你和喻文州关系也不一般,怎么回事?叶修?”
   
    这要我怎么回答?爱过?
   
    叶修想一想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黄少天也就罢了,再来一个喻文州,因为恋人的背叛心里压抑的怒气值无限趋近巅峰的肖时钦不把他活撕了才怪。
   
    但,要说谎吗?
   
    真心换真心,虽然叶修暂且给不了肖时钦真心,但也绝对不想骗他。
   
    “我跟喻文州也好过,不久前分的手。”
   
    肖时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在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后,还是他先开了口:“那黄少天呢?分了吗?”  
   
    “嗯。”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喻文州和黄少天好像没有一个死心的样子。
   
    “他们还不死心?”肖时钦强压下怒气,回想起一向乐观的黄少天伤心到没边儿的样子,状似冷静地问。
   
    “……嗯。”
   
    “你个招蜂引蝶的。”肖时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再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叶修莫名想起韩文清,难得有些害怕,怂怂地乖巧地点点头。
   
    光这六个人就足够他应付地焦头烂额了,哪里还会主动再给自己找麻烦?
   
    肖时钦一直藏在桌子底下突然放上了桌面,他手里拿了两张票,“和我一起去吧?”
   
    叶修一看这熟悉的花纹就知道是花神祭的票,可他打算约周泽楷去然后提分手的啊,自然不可能答应肖时钦了。
   
    这时候叶修的天讯亮了,是陈果和周泽楷同时发来的消息。也是,这都吃过晚饭了,他还没回去,周泽楷该着急了。
   
    但当着肖时钦的面他不可能给周泽楷回消息。
   
    他看了肖时钦一眼,没有顾忌地就把陈果的天讯接起来。
   
    逐烟霞:叶修你个混蛋又死哪儿潇洒去了?这都快比赛了,你倒是快回来啊!!!
   
    叶修心下一凛,接下来,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刻!
   
    他颇有些为难地不留痕迹地瞥了肖时钦一眼,但一直盯着他看的肖时钦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叶修用无奈的口吻回过去:我暂时回不去。
   
    那边立刻吃炸药一样秒回回来。
   
    逐烟霞:我不管!还没浪够啊?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想撂挑子躲清闲哪有那么容易?!
   
    叶修就开始跟陈果各种扯皮,陈果的态度也很坚决,就是要叶修立马回去。
   
    叶修心里给她点了一百个赞,面上不显。
   
    肖时钦终于主动开口了:“兴欣的人催你回去了?”
   
    叶修不知所措地点点头。
   
    “那就回去吧。”肖时钦风轻云淡地点点头,把票收回去。
   
    叶修不可置信地眨眨眼,肖时钦怎么那么容易就放人了?
   
    但他不会傻到问出口,未免多生事端。
   
    等叶修走出门,肖时钦盯着手里的票发了好久的呆,一直到夕阳西下,屋里昏暗一片。
   
    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消逝在天边的时候,眼前突然暗下来,夜,来了。
   
    一点、两点、渐渐连成一片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下来。
   
    可肖时钦不懂得欣赏这杂乱又美妙的大自然的乐章。
   
    他的心里,始终藏了多年前与叶修初遇那一天的雨声,然后再也不懂得欣赏之后的任何雨天。
   
    直到雨下大了,从敞开的门泼进屋里,溅到肖时钦身上,一片冰凉,他才蓦然惊醒,黯淡无光的眸子茫然地看向叶修走出去的方向,喃喃地低语:“你就那么想从我身边逃开……”
   
    叶修没有回兴欣,而是赶去了轮回。
   
    周泽楷已经等了很久,听说要不是江波涛和其他轮回队员死死压着,他就放心不下要出来找了。
   
    “我能出什么问题?”叶修收起千机伞甩了甩上面的水珠,哭笑不得地看着紧张兮兮的周泽楷,“是肖时钦太热情了,非要留我吃饭。”
   
    他这话也没说错。
   
    当天晚上,叶修还是和周泽楷一起睡的。
   
    枪王大大美颜盛世,然而叶修近距离地看着,脑海中挥之不去却是肖时钦的脸。
   
    他不知道,此刻在雷霆的肖时钦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他以前经常梦见,和叶修确实关系之后不曾再做过的梦。
   
    那也是一个雨天。
   
    天很阴沉,他从森林走出来,带着满身血气狼狈地朝雷霆的方向走回去。
   
    他的眼睛被强光弹射伤,处于半失明状态,耳边一直嗡嗡作响,看不清前路,一路走得有些磕磕绊绊。
   
    同来的十二个队员,只留下了他一个。作为雷霆刚上任的队长,服他的人本就不多,第一次出任务就这么惨烈地收尾,回去指不定有多少冷嘲热讽。
   
    然而他却浑然不在意,逝去队友的一张张了无生气的脸在他面前不断回旋,让他整个人都魔怔了一般……这是他第一次离生离死别那么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来自现世的残酷。
   
    一场雨适时地下了下来,好像要浇熄他所有的焦躁不安,又像在替他宣泄心中压抑的所有情感。
   
    他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站在雨里一动不动,任豆大的冰凉刺骨的雨点打在身上,闭上了眼睛,脸上湿了一片。
   
    无数的人和他擦肩而过,诧异地匆匆瞥了他一眼,然后朝远处渐行渐远继续着自己人生的奔波,他没有理会,只是沉浸在这场如倾盆大雨泼洒的晦暗阴霾里无法自拔。
   
    他一动不动地站了好久,任大雨冲刷干净一身的血腥。
   
    突然耳边清晰的雨声变得模糊起来,他一惊,猛地睁开眼回头------
   
    就对上一双散漫的眼睛,虽然散漫,但噙满笑意,好像能融化一切阴霾。
   
    肖时钦的瞳孔微微收缩起来,呼吸一滞。
   
    “没带伞啊?你是雷霆的?刚好我也要去雷霆,送你一程。”来人漫不经心地歪了歪头,也不等他的回答,一手撑着伞一手拽着他就往雷霆走。
   
    那般不容拒绝地姿态,就是一个古波无澜的侧脸,好像沉静地走过了世间的风风雨雨,看遍了人间的姹紫嫣红,之后,心如止水。
   
    肖时钦瞬间好像抓住了脑海中一个模糊的念头,但无暇去细想那是什么。他满心满眼都被这个突然闯入视线的陌生人所充斥了,就因为一个雨天的一把伞……
   
    他,动心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也许那个时候,无论是谁给他打一把伞,都会像一束光照进他布满阴霾的心间,可那么多人,偏偏就是叶修,偏偏只有叶修,只有叶修为他停下来了。
   
    人不可能使时光倒流,那些过去的都是既定的事实,你可以遗忘,但不能改变。
   
    叶修也做了同样的梦,梦里他为站在雨里的落魄的青年撑起一把伞,梦醒,怅然若失。
   
    肖时钦。
   
    如果当初不是我该有多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周泽楷看着他,也只是看着,没有出声。

评论(8)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