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全职】第一(人)CP(九)“队长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对你好的!”

   
    可也有纯友谊组合:比方说方锐和唐昊,这下可给他们坑惨了。
   
    磕磕绊绊也算成功猜出不少词的两人终于迎来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看到词的一刻方锐脸都绿了,随着台下观众和台上主持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起哄声,方锐一副“哔了狗”的样子,对着唐昊扭扭捏捏地比划,“就是…两个人好上的时候,一般都这么说。”
   
    唐昊神奇地一下就听懂了,然后一张脸涨成猪肝色,人干事?!这让他以后怎么面对方锐这张贱兮兮的脸?万一林敬言拿刀砍他怎么办?!(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方锐见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没听懂,只好又挤眉弄眼地比划了一遍。
   
    唐昊努力了半天,咬咬牙,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我…我……”完蛋,还是说不出口。
   
    时间也到了,两人莫名松了一口气。
   
    主持人连忙来救场:“看来唐昊大大和方锐大大还是害羞了点。”(看!这才是直男该有的反应嘛,前面两组是怎么回事儿?)
   
    也许是这俩人走回来的时候表情都太悲壮了些,剩下还没上的人心中纷纷敲响了警钟。
   
    周泽楷和叶修坐在小角落里独善其身,耳机里放着不知名的歌,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叶修戳戳他,比口型问道‘有糖吗?’
   
    周泽楷点点头,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把椰子糖递过去。
   
    叶修不客气地全拿走了,剥了一个吃着嘴甜,瞥瞥一边低眉顺眼的周泽楷,觉得良心有点不安,极为自然地塞了一个进他嘴里。
   
    黄少天隔着喻文州看着他俩,那意思: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叶修明白今天是不可能吃独食了,便妥协地笑了笑,打算分他一个。
   
    只是刚递给喻文州让他帮忙传给黄少天,喻文州却作出恰到好处的惊喜表情,笑着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就自己吃了,后就自己吃了,就自己吃了,自己吃了,己吃了,吃了,了…
   
    黄少天不干了,忘了别人带着耳机根本听不到他讲话一样为自己讨要说法:“队长!你怎么抢我糖吃呢?”
   
    喻文州又是恰到好处一脸惊讶,仿佛在说‘你的吗?抱歉,我不知道。’
   
    然后黄少就很大度地表示一颗糖而已,小爷就原谅你了。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勾唇一笑。
   
    叶修在旁边看得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喻文州面前智商约等于无的黄少一眼,你不能动动脑子吗?人家哪里是想吃糖,分明是想吃了你啊…
   
    周泽楷扯他衣角,委屈脸,泪花花眼看要决堤:前辈…
   
    叶修:…知道了,看你,看你行了吧。
   
    此刻台上,张新杰颇有些踌躇地在手机通讯录上翻找,停在某个名字上怎么也翻不下去了。
   
    “看来张大大已经有了决定,导播把画面切一下!他选了谁呢?”
   
    张新杰一愣,手一抖,电话播了出去。
   
    全场静悄悄的。
   
    响过三声就被人接了起来,带着喘息的,色气满满的,浑厚磁性的属于霸图队长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显然正在锻炼身体:“新杰,什么事?”
   
    “队长,”张新杰一脸淡定地推推眼镜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记得,三月三,训练营门口。”韩文清毫不迟疑地脱口而出。
   
    “嗯,没事了。”
   
    “好,再见。”
   
    然后那边就挂了电话。
   
    伴随着“嘟嘟嘟”的电话忙音,台下几声压抑的尖叫响了起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这…这绝逼是真爱啊!!
   
    主持人:“看来霸图队员间的感情真是好,这种难倒绝大多数新人…哦不是!朋友,对,是朋友…”
   
    因为男主持人一句口误(这货以前是婚礼司仪),场中气氛一下子到达最顶点。
   
    冯主席在办公室看直播,突然鲤鱼打挺般扑腾一下直直倒到椅子上,这是他今天第三次撅过去了。
   
    我真傻,真的,我单是知道这群人有多能搞事,却不曾想这个贪便宜请的…不知道什么什么鬼的主持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我真傻…真的……
   
