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全职】第一(人)CP(十四)剩下所有人又停了手中的训练,强势围观!!!

   
    周泽楷遗憾地把呆毛垂下去,整个人蔫哒哒的,以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写同人什么简直是在难为人,而且他既不会P图,又不会画画……
   
    他这副低沉到画风都变了的样子把叶修给看乐了,“真这么喜欢?”
   
    周泽楷抬头看他一眼,不说话。
   
    哦,那就是默认了。叶修点点头,重新起身凑到他旁边,一边不甚熟练地打开手机摄像机,一边伸手搂过他的脖子,‘咔嚓’就是一张。
   
    周泽楷茫然。
   
    叶修把照片发上去冲他笑了笑,“同人图。”
   
    绝对毫无PS痕迹!
   
    ……
   
    “为了配合实时翻译,黄少天,你打字可以随便打,说话必须要精简。”肖时钦和张新杰凑在一块儿研究过后,抬手敲敲桌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可是我打游戏的时候嘴里要是不说点什么就会感觉很奇怪…感觉浑身都不对劲!而且话多话少又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这么些年一直习惯这么讲话一时半会我改不过来啊!”黄少天苦恼地嚷嚷。
   
    “这个…就交给队长了,只要把语速控制在正常范围内就可以。”张新杰转过头征求喻文州的意见。
   
    喻文州点点头。
   
    “还有周泽楷,”肖时钦又调转矛头,看向沉默的枪王,“不禁语音之后,不说话就没有存在感了。实在不习惯话唠的感觉,可以多打打字。我们突击训练一个下午,周泽楷就交给叶修负责,无论如何要好好配合赛方,不然冯主席……”
   
    众人点点头。
   
    叶修训练周泽楷的方式比较简单粗暴,“你就当我也在场上,想想我会说什么然后打出来就好了。”
   
    另外特训的一组就复杂一点……
   
    “少天,我念给你听,”喻文州不知道拿了一本什么书,坐在黄少天旁边,“你提炼出中心意思打出来,好吗?”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双手放到键盘上冲他笑了笑,“队长你念吧,我准备好了!”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喻文州低缓的声音如江南的小桥流水,带着一点烟雨蒙蒙的意味,与往日说话的语气有些区别,听得不真切。
   
    黄少天仔细听着,手下噼里啪啦打下‘我等你来,听你念经。’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黄少天的手僵住了,不由自主地向温和地笑着的队长看过去,喻文州没有理他,只是很认真地接着念。
   
    黄少天:队长为什么选这样一首诗念给我听?这,这不是情诗吗?!完了,心跳地好快,根本淡定不下来啊……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黄少天红着脸,打字速度慢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键盘,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喻文州合上书,眉眼带笑,“少天,好了吗?”
   
    黄少天想了想,手下飞快地全选删除,在一片空白的文档里重新打下一行字,‘我特别喜欢你。’
   
    喻文州愣了一下,复又笑着点点头,“没错。”
   
    ---------------------
   
    那么问题来了……没错究竟是什么意思?
   
    A没错,‘这首诗’是这个意思。
   
    B没错,‘我’是这个意思。
   
    C没错,‘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
   
    最后赛方还是没能限制住黄少天的语速,财大气粗的主办方手一挥,专门给黄少天一个人配备了三个翻译轮换着来。
   
    周泽楷打的字是多起来了,然后几乎拉走了对方所有的仇恨:这个神枪手说话怎么听着那么嘲讽?让人根本控制不住就想围攻他……
   
    而罪魁祸首叶修正为另一件事烦恼着:冯主席把卢翰文等一干新生代打包送了过来,说让这些年轻一代来见见世面,奈何叶修压根儿就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本来这种事儿可以推给王杰希,毕竟他是职业的,王爸爸倒是挺乐意,但是他有另外的事儿要忙。
   
    幸好这些人也都很好忽悠,叶修采取了散养的方式,管吃管住,再除了偶尔指导指导他们的操作技巧,剩下的都让他们自生自灭去了。
   
    于是他们一有空就“蹬蹬蹬”跑上楼来找闲下来的队员们请教,毕竟赛事已经告一段落了,离总决赛中间还有一段比较长的空隙,所谓劳逸结合,这段时间也能稍微放松一下,大家也没有那么忙了,偶尔指点指点这些小萝卜头还是有空的。
   
    卢翰文苦着脸对着电脑,又抬头看向叶修,“前辈,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是‘靠本能操作’,周泽楷前辈的指点实在是太……言简意赅了。”
   
    其他一干毛孩子深有同感地猛点头。
   
    论操作技术,周泽楷前辈绝对是顶尖的,但论教人的技术……每次就说那么两三个字,剩下全靠自己猜,这谁弄的懂啊?
   
