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全职】第一(人)CP(完结)所谓不在沉默中恋爱,就在沉默中变态。

  
    叶修很少在一大清早以这种特别的角度,近距离视奸过自家男朋友。
   
    虽然周泽楷的确很好看。
   
    怕压坏了人,叶修十分自然地从他胸膛上跳了下来,落到了旁边松软被子上一滚……
   
    一滚?!!
   
    喵修惊异地打量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为什么他会突然变成一只长毛白猫?!
   
    周泽楷似乎被它的动作惊醒了,睁开眼看到它蹲在一旁,就十分自然地扯出一个微笑“早”。
   
    喵修下意识的也回了声“早”,不过出口的却是“喵”。
   
    周泽楷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不然怎么从自家猫的一张萌脸上看出了‘懵逼’这个情绪?
   
    “你也…舍不得我?”周泽楷坐起来,把它搂到怀里顺毛,“没关系,有假。”
   
    喵修听的一头雾水。
   
    直到周泽楷要换衣服的时候,呆呆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思考人生的喵修,被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捧着把视线换了个方向。
   
    “不要看。”周泽楷腼腆地揉揉它的头。
   
    喵修很乖的点点头,人性化的用两只爪子蒙住了眼睛,等周泽楷放心地转过身去换衣服的时候,它却悄悄地扭动脖子看过去,大肆欣赏起来。
   
    哇塞,身材好!这腰!这腿!这……停停停!不能再看下去了,它现在怎么说也只是只喵,就算把持不住也不可能缠着枪王来一发……
   
    在周泽楷发现前,喵修飞快地把头扭了回来,一脸乖巧。
   
    等等,周泽楷换的好像是…运动服?
   
    这是打算去晨跑吗,小周…你们家晨跑应该没有让猫陪跑的习惯吧?
   
    喵修一脸生无可恋地跟着周泽楷下了楼。
   
    “要减肥了,”周泽楷掂量了一下捧在手心的毛团子的分量,颇有些愁苦地说,“该没猫要了。”
   
    喵修斜他一眼,似乎在判断他这话是不是在开玩笑,结果却对上他满眼的认真。
   
    好吧好吧,你帅,你说得都对……
   
    周泽楷跑着跑着低头看向旁边迈着小短腿奋力追赶的喵修,不放心地叮嘱:“等我走了,每天坚持锻炼。”
   
    周泽楷什么时候说过那么多话?!累地半死不活的喵修,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玄幻了。
   
    “喵喵?”你要走?
   
    周泽楷仿佛听懂了一般,跑了这么久也没见他喘过粗气,语气真挚地和喵修道了歉,“好像、还没告诉你,我要去轮回青训营了。”
   
    “喵?!”喵修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只猫都懵懵地。
   
    周泽楷折回来把它抱起来接着跑,“前辈乖,会想你。”
   
    前辈?
   
    喵修一惊,周泽楷知道这猫是他?
   
    “喵喵喵!”猫不安分地在他怀里乱扭起来。小周!这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似乎有些无奈,提前结束了今天的晨跑带它回家吃早饭。
   
    一进家门,周妈妈立马接过喵修又亲又抱,一口一个小宝贝儿。显然,这只猫在周家的地位非常之高。
   
    就连早餐都很讲究,高档猫粮,鱼罐头,还有一点小食,分量足足的。
   
    你们这么惯着,猫想不胖都难啊!
   
    它犹豫了一下,还是你挡不住猫躯本能的召唤,欢快地扑上去大吃特吃,朦朦胧胧间听到客厅里传来屋子两母子对话的声音……
   
    “泽楷,有什么不习惯的要打电话来说,知道吗?要和小伙伴们打好关系,不要老是一个人待着,别人问话尽量多回答两句,等一放假就回家来吧,不然我让你爸爸去接你……”
   
    周泽楷又低靡地说了什么,周妈妈心疼地直叹气,“‘前辈’真不能带去,我问过青训营那边的负责人好几次了,人家不让养宠物的。”
   
    喵修思量着自己诡异的境遇,果然还是乖乖待在家里比较安全吧!可周泽楷这个低落的样子……说实话,就连叶修也没怎么见过。
   
    按情况来看,这应该是回到了周泽楷刚进轮回青训营的那一年,但是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之后,并没有听他提起过他有这么一只很宠爱的猫啊?
   