    发布会总算完了…
   
    唐昊和方锐莫名其妙建立起了相当深厚的革命友谊,一双难兄难弟互相扶持着踏进酒店大门。
   
    看他俩死里逃生的样子,黄少天觉得好笑,和莫名其妙就又关系热络、两小无猜起来的队长一边愉快地聊着天(他负责聊天,喻文州负责点头和笑),一边刷卡开了门也睡觉去了。
   
    叶修站在原地默默为他默哀了三秒,周泽楷没有多问,很乖地站在旁边等他。
   
    突然觉得今天狗眼又被闪瞎一次的张佳乐被一脸严肃的张新杰指着手表提醒时间不早了,一脸讪讪地回去睡觉。
   
    李轩和孙翔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怼起来了,大眼儿爸爸照顾弱智儿童的职业病发作,一路走一路劝架。肖时钦见有热闹看,无视王杰希愤怒的大小眼在一旁煽风点火,心脏的威力是无穷的,眼看俩人要演变成全武行。
   
    楚云秀和苏沐橙一本满足地吃了一整天粮,勾肩搭背腻腻歪歪进了房间。
   
    他们并不知道,有说有笑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进房间……
   
    门轻轻合上的声音仿佛一个开关。
   
    黄少天兀自说着话,喻文州静静地站在一边听,只是盯着他看,也不再应话。
   
    黄少天声音干涩起来,强撑着笑脸继续巴拉巴拉,仿佛他一停下,有什么就会随着沉默蔓延开。
   
    “少天。”喻文州听不下去了,“不想说,就别说了。”
   
    黄少天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下失声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一个房间里,寂静无声,好像时光贯穿了从训练营相识起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记忆中曾有一个平凡的午后,澄澈透明的阳光下,少年人一声寡淡如水的“你好”,那个最初的视线交错的时候…一切都开始了。
   
    然后是不可避免的注目,欢笑过,也流过眼泪,所有朋友可以做的事情,一起熬夜、一起吃饭、同榻而眠,我们几乎都做过了。
   
    把对你出言不逊的那帮孙子堵在厕所狠狠收拾了一顿。
   
    半夜偷偷潜进魏老大的办公室先看一眼淘汰的名单。
   
    扔过她们让我转交的情书,收藏过你用坏了的笔,信誓旦旦地跟你说一起拿冠军……
   
    所有朋友不会做的事情,我也全都做过了。
   
    毕竟我在乎你远胜过我自己,所以更不能让你知道啦,这样对我公平一些。我不再靠近,你便永远不会远离。
   
    “队长,我……”这突如其来的沉默几乎从未在两人之间出现过,黄少天压抑地心口疼,忍不住先开口。
   
    “黄少天你给我闭嘴!”喻文州极为漂亮的一双眼中涌动着怒火,“装,接着装!”
   
    黄少天惊愕地瞪大双眼,整个人都懵了,“队长……”有些嗫糯地唤了他一声,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全完了。
   
    “我从来不知道少天居然是这么聪明一个人,居然能瞒我这么多年…”喻文州突然平静了下来。
   
    “队长,我错了,队长…”黄少天慌地语无伦次,“我保证…以后不喜欢你了!再也不…我保证!”
   
    喻文州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意味不明地一笑:“晚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队长…”随着渐渐逼进的喻文州身上迫人的压力,黄少天努力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好歹我们这么多年的战友情在呢,你说是不是?我都答应放下了,队长你一直对我那么好,不能原谅我一回嘛…”
   
    剩下的话未出口就被猝不及防一个吻打断!黄少天兀地瞪大了眼睛,僵愣在原地,呆呆地任人宰割。
   
    队长他……
   
    慢慢闭上眼睛,轻轻浅浅地,一触即分。
   
    “少天…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半途而废。”
   
    一如既往的,温柔又无奈的‘喻文州对黄少天式’说教。
   
    “也包括喜欢你?”黄少天被亲地晕乎乎地,傻里傻气地问了一句。
   
    “你说呢?”完美的心脏式微笑。
   
    ……
   
    周泽楷在一言不发地听完黄少天一整天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的原因后,目光安静地如一汪春天的池水:“喜欢…就,在一起。”
   
    为什么是周泽楷在听他说话呢?
   
