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all叶】如何脚踏六条船(三)“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什么都不怕。”

 
    拒绝王杰希的相送,刚从微草回来的叶修有些魂不守舍的,本以为王杰希是个好搞定的,没想到出师不利。
   
    脑海中魔术师灿若星辰的眸子一直挥之不去……叶修有些烦躁地摇摇头,点开天讯。
   
    王不留行暂时划掉,剩下还有……就决定是你了!
   
    肖时钦!!
   
    这回叶修吸取教训,问老板娘要了张地图,总算一路顺顺当当到了雷霆。
   
    结果刚走到雷霆门口叶修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确认了一遍:这真的是雷霆不是霸图吗?
   
    看看这守门的都是一脸凶神恶煞,气压低地人不敢靠近。
   
    “站住!现在谁都不准进!”侍卫视死如归地咽了咽口水,眼一闭、心一横,十分有种地拦在积威已久的叶神面前。
   
    “怎么了?”叶修懵懵的,把扛在肩上的千机伞放了下去……真TM重!
   
    侍卫看到他疑似打算抄家伙,吓地腿一直抖,但想想自己的职责所在,十分敬业地继续问:“你,你来干什么?”
   
    “我找你们队长分…啊不是,我找你们队长有点事儿。”叶修一头雾水地解释。
   
    戴妍琦领着一队人巡逻至门口处,看到叶修有些戒备地说:“叶神还是改日再来吧。”
   
    话音刚落,她的天讯一闪。
   
    “没关系,让他进来。”肖时钦有些疲惫的眼眸在视线触及叶修的刹那闪出一点亮光。
   
    戴妍琦急了,仿佛还想说什么,看到队长唇角渐渐明显的笑意又突然沉默了。
   
    良久,她说:“我明白了。”
   
    被带到肖时钦身前的时候,叶修有一肚子疑问压在心里,看起来雷霆好像出了什么事啊。
   
    肖时钦看出他的疑惑,靠在床头柜上叹了口气:“是出了点事……我们的公会令牌失窃了。”
   
    ……喂,这么大的事儿是你随随便便可以告诉一个外人的吗?!更何况叶修还是兴欣的队长,那么大一个把柄白白给人家捏在手里,肖时钦是不是急糊涂了?
   
    没有了公会令牌,等于战队和公会全面失联,也意味着肖时钦失去了对公会的控制权,要是这时候有谁趁虚而入挑起帮战……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叶修当机立断地说:“我什么都没听到。”
   
    肖时钦低低地笑起来:“你放心,我敢说就代表有后手。其实…我怀疑是公会内部出了问题。”
   
    叶修也严肃起来,认真地想了想,说:“你的位子不稳,需要更有力的班底。”
   
    说是这样说,得力的下属又岂是那么好找的?叶修能拉起兴欣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巧合和运气。
   
    “要不你来帮我?”肖时钦撑着下巴认真地邀请,“队长给你当,我给你打下手。”
   
    叶修无语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肖时钦不可置否地眨眨眼,转移了话题:“陪我去公会看看?”
   
    叶修摇了摇头,上前一把把肖时钦按倒在床上,语气强硬:“你先睡,天大的事儿都等睡醒了再说。”眼里都有红血丝了,为了这个事儿也不知道肖时钦熬了几个晚上了,一点都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雷霆一刻都离不开我。”肖时钦紧握着他的手腕不放,闭着眼睛喃喃地道。
   
    叶修见不得他这个样子,坐在床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还在这儿吗?你要不放心的话我替你看一会儿。”
   
    肖时钦整个人一僵,半晌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好。”
   
    然后他就睡了过去。
   
    一直睡到戴妍琦匆匆忙忙地冲进来,咬牙切齿地说:“队长!偷令牌的人找……”
   
    她的话语在视线触及门内情景的一刻戛然而止。
   
    其实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情景,正相反,还挺养眼的。
   
    叶修坐在床边翻着天讯,肖时钦睡得很沉,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却只让人安心地直叹‘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嘘…”叶修伸出一根如玉的手指笑着抵在唇边,示意她小声点。
   
    ‘这就是队长想要的幸福吗?’戴妍琦突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
   
    “为什么?”肖时钦静静地看了跪在堂下的男子一会儿,语气冷漠。
   
    从雷霆公会创立的时候起,这个男人就一直在。那时候雷霆还只是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公会,是他和其他一帮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一起从最低等任务开始接,招新人、买卖材料…凡此总总皆亲力亲为,一直到现在雷霆才有了这般光景。
   
    别说是肖时钦,连叶修一个外人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
   
    “不甘心罢了……”男人苦笑一声,有些嘲讽地抬起头来,不屑地看着肖时钦,“你以为呢?公会里看你不爽的又不止我一个!给你找不痛快的事,我是第一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平心而论,肖时钦是个优秀的领导者,有能力,有手段,有心胸。但只要他在这个位子上一天,就总会有人想踩着他自己上位。
   
    听了他的这番话,战队这边的人都愣住了。
   
    肖时钦却没什么反应,只是摆摆手让人把他给拖了下去。
   
    他看向兀自沉思一言不发的队员们,“你们也下去吧。”
   
    于是大堂里复归平静,又只剩下肖时钦和叶修两个人。
   
    叶修好歹也是一手领导过嘉世和兴欣两大豪门的人,颇有些感同身受,出于人道主义关心了一句:“想开点,这种事情掌权一天就一天无法避免,不是你做得不够好。”
   
    肖时钦只是笑笑:“我没事。”
   
    叶修忍不住走过去捏了捏他的脸,“你骗鬼呢?笑都笑不像样了还没事,拿我当三岁小孩啊?”
   
    “没关系的,叶修。”肖时钦顺势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怀里,声音有些模糊,“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什么都不怕。”
   
    叶修身形一滞,目光瞬间复杂地难以言喻。
   
    你这让我怎么说得出口啊……
   

评论(12)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