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十一)“只要你说不是真的,我就信。”

    叶修在树底下吹了半天冷风,突然灵机一动,绕到雷霆的后墙手一撑就翻了进去。
   
    刚一落地……
   
    “叶神?!”被正匆匆忙忙赶去前厅接待蓝雨来客的戴妍琦目瞪口呆地撞了个正着。
   
    私闯民宅还被抓个正着,但叶修半点不见尴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笑眯眯的问她:“肖时钦人呢?”
   
    “队长在研究室。”
   
    叶修听着有些稀奇:“我刚刚在门口看到蓝雨的来了,怎么?他这都不出来接待一下的吗?”
   
    戴妍琦摇摇头:“队长在研究室的时候,向来不让我们进去打扰的,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
   
    叶修看她行色匆匆的样子,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先去吧,别让人感觉怠慢了。对了,我来了的事别说出去。”
   
    等戴妍琦走后,叶修随手在路上抓了个雷霆队员问到研究室在哪。
   
    可等站在研究是个门口,他才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既然肖时钦这么吩咐他的队员了,肯定是不希望别人随随便便进去打扰他的吧?
   
    可也没办法呀,叶修这任务还有时间限制,零件现在不能亲手交到肖时钦手上,他怎么按时赶回去?
   
    他掂了掂手中的零件,默念道:希望你足够重要吧。然后推开了研究室的大门。
   
    四下交叉的几个光柱提供了全部照明,衬得围在中间的肖时钦倒不像是在摆弄机械,而像是什么神庙的祭司。
   
    肖时钦的眉眼沉静,认真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像忘了外界所有一切纷扰。
   
    他没有因为叶修突兀的闯入而停下灵感的火花在指尖零件上的碰撞,行云流水的动作只是顿了一下,声音听不出喜怒:“没有重要的事不能进来,你不知道吗?”
   
    叶修尴尬的笑笑:“不知道这零件算不算重要?”
   
    他看了看工作桌上有块空的地方,顺手把零件往上面一放,然后带着一脸不真诚的歉意道:“既然东西送到了,那我先走了。”
   
    肖时钦一愣,叶修的声音他怎么会听不出来?于是停下手中的活,顿时眉眼柔和起来:“是你来了,不多留一会儿吗?”
   
    叶修正要回答,按在桌子上的指尖突然被什么扎了一下,痛感不强却酥酥麻麻的。
   
    肖时钦瞳孔一缩,三两步过来一把拉过他的手就往水盆子里浸。
   
    “你啊…小心点,我这儿有些东西很危险的。泡十分钟,千万不能提起收回手,听到到了吗?”
   
    叶修愣愣的点点头,随意地往旁边的矮桌上一坐,手还是伸在水盆里,四下打量了一会儿,然后无聊看着肖时钦继续工作。
   
    肖时钦手下的零部件愈发精细,已经能看出一个大致雏形。
   
    叶修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呢?”
   
    “很简单的回翼飞镖,做给新人的。”
   
    肖时钦没有半点不耐烦,他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审美不错嘛。”叶修难得主动开口夸人,因为这飞镖确实挺好看的。
   
    就这么短短几句话的时间,肖时钦已经把飞镖组装起来了。听他这么说,肖时钦把装好的飞镖往桌上一搁,然后走到他身前随意地坐下:“任何事情用心去做,精细地做,出来的结果都不会太难看。”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大兄弟,你这话我没法接。
   
    “不过我的审美确实挺不错的。”肖时钦仿佛没有察觉他的尴尬,自顾自地往下说。
   
    “?”
   
    对上叶修疑惑的眼神,肖时钦露出一个有点怀念的微笑,眼神飘忽的好像在想什么久远前的事:“要不然,也不能第一眼就看上你啊。”
   
    叶修心跳突然漏了一拍,更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干笑两声转移话题:“呃,我在门口看见蓝雨的人来了,你打算去接待一下吗?”
   
    “蓝雨的人?”肖时钦诧异地问,“他们谁来了?”
   
    “黄少天。”叶修摸摸鼻子。
   
    “哦,那我是要去的了。你呢?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叶修不能再果断地拒绝,引来肖时钦奇怪的眼神。
   
    叶修也发现自己这种态度让人感觉不对劲,急中生智地解释:“额,我和他有点过节。”
   
    肖时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黄副队,前些日子兴欣的叶队来过,跟我提起过你。”肖时钦状似不经意地套话。
   
    黄少天一愣,看起来挺开心的:“真的?叶修来过雷霆啊,你们聊天还会聊起我啊,那他跟你怎么说我的?”
   
    肖时钦不动声色地一挑眉,哟,这反应可不像是有过节的!他神色如常地回了一句联盟内对黄少天的万金油评价:“话多。”
   
    黄少天笑脸一下子垮下去,有些闷闷不乐:“就不能发现一下我身上的优点吗?话多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肖时钦察觉出不对味儿了,诈他:“他还说你们的关系挺不错的,额,挺不一般的。”
   
    黄少天一惊,压低声音:“他连这都跟你说啦?!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跟我们队长关系也不一般?”
   
    肖时钦又困惑了,这又扯上喻文州什么事儿啦,“他说得不清不楚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要不然,你详细说说?说不定还有我能帮上忙的。”
   
    黄少天叹了口气,语气很难过:“感情这种事情,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但也知道只能自己解决。唉,既然他都跟你提过了,那跟你说说也没什么不好,省得我心里一个人憋闷的慌。”
   
    ……感情?
   