    “小周就是在轮回,都从没指点过自家战队青训营的新人,你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叶修啧啧笑了,“……话又说回来,听不懂也不怪你们,有的时候我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仗着周泽楷等一干主力选手都在楼上训练,偷懒到楼下来看看这些小萝卜头的叶修揭起人短来毫不留情。
   
    “至于你们这个…还是熟练度的问题,练到让身体记住每一个技巧、每一个连招、每一个停顿空档和时机。每一次的走位,要想精准,要想确切,要想恰到好处,只要练到让身体记住、练到让手指记住,练出这种手感……这就是‘靠本能操作’。”
   
    玩笑开完,叶修正二八紧的指点起他们来,看他们都听的似懂非懂的,他一琢磨这种东西还是得亲眼看到才能更了解。
   
    他扶着椅背,把卢翰文搁在一边的鼠标拿过来,侧身在电脑屏幕上点点划划打开了对话框……
   
    卢翰文失声尖叫:“前辈你是要干什么?!”
   
    楼上的周泽楷做完日常训练,突然电脑中央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孙翔好奇地瞥了一眼,“哟嗬,这帮小朋友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怎么谁都敢挑战的。”
   
    其他人也被他这一声勾起了兴趣,过来一看,纷纷乐了,原来是卢翰文发来的挑战申请!
   
    “来来来,答应他!让枪王大大教教这些人怎么尊敬前辈。”李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种指导赛他们也常打,那些后辈前来请教时,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还有,卢翰文这小子,平常没看出来啊,语气这么狂傲?
   
    只见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卢翰文:来战!’
   
    简单直接又粗暴,十分有年轻人的朝气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好小子,有志气。”唐昊肯定地点点头。
   
    卢翰文被他这一手弄得都快哭了,这里谁不知道周泽楷跟谁打是根本一点儿不放水的,这不是送上门的找虐吗?
   
    但叶修这样赶鸭子上架,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没过两三分钟,眼看血条就要撑不住了,卢翰文求助的看向旁边的叶修,怎么也给点指点吧?
   
    这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叶修悠闲地开了旁边另一台电脑,用自己的账号敲周泽楷:‘后天一起去吃饭?’
   
    看到他干了什么的小毛头们不明所以,‘人家正pk呢,这消息发过去他肯定一时半会看不到,为什么不等这盘结束了再约……不对,这都什么时候了,前辈怎么还在约别人吃饭?他不是来指点我们的吗?卢翰文可快输了啊!’   
   
    周泽楷看到了吗?肯定看到了啊。
   
    眼看就要赢了,电脑中央突然弹出来一个对话框,这谁看不到?不光是周泽楷,围在他背后看的一干众人当然也都看到了。
   
    “你pk都不屏蔽通讯的吗?”张佳乐纳闷地问。
   
    他这话问的…平常哪有人想不开找周泽楷聊天啊?哪里需要屏蔽什么通讯呢?
   
    “不就楼上楼下几步路吗,叶修怎么约个饭还专门发个消息来呢?”王杰希不解。
   
    楚云秀突然喃喃地出声,“等等…后天,后天好像是情人节啊。”
   
    周泽楷微微瞪大了眼睛,心跳乱了一拍,飞快地回了一句‘好。’
   
    小毛头们颇有些震惊的看到周泽楷这几乎是秒回的信息,有时跟张佳乐一样的疑问,为什么他P K的时候都不屏蔽通讯的呢…不对,不屏蔽也就算了,为什么他P K的时候还一心二用地给人回通讯呢?这未免也太不把卢翰文放在眼里了吧?
   