    周泽楷下午就要走了,出门前抱着喵修眼眶红红地,不舍地蹭了又蹭,周妈妈在门外催促,“泽楷,快来,要赶不上报名了!”
   
    喵修鬼使神差地凑上去,对着他尚有几分稚嫩的小脸蛋儿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喵喵!”
   
    周泽楷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把它放到了沙发上,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喵喵~’一声喜悦的猫叫从脑海里传了出来,把喵修吓了一跳,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喵修试探性的跟这个声音交流起来,但无论它说了什么,对方都是以‘喵喵’来回应。
   
    喵修猜,这个声音应该就是这只猫原本的灵魂了,自己的到来使它缩居到脑海深处,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突然冒了出来。
   
    既然沟通不下去,喵修也就没有再尝试沟通,但这个情况显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总是要解决的。
   
    周妈妈照顾地无微不至,当只猫简直舒服极了,弄得喵修一天比一天懒。
   
    直到这天喵修正懒洋洋地摊在阳台的摇椅上晒太阳的时候,突然被穿戴整齐的周妈妈抱了起来,周妈妈兴奋地宣布,“‘前辈’,我带你去S市看看泽楷吧!”
   
    喵修这几天也终于弄清,原来周泽楷的猫就叫‘前辈’,给自家的猫起这么个名字……难道是它多想了?
   
    一人一猫几经辗转到了轮回门口,周妈妈和训练营的负责人愉快地聊起来了,那负责人一直变着法子夸周泽楷怎么怎么好,看样子已经有日后把他吸纳进战队的想法了。
   
    而周泽楷还在训练室里跟着大家一起训练,只是练着练着突然小腿蒙上了一层温热,他低头一看,惊喜不已:“前辈!”
   
    他把喵修抱起来搂在怀里,隔绝了其他人好奇窥探的视线,小小声问,“你怎么来了,想我了吗?”
   
    喵修从善如流地倒在他怀里摊成一张猫饼,软乎乎地喵了两声,‘想。’
   
    周泽楷超常发挥了自己的交际能力,很快的就和教练请好了假,带喵修回了寝室。
   
    叶修挺好奇,这只猫在周泽楷心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很快,周泽楷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
   
    还没有成为轮回枪王的训练营新人周泽楷断断续续地把这几天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骄傲的、失望的、迷茫的、感动的,全部毫无保留地都讲给了喵修听。
   
    朋友!这是猫也许就是周泽楷最好的朋友,也可能是唯一一个知心的朋友。
   
    喵修时不时的喵上两声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
   
    “叶秋前辈,他,好厉害!”周泽楷眼里亮地晃眼,“我……”
   
    他对着一只猫颇有些肆无忌惮地倾诉着自己的少男心事,这些东西不能讲给其他人听,但不说出来绝对会把人给憋坏了。
   
    喵修听地无语,马上还有无语的事发生。
   
    “我不敢,本来…但是你来了,那我们,明天一起去吧!”周泽楷仿佛想要点勇气,把脸埋在喵修软乎乎的肚子上。
   
    明天?去哪儿?
   
    喵修算算日子,哦!明天全明星!
   
    周泽楷作为训练营的纯新人,训练的时间不长,上新秀挑战赛应该还没有资格。
   
    所以他说的去,那就是单纯的去看全明星了,这一届的全明星就在S市举办,重点是:叶秋会来!
   