    肖时钦眯起眼睛:“愿闻其详。”
   
    “我跟他,是在冬天认识的。”黄少天难得不复平常活力四射的样子,显出有几分珍重来:“那时候刚加入职业队,天不怕地不怕,感觉冠军都唾手可得,奖杯就放在那儿---一个手的距离,就等着我们去拿。”
   
    “那时候心里眼里啊,心高气傲的不得了。再后来……不是在真实的赛场上,只是路上碰见了,我还不知道他是那个斗神叶秋,正好我们俩都无聊,就说来一场吧。”
   
    “我的冰雨刚到手,附起魔力的那一刻感觉自己都要无敌了,然后……被他狠狠收拾了一顿,真的一点都没有留手。”
   
    “我就开始感觉,啧,这个人怎么这么强。然后就开始注意他,经常约他一起打架,直到在赛场上遇见。我有点诧异,又有点恍然,这么强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名气,但是他是叶秋,着实让我很惊讶。”
   
    “之后我们经常有联系,中间发生了不少事情,好像很自然而然的,我就喜欢上他了,因为他真的很好,越相处就越喜欢,越喜欢就越压抑不住,来打算一辈子不说出口的,但我还是给他表白了。”
   
    “他答应了。”
   
    “我激动地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没睡好。”
   
    “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我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礼物了,但什么都不满意,到最后还是缠着队长教我做巧克力送给他……很俗气吧,尤其我的手艺的确不怎么样,但他很给面子的全吃完了,他说很好吃,当时我信了。”
   
    “……突然听说他跟嘉世闹翻了,他却没有告诉我,我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我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可嘉世让他受了委屈,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忍不了,也没想忍,所以……”
   
    肖时钦面无表情地听着,紧紧攥在身侧的手都掐出血丝了,然而他浑然不觉。
   
    “……别说了。”
   
    黄少天一愣:“呃,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肖时钦毫不顾惜自己作为一个机械师命根子一样的双手,一掌拍碎面前的桌子,扬长而去。
   
    留下一脸茫然的黄少天对着桌子的碎片不知如何是好。
   
    ……
   
    叶修看着肖时钦突然一脸冰霜地大步而来,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肖时钦死死盯着叶修有几分释然的脸,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般问。
   
    这个“他”,很显然,就是指黄少天了。
   
    叶修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难受,别过头不敢正面回答:“你觉得呢?”
   
    肖时钦突然上前两步,直接上手强迫叶修和他对视:“只要你说不是真的,我就信。”
   
    叶修叹了口气:“有意思吗?”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肖时钦把他困在墙角,如困兽一般低声嘶哑:“所以你连骗骗我都不愿意了是吗?!我对你真心以待,你呢?既然你连对我说一两句骗鬼的好话都欠奉了,那我要你如实回答我,你对我又有几分真心?!”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事已至此,我们也就到此为止了,你总不会因为我对你有那么一两分好感就既往不咎吧?”叶修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把话说死的。
   
    这样一来,他和肖时钦之间就是真的再没有可能了。
   
    短短这么几天的相处,不足以让叶修喜欢上肖时钦这个人,但某几个瞬间的动心是不可否认的,这种感觉离喜欢只有一步之遥,却永远不会变成喜欢。
   
    可就是这种程度的动心,让他在辜负肖时钦的这一刻,心里极不好受。
   
    他沉浸在尘埃落定的苦涩里,直到耳边低低传来一声:“我会。”
   
    叶修蓦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骂他:“肖时钦你是不是贱?!”
   
    他开始有点慌了,有些事情已经脱离掌控,具体慌什么叶修自己也不知道。
   
    明明错在叶修,他骂起人来倒是依然理直气壮,骂完自己却又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他不相信肖时钦是这样心眼大的人,这都可以不在乎,或者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肖时钦了。
   
    “是啊,我是贱,我想把黄少天按在地上打一顿,但我顾忌蓝雨势大;我想把你按在床上操一顿,但我顾忌你不愿意;我也想潇洒地和你说分手,但我……但我怕错过了你,会后悔一辈子。我总是要顾忌很多事情,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要你还喜欢我,过往种种,我都可以不在意。”
   
    叶修哑口无言。
   
    他这种沉默,却被理解成无言的拒绝,肖时钦急了:“我建议你还是乖乖待着我身边比较好,只要你敢走出雷霆一步,我立马带人和蓝雨不死不休!”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叶修却不觉得这是威胁,更像是示弱,肖时钦开始乱了,不择手段也要把他留下,根本不计较后果。
   
    “如果你说话的声音平稳一点,这个威胁可能更有说服力。”
   
    肖时钦瞬间沉下脸,松开了手,转身往门外走去。
   
    叶修看他是动真格的,一下子就懵了,下意识一把拉住他:“行,我留下。”
   
    肖时钦没有甩开他的手,也没有回头,只是闭上眼睛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状似淡然地说:“我知道不应该勉强你,但我是个很自私的人……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再说了,是你先来招惹我的,所以,我说什么也不会放手。”
   
    “不管是黄少天,还是整个蓝雨,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无论要和谁争抢,无论要和谁作对,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这样的话,叶修已经是第二次从他嘴里听到了,这一次又和上一次不一样。
   
    “我不值得。”
   
    叶修说的是心里话,肖时钦这样深沉的感情,值得留给一个能承诺他一辈子的人,这个人显然不会是他。
   
    “我知道你不值得。”肖时钦半点没给他留面子,“可当初过来给我打伞的不是别人,偏偏就是你,我能怎么办?那么多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那么大的雨,偏偏只有你为我停下来了,我能怎么办?”
   
    “也只能喜欢上你了啊。”
   

评论(18)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