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九)为了队长,他们容易吗?!

   
    ……
   
    叶修推门进来见没有人,就坐在椅子上地等着,不一会儿从侧边门缝里漫过来缠住他小腿的雾气就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好像,还带点铁锈血腥味儿?于是走过去把那侧门推开,一阵水雾顿时扑面而来……
   
    “谁?!”简单到极点的问话里暗藏杀机,原本差点睡着的周泽楷被这脚步声一下惊醒,本能地往放在浴池旁边的枪摸去!
   
    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反射性地三两步上前,把周泽楷连枪带手按在了岸边!
   
    “前辈!”周泽楷的脸被氤氲水汽熏蒸地红扑扑的,刚才还杀气腾腾高冷地不得了,看清来人是谁的瞬间整个人就呆萌起来。
   
    他顺着叶修半跪着的姿势,用还滚落着水珠的修长右臂惊喜地一把抱住了叶修的腰,颇为孩子气地把身上的水滴都蹭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一惊就想推开他,却因为他没穿衣服,故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来自另一个人温热的体温,隔着薄薄一层被打湿的布料,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好像能把心都捂化了。
   
    叶修不自然地拍拍他的手背,“小周,你先放开。”
   
    周泽楷特别乖、特别听话地放开了,隔着缥缈的水雾趴在池边仰着脸,眼睛亮晶晶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扯着他的衣角小小声说:“想你了。”
   
    叶修猛地瞳孔一缩,这一瞬间,他几乎能听到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声!
   
    他掩饰般地咳嗽两声,“咳,那个…你先洗,我出去等你。”
   
    ……
   
    江波涛踌躇在站在周泽楷门前,伸出去敲门的手犹豫再三不知道该不该落到门板上。
   
    万一他这么贸贸然地闯进去打扰到里面的两个人怎么办?
   
    等等!江波涛对自己奇怪的想法吓地眼皮一抽:他进去了能打扰什么呢?还是说他潜意识里认为队长和叶修共处一室会发生点什么?!
   
    他惊恐地甩了甩头,似乎想把脑海中奇幻的想法甩出去,立在原地深呼吸三秒复又朝门伸出了手……“砰砰砰”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不过不是队长,是叶修。
   
    叶修懒散地把门掀开了一点,挑挑眉似乎对眼前人的到来感到奇怪:“小江啊,什么事儿?”
   
    “哦、哦,也没什么事儿。”江波涛的来意是好的,“我不确定队长在不在,怕您来了扑了个空,所以放心不下还是想来看看。队长在吗?”
   
    叶修点点头:“在。”
   
    江波涛闻言笑起来:“那就好。”语罢抬脚就要往里走。
   
    叶修好似没察觉他想进门的意图,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依旧一脸微笑。
   
    这下江波涛察觉不对劲了。
   
    两人相视一笑,友好地点点头。
   
    江波涛状似不经意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想换个角度透过缝隙看看房间里面的情况。
   
    叶修极其自然地换了条腿支撑全身的重力,好巧不巧把江波涛的视线挡了个严实。
   
    废话!不挡能行吗?!周泽楷在里面刚洗完澡正在穿衣服,这本来挺正常一个事儿,不用避着江波涛。问题就是叶修也在,被江波涛发现他和他们队长待在一起倒是没什么,毕竟还是江波涛自己亲自指的路,可其中一个要是没穿衣服,被人撞见真是八张嘴都说不清。
   
    你说直言周泽楷刚才在洗澡就好了?
   
    大白天的他为什么要洗澡?怎么想怎么都有问题,要是江波涛思想污一点,指不定以为这是事后……
   
    咳咳。
   
    江波涛越想越感觉不对劲,与叶修表面和乐地又相视一笑,然后一言不合地踮起脚尖就往里看。
   
    这时候门口的动静也被周泽楷发现了,察觉叶修不想让江波涛进来的意图,他难得主动开口:“江波涛,别进来。”
   
    江波涛闻言不再往里看,只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干脆直接问出了口:“队长,为什么呀?”
   
    周泽楷很耿直地回答:“衣服没穿好。”
   
    江波涛瞬间惊悚,看叶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什么?!没穿衣服?!!这两个人是在里面干了什么?!!!
   
    叶修看着江波涛瞬间明悟、震惊加了然的神情,直想给周泽楷跪下……恐怕明天轮回的留言就该满天飞了!
   