    结果负责人给了一个大惊喜,和战队那边协商后打算让周泽楷上这一届的新秀挑战赛。战队急需补充新鲜血液,而轮回今年除了他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新人,或者说在他的映衬下,其他新人都拿不出手了。
   
    紧张?害怕?好像没有,至少喵修在年轻的枪王眼里看到的,就只有跃跃欲试的兴奋。
   
    ……
   
    胜负既分后,全场安静地鸦雀无声。
   
    这个颜值与实力并举的轮回新人大放异彩,摧枯拉朽般打穿新秀墙,耀眼地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仿佛要见证另一个王朝的崛起了。”苏沐橙在叶修耳边感叹了一句,眼里满满都是惊艳。
   
    “华而有实,新神要上位了。”另一人感叹唏嘘,“这操作,这意识,我的天呐……新人了不得,得了,又是个变态!”
   
    “队长,你怎么看?”有人问一直眉眼含笑的‘叶秋’。
   
    ‘叶秋’叼着烟点了点头,“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无限的可能性?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叶秋’似笑非笑地一挑眉,“等着看吧。”
   
    ……
   
    “前辈!别乱跑!”周泽楷手忙脚乱地追着喵修想把它抱回来。
   
    喵修坏心眼儿地一路左拐右拐跑到了嘉世的选手通道,把周泽楷也引了过去。
   
    等嘉世众人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轮回那个新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在嘉世的选手通道里堵人?!
   
    这必须不能忍,对手都挑衅上家门口来了!
   
    对上他们凶神恶煞的眼神,周泽楷都懵了!
   
    看他支吾半天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急地呆毛都竖起来了,‘叶秋’颇不忍心地主动上前和他握了握手:“你是轮回今年的新人是吧,今天的新秀赛我看了,打地不错,继续努力。”
   
    “前辈好,”周泽楷鼓起勇气,如打法一般令人过目不忘的脸绷地紧紧的,但还是很帅,“我叫周泽楷。”
   
    等了半天没下文,‘叶秋’为年轻后辈的语言表达能力深深地捉急。
   
    不过,能跟前辈说上话已经让周泽楷很满足了,他捧着喵大爷小心翼翼地供着,一路飘回了轮回。
   
    因为他的出色表现,训练营方面特许他把喵修留了下来,显然周泽楷很开心。
   
    一两个月后,进行时枪王的暗恋之路又遭受到了挫折……
   
    网上的消息真真假假,让人难以分辨,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一直是众人猜测的焦点,网上又有关于他们关系的帖子出水,这回说得信誓旦旦、证据确凿,仿佛确有其事一般,由不得荣耀迷们不相信。
   
    周泽楷低靡了好几天,喵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下意识把自己的小鱼干推过去,想了想又有点心痛地拿爪子扒拉了回来。
   
    周泽楷身上的阴影加深了几分:前辈没了,连喵修都不要他了……泪目!
   
    叶修和苏沐橙那真的是很纯的兄妹情,问题是周泽楷不知道啊!
   
    这时候的‘叶秋’也不会知道在S市有一个暗恋他的后辈因为他的绯闻而黯然神伤,自然也不可能专门跟他澄清一下。
   
    绯闻的主人公‘叶秋’迟迟没有出来发表声明,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的样子,他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也让人摸不清事情的真相。
   
    喵修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周泽楷渡过这段失恋低落期,等他自己想开。
   
    其实……
   
    看着真挺心疼的。
   
    周泽楷抱着它哭的时候,一点点哽咽声强压在喉咙里,眼泪顺着脸颊直往下掉,擦了又流,根本止不住。
   
    他就是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的人,因为捉急的交际能力,其实也没有什么能说真心话的朋友。
   
    在这个时候,叶修作为一只猫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他一个人偷偷抹眼泪,然后喵两声告诉他‘我在’。
   
    脑海里猫原主的声音又冒出来了,凄凄惨惨的呜咽着,好像失恋了的人是它自己一样。
   
    “帮帮他。”猫原主突然恳求着说了一句人话,把叶修吓地不轻。
   
    这个猫好像也只会这一句话,一直重复着让叶修帮帮周泽楷。
   
    ‘怎么帮?’叶修苦笑,‘这个时候的我也就刚知道有周泽楷这么个人,没办法强行撮合啊。’
   