    然后他们就看到叶修叼着烟施施然地笑了,又对着键盘霹雳啪啦一通打,发过去一句:‘不好意思发错了。’
   
    楼上肖时钦一挑眉,“叶修这是又涮着人玩儿呢?”
   
    “发错了?那他原来想发给谁呀?”方锐多嘴了一句,然后看着周泽楷猛然阴沉下去的脸色讪讪一笑不敢说话了。
   
    “情人节约会嘛,还能发给谁?肯定是给他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情人咯。”楚云秀笑了。
   
    “不是。”周泽楷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闷闷地插嘴,又抬手打下‘T^T’。
   
    张新杰和喻文州敏感地对视一眼,心里颇有些异样。
   
    没等他们想出什么一、二、三来,那边叶修把围在身边的毛孩子们赶走,又发过来消息了,‘你哭什么?’
   
    ‘饭,没了。’周泽楷面无表情回过去。
   
    ‘只是这样?’
   
    ‘媳妇儿,也没了。’周泽楷旁若无人。
   
    叶修额上青筋直跳,‘行啊,能耐了,我的话你当耳旁风吗?’
   
    他三申五令警告过周泽楷:绝对不准叫他‘媳妇儿’!可这人就是怎么改都改不掉。
   
    ‘当枕边风。’
   
    ……
   
    “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张新杰神色复杂地推推眼镜。
   
    方锐指指屏幕上这暧昧到不堪入目的对话,神色颇有些玄幻感,“你…你们…”现在的直男之间都是这么开玩笑的吗,难道他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吗?
   
    周泽楷很无辜地一歪头,笑了。
   
    叶修根本不知道他和周泽楷的聊天实况已经在某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下闪瞎了很多人的狗眼。
   
    他只是看着卢翰文已经成功挂了,在再三保证情人节一起出去吃饭后便结束了和周泽楷的对话,“把这一场复复盘?”他挑眉提议。
   
    毛孩子们当然没有意见,于是所有人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卢翰文是怎么被周泽楷一路押枪押上西天。
   
    自从被周泽楷的子弹打到天上起,他就一直没有落下来过,直到血条清零。
   
    可怕!这种控制能力,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卢翰文又受了一遍打击,他不明白叶修为什么要让他再看一遍自己是这么行云流水地被人解决掉的。
   
    这种根本不对等的战斗可以说一点指导意义都没有!
   
    “你似乎忘了一点------他刚刚一直在跟我聊天。”叶修敲敲他的桌子,笑着点醒了他。
   
    所有人一下子恍然大悟。
   
    没有真正的一心二用,人的注意力肯定是有侧重点的,如果周泽楷把注意力放在了聊天上,那他的操作……
   
    看着他们一脸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不可置信的样子,叶修点点头替他们说了出来,“靠本能。”
   
    卢翰文沉默了一会儿,点开方才对战的视频,又反复看了起来。
   
    叶修欣慰地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扬长而去,远远丢过来一句,“光靠看也是没有用的,本能得靠练出来。”
   
    结果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被人堵住了。
   
    周泽楷抱着手臂靠在墙上,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也不知道偷偷听了多久了。
   
    “你在我面前是越来越懒得装了。”叶修扶额轻笑。
   
    以前那个腼腆又乖巧,随便逗两句就会脸红的周泽楷……一去不复返。
   
    周泽楷就当没听到,顾左右而言其它:“前辈,我也不懂‘靠本能操作’,教我?”
   
    他一脸认真,看着不像在说笑。
   
    “瞎贫什么贫?”叶修算是明白什么叫切开黑了,毫不客气的直接上手扯了扯他帅气的脸蛋。
   
    周泽楷任他扯,只是很单纯地看着他。
   
    看得叶修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难道他是真不知道?
   
    说笑呢?
   
    “我也不知道。”叶修一摊手,睁眼说瞎话技能满点地陪他玩。
   
    “那我教你。”周泽楷突然凑近……这个距离很危险,就在叶修以为他要亲下来的时候,他只是手顺势往下伸紧紧扣住了叶修的手腕,拉着他就往顶楼跑!
   