    其实依周泽楷在轮回的受关注度,说不定都不用等到明天……江波涛回去就当机立断地紧急召开了轮回小密室紧急会议。
   
    “让队长接个天讯能乐一整天的人……”
   
    “让队长自发自动和轮回上至扫地大妈下至邻家小妹保持3米距离的人……”
   
    “让队长大半夜想到睡不着跑屋顶上吹冷风的人……”
   
    杜明一脸复杂:“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叶神?!”
   
    “他们是在一起了吗?”
   
    “你觉得可能吗?叶神是什么层次的人,看人会只看脸吗?”
   
    “队长又不是只有脸”方明华义正言辞的反驳他,然后一脸愁苦,“可他闷啊,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也不会追人,想拿下叶神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照你这么说,队长岂不是完全没希望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们队长那性子什么样儿你们不都清楚吗?他看上了谁就是谁,那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这要是他们俩成不了,队长得伤心成什么样?”
   
    “我们得帮帮队长,只有他脱单了,我们才有希望。”只要轮回上下的姑娘都死了嫁给周泽楷的心,他们要脱单那不就是分分钟的事了?
   
    “有道理。”
   
    “说的对。”
   
    “你小子难得聪明一回。”
   
    众人显然想到一块儿去了,心照不宣地嘿嘿一笑。
   
    不知道轮回众人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叶修还是一门心思坚定的要分手,他始终认为脚踏六条船是一种渣男行为,还是尽早解决放他们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更好。
   
    可从江波涛今天的这一行为上,叶修可以切身体会到周泽楷在轮回到底受着怎样的关注。依照周泽楷乖顺的样子分手应该挺容易的,但那之后叶修能不能活着走出轮回就要两说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叶修琢磨着能不能用点什么理由周泽楷骗出去再和平分手,想了想又摸到临走前老板娘塞过来的两张花神祭的票,顿时心里有了想法。
   
    晚饭桌上,叶修状似不经意的问旁边吃得认真的周泽楷:“小周,后天有空吗?”
   
    看着周泽楷放下饭碗很耿直的开始回想起自己的日程安排,叶修没什么表示。
   
    张波涛和同桌的一干队员坐不住了,抽疯了一般狂给队长使眼色:‘说有!!当然要有,就算没有时间硬挤也要有!’这种类似约会邀请前兆的话都不懂得应下来,可把他们给急的!
   
    周泽楷完全没有和他们接上脑电波,自顾自想到了什么为难地开口:“后天,有新人要带。”
   
    “我来带!”吴启一拍桌子站起来,“我最喜欢带新人了,等了好些年今年可算有机会了。你们谁都不准跟我抢啊!”放屁!带新人什么的最麻烦了,那帮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个顶个的能搞事,他又不是微草王杰希…带新人跟带孩子似的,有时候那帮小屁孩犯起熊来,他都忍不住全揪过来打屁股!!
   
    周泽楷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忽又想起:“报表……”
   
    “我来看!”吕泊远视死如归的拍拍胸口,“我以前就一直梦想着要当个会计,要不是进了轮回,现在早就是联盟数一数二的金牌会计了。校对报表什么的最有意思了,我完全做得来,队长请务必放心地交给我!”放屁!那种密密麻麻的天书一样的东西,他多看两眼就想吐!他就一直想不通像喻文州这种人是怎么把这种反人类的东西面不改色地看下去的,真乃神人也!
   
    周泽楷这回是真的愣住了,它不是没见过吕泊远对着报表抓耳挠腮,烦恼直爆粗口的样子。自那之后,他一直没再让江波涛安排吕泊远校对过报表,现在想来难不成是他当时会错意了?
   
    “可是结盟还有个会……”周泽楷十分惋惜地叹了口气。
   
    “我去开!”江波涛泪汪汪的样子吓了所有人一跳,只听他抹着眼泪感慨,“想想也有小半年没见过冯主席他老人家了,也不知道他的心脏病好点了没,人家可一直担心的不要不要的。”
   
    旁边众人恶心地一哆嗦,脸色青白强忍住作呕的欲望:冯主席那张老脸有什么可想?没想到副队这样平时根正苗红还有点怂的一个人,关键时刻这么豁得出去!
   
    周泽楷都有点被他这样子吓住了,答应得很干脆。于是这样一来周泽楷的后天就完美的空了出来。
   
    叶修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见他有时间便觉得好,计划通,摸出门票递给周的一张,笑得和蔼可亲:“那和我去玩儿呗。”

    周泽楷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有些不敢看他,好像生怕他再拿回去一样飞快地接来,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三人有些欣慰,又有些欲哭无泪:为了队长,他们容易吗?!

评论(8)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