    一天天枯燥单调的训练过去,叶修熟悉的那个枪王渐渐有了雏形,除了世邀赛期间,他很少有机会能这么陪着周泽楷,不是以恋人的身份,而是一对跨物种的朋友。
   
    它费尽心思想让周泽楷和其他人多处处,可收效甚微:一有什么事周泽楷要不就憋在心里,要不就只会跟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的喵修说。
   
    幸好有了个江波涛,如润滑剂一般人周泽楷成功融入了队友们之间,或者说单方面地把队员们粘在了周泽楷的节奏里,轮回的一人战队也初具雏形。
   
    周泽楷职业生涯的第二次全明星就要来了,越是临近,叶修越是紧张不安。
   
    叶修与嘉世内部队员们的矛盾,和俱乐部的矛盾,都已经开始显现了。
   
    而苏沐橙赫然成为了嘉世俱乐部的新摇钱树,嘉世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快速提高她的知名度,让她的人气更上一层楼。
   
    虽然说叶修从不答应参加商业活动,但打打擦边球的事情,俱乐部还是做得得心应手的,比如:炒作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
   
    这件事的高潮就在,嘉世某队员在被记者问到叶修和苏沐橙之间的关系时,态度含糊暧昧,仿佛默认了!
   
    报道一出来,周泽楷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任谁敲门也不开门。
   
    只有在房间里的喵修知道,这次他没有哭,不是他脆弱的小玻璃心变得有多坚强,而是真的有点绝望了。
   
    就是怕他是这个样子,之前它才一直提心吊胆。
   
    第二天,周泽楷仿佛没事人一样,还是照常的训练,一直到几天后,全明星开赛。
   
    他一直没有往嘉世的选手席上看一眼,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不想看见的东西。
   
    喵修其实挺认同他这种做法,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但它和周泽楷自己都明白,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为今之计,要么,让周泽楷抹消自己的心思,要么,帮他追‘叶秋’,依周泽楷这么个性子,再没有第三个办法。
   
    喵修也不知道怎样能让自己动心,唯一知道的可能就只有若干年后的周泽楷本人。
   
    所谓不在沉默中恋爱,就在沉默中变态。
   
    叶修终于见证了一遍,那些曾经让他毛骨悚然的偷拍照片,都是怎么被人一张一张拍出来的……
   
    但是真的亲眼看到周泽楷压抑在眼底的深沉的情感,再看看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是满满的少年心事,都是不能诉说的秘密。
   
    ‘喵喵。’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近来猫原主的灵魂在和他用单调的‘喵’交谈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弱气了。
   
    可它又很急躁,仿佛有很多话想传达给叶修,但出口的依旧只有一声声‘喵’。
   
    同时,喵修也能感觉到这副猫身体越来越虚弱,多走两步路不行,去哪儿都得周泽楷抱着。
   
    喵修冥冥之中仿佛知道了什么,趁周泽楷去训练的时候偷偷把他的手机藏了起来,然后用‘叶秋’的QQ号开始疯狂地敲王杰希。
   
    ……
   
    王大眼:叶秋,什么事?
   
    叶秋:问你个事
   
    王大眼:哦,你问。
   
    王大眼:叶秋?
   
    王大眼:你还在吗?
   
    (喵修用小短腿奋力在屏幕上挪移着)
   
    叶秋:在
   
    叶秋:你知道猫魂出窍吗
   
    王大眼:o_O
   
    王大眼:你是说,猫的灵魂离体?你不是一向不信这些的吗,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叶秋:快说
   
    王大眼:哦。
   
    王大眼:那得是有点修为和灵智的猫才能办到的吧,我知道不少这个事,肯定是有原因的。
   
    叶秋:那人的灵魂能进入猫身体吗
   
    王大眼:听说是可以的…你问这个干嘛?
   