    顶楼也是训练室,只是因为赛事接近尾声大多数队伍都已经淘汰了,最楼上几层训练室便空了下来。
   
    “账号卡?”他停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门口询问地看着叶修。
   
    叶修靠着墙微微喘着气,无奈地从口袋里摸出账号卡晃了晃,“这儿呢。”现在才问不会已经晚了吗。
   
    周泽楷突然发神经把他拽上来,不会只是想和他打一场吧?
   
    然后枪王大大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还真就是这样!
   
    这两个人本来实力就在伯仲之间,一时半会战况胶着着,根本分不出胜负。
   
    “小周……”叶修分心偏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却骤然撞上一双迷一样的眼睛,抹去平时带着温柔的水光潋滟后就像深渊一样,深不见底。
   
    视线交缠的刹那他吻了上来,依旧只是最简单的唇与唇的相贴,他们曾做过比这更亲密的事,但就只是这样最纯粹的靠近、呼吸交融在一起,放地无限大的心跳声瞬间盖过所有一切!
   
    一下子什么话都淹没在唇齿舌间,仿佛再听不到什么,眼前的所有事物都蒙胧起来,只剩两双饱含爱意的眼睛在彼此眼中倒映地格外清晰。
   
    屏幕上一枪穿云与君莫笑的战斗仍在继续,火花四溅毫不留情,叶修回过神来,却没有推开他,只是余光瞥着屏幕加快了攻击节奏。
   
    周泽楷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虽然目光一瞬都没有从叶修脸上移开,但掐着时间大招出手把君莫笑的血条砍下来好大一截儿!
   
    ……
   
    楼下还在兢兢业业训练的众人……
   
    “周泽楷和叶修怎么突然打起来了?”黄少天一愣,“哇塞,你们看到了没?这打的真是激烈啊…明显动真格了!他们是怎么了?yoooo!这个走位够风骚啊,老叶真是…等等,啊!周泽楷还有这种招?我怎么没见他使出来过?都这时候了居然还有藏着掖着的!”
   
    剩下所有人又停了手中的训练,强势围观!!!
   
    “周泽楷刚刚出去了,是去找叶修了?”喻文州若有所思。
   
    ……
   
    战况越来越激烈,叶修却只剩单手在键盘上梭巡,爆手速爆地只剩残影!烂熟于心的招式在指尖灵活地迸发出来,千机伞像橡皮泥一样在他手心不断变化着形态。
   
    可他愣是一直突不破周泽楷的火力封锁,枪王单手操纵的双枪威力竟似有不减反增之势!
   
    一点点热度如星火燎原,次元壁的两端在某个瞬间接通在了一起,荣耀即战争,爱情即战争,这两个闲人今天看来是非要分出一个胜负不可,无论是屏幕里,还是屏幕外。
   
    什么叫真正的‘靠本能操作’?无论是指尖技巧炉火纯青演化作的本能,还是喜欢就会彼此靠近占有的本能,周泽楷都顺遂地遵循着,从不曾掩饰。
   
    叶修终于有点明白了……
   
    周泽楷想要的‘光明正大’从不是想要叶修把他们的关系昭告天下,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意光明正大地告诉叶修。
   
    平局!!
   
    三次元的互相退让,二次元的针锋相对,最后的结果都只有这一个。
   
    “学会了吗?”周泽楷低哑的尾音带起一阵轻轻的震动,让叶修不由自主地捂了捂发麻的耳朵。
   
    叶修搓着耳根斜他一眼,没理会他这近乎调戏的话,转而臭不要脸地提了个要求:“不准赢我。”
   
    荣耀比赛,输赢各凭本事,本来没什么好讲的。叶修说的这话,也不是要周泽楷在赛场上相让……要是他敢放水,第一个生气的肯定是叶修自己。
   
    可今年叶修已经退役了,以后都没条件亲自上场打比赛,显然这句‘不准赢我’说的不是赛场上。
   
    周泽楷真是个守信用的男人,说不准赢就不赢,方方面面都注意着能‘不赢’就‘不赢’,这到是把叶修弄得哭笑不得。
   
    ……

评论(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