    叶秋:别管
   
    王大眼:哦。
   
    王大眼:那就是猫能把人的灵魂拉进自己身体,因为它们是通灵的,不过这样做很伤躯体,时间长了就不光是猫的灵魂感觉到痛那么简单了,可能会……
   
    叶秋:什么叫时间长
   
    王大眼:三五天吧,一般三五天。
   
    (喵修僵住了,可他和这只‘前辈’共用身体恐怕都要几年了!会给猫的灵魂带来痛苦吗?那为什么它要……)
   
    叶秋:怎么解决
   
    王大眼:人要回归本体,只要赶在猫的灵魂消亡前完成它的愿望就好了。
   
    ……
   
    叶修没来之前,猫只是一只比普通猫聪明些的猫,因为周泽楷有跟它倾诉心事的习惯,它渐渐地居然就把他喜欢‘叶秋’这事儿上心了。
   
    为了给两人制造相处机会,它试图把‘叶秋’拉进自己的躯体让他们相处相处,毕竟泽楷是如此好的一个人,只要‘叶秋’真的了解了,肯定会喜欢的。
   
    ‘前辈’的想法很单纯,可惜它弄错了时空,把几年后出征世邀赛刚凯旋归来的叶修的灵魂给弄过来了。
   
    喵修退了QQ拖着渐渐虚弱的身体往周泽楷那里跑,结果因为眼前发花一头撞上了训练室的大门!
   
    这闷闷沉沉的一声还挺清晰,它很快被人发现抱去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一愣,揉揉它的脑袋,“不痛。”
   
    “喵喵喵喵!”我喜欢你!
   
    我也是叶修,那么,我对你告白有用吗?
   
    喵修四肢无力地摊开,感觉体内的生命力在渐渐的流逝,一股无力感漫上心头,眼圈周围柔软的白毛被泪水打湿了一片,然后脑子渐渐昏沉起来。
   
    ……
   
    “前辈?”
   
    一只略带凉意的手抚上了叶修的额头,轻轻把他睡乱的刘海理整齐了。
   
    叶修有些迷迷糊糊地,“…喜欢你。”
   
    那只手猛地一僵,随后一个温热的吻印在了叶修睡出红印子的半边脸颊上。
   
    叶修眯着眼睛下意识往他怀里钻,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直到被身边的一阵阵抽气声惊醒,察觉情况不对!
   
    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变成飞机上众人围观的对象了!
   
    但叶修脸皮多厚啊,搂着周泽楷就是不放开,“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谈恋爱啊?”
   
    “你有能耐等会儿喊。”又受到来自恩爱狗一万点暴击的王杰希冷冷一笑。
   
    下了飞机后,一大片闪光灯自众人从接机口出来就闪个不停,晃地眼睛疼。
   
    叶修揉揉酸涩的眼睛打了个小哈欠,默默远离了聚光中心周泽楷。
   
    ……这么漫长的一个梦做下来,都让人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区别了,作为一只猫渡过的几年又如浮光掠影般快速回闪过脑海,清晰地仿佛就在昨天。
   
    让人,有些怅然若失……
   
    “冯主席说去主会场集合,晚上有庆功宴。”喻文州挂了电话笑着对众人说。
   
    走着走着,孙翔忍不住了,“为什么要走着去?不能给世界冠军们派个车吗?”
   
    “就两步路,你是多娇气?”唐昊凑过来损他,说着蹲了下去握住了他的脚踝,“还疼不疼?我背你?”
   
    孙翔别扭地转过头,“不用。”
   
    王杰希咬手帕。
   
    一行人路过一家宠物店,透过玻璃有一只懒洋洋的,四仰八叉躺着晒太阳的白色肥猫突然冲叶修欢欣雀跃地叫了起来,“喵喵喵!”
   
    叶修的目光僵住了,不可置信地停下脚步,丢下一脸懵逼的队员们一阵风一样三两下冲到对街……然后猛地推开了宠物店的大门!
   
    可把正在打盹的老板吓了一大跳,叶修扶着玻璃门喘着气,眼里亮晶晶的:“老板,猫怎么卖?!”
   
    -----------END-----------
   

评论(13)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