    黄少天本来一个人想地脑子都要糊成一锅粥了,思来想去想找叶修参谋参谋,结果到他们房间叶修不在,周泽楷倒是难得主动和人搭话,黄少天顺势什么都说了。
   
    叶修是被王杰希拉去对练了,他的散人打法最是多变,是王杰希目前找得到的最好的陪练。
   
    为了试验魔术师真正的奥义,国家队里哪一个没被杰西大神拖去练过?除了喻文州既是手残又是队长幸免于难,连张新杰一个牧师也终于逃不过王爸爸的魔爪。
   
    轮回队长的人品是极好的,依他整天闭口不言的样子也不像是嘴上没把门儿的。
   
    枪王的逻辑很简单粗暴,喜欢就在一起,他的世界真是单纯到一眼能看穿,或者说他在各种意义上都强大自信到无所畏惧。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在周泽楷理所当然的注目下,突然对这个荣耀第一人心中生出一股敬佩之情:“你这个人,真是厉害。”
   
    “对了,你刚才在写什么呢?”黄少天好奇地往他的书桌上一看。
   
    进门儿的时候就看见轮回队长在奋笔疾书,一脸认真的联盟的脸杀伤力简直MAX级别。
   
    周泽楷呆萌地一愣,然后后知后觉手忙脚乱地遮住桌上的文件。
   
    “……”黄少天不可置信地嚷嚷,“卧槽?!叶修他还要不要脸?凭什么他的领队计划表要你帮忙写?有这么压榨室友的吗?”
   
    黄少天痛心疾首脸。
   
    周泽楷不知所措地看他,一张帅脸端地是小心翼翼:“别,别说出去。”
   
    黄少天替无口的轮回队长义正言辞地批评了叶修的小人行径,然后大义凛然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本剑圣会替你讨回公道的!”然后溜溜达达地走了。
   
    张•生活指导•副奶爸•新杰推推眼镜又把大家召集起来了,“各位!明天要出发了,下午暂停训练,收拾行李!”
   
    叶修坐床边儿上看周泽楷算得上井井有条地一个人忙里忙外,心里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男朋友这种东西,如果不是用来使唤的,那将毫无意义。
   
    显然一脸任劳任怨的周泽楷在这一点上和他有很大的分歧:男朋友这种东西,如果不是用来宠着,那将毫无意义。
   
    另一个房间的黄少天显然和他俩都不一样。
   
    黄少天对枪王大大的话深以为然,回来开口就是一句:“队长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对你好的!”
   
    剑圣这一脸的决绝仿佛下一秒就要上战场。
   
    喻文州一愣,把人往怀里一带,笑地不能自已:“少天你怎么这么可爱…”
   
    黄少天认为:男朋友这种东西,如果不叫喻文州,那将毫无意义。
   
    张佳乐显然又有不同的看法,一年前的一次意外通话后,他和孙哲平的关系渐渐破冰,好像回到繁花血景的时候,依旧很默契,依旧要好。
   
    而且恢复了日常联系,早安晚安,下雨带伞,天凉穿衣,当然,是孙哲平单方面的,他还经常发发红包说是给他发发糖钱。张佳乐爱理不理,有时被逗到炸毛忍不住一个电话过去骂他,孙哲平乐呵呵地听着。
   
    直到三个月前的一天……
   
    那天张佳乐赶去接在路边摊上喝醉酒的孙哲平,结果被他一把挥开。
   
    旁边今天过生日请客,突发奇想在路边大排档请客的土豪朋友一脸无奈:“老孙,你不是一直乐乐、乐乐地叫吗,人家来了怎么又是这个样子?唉唉唉!你回去再睡啊!”
   
    孙哲平显然喝地迷迷糊糊,人畜不分,嘴里念念叨叨地一个字都听不清。
   
    张佳乐让他的朋友先回去,拍胸脯保证肯定把人弄回家。
   
    这说话的一会儿功夫,孙哲平趴桌上已经睡着了。
   
    张佳乐叫了出租车,师傅说三分钟之内必到,他就坐旁边一边看着大孙睡得昏天黑地,一边等着车来。
   
    突然,孙哲平病中垂死惊坐起,电光火石间一把捞过边儿上的手机噼里啪啦一通按,张佳乐都看傻了,他这半眯着眼睛也按准智能手机键盘,所以不愧曾经是职业选手吗?
   
    孙哲平一打完字扑通一下又睡过去了,恰好出租车来了,张佳乐刚想起身把他搬运到车上去,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掏出来一看,屏保上来自“大孙”的微信消息提醒:晚安。
   
    出租车司机见他俩这么久不上车,探出头一看,吓得一脚油门走了。
   
    只见张佳乐一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在瑟瑟冷风中攥着手机蹲在地上哭得跟傻逼一样。
   
    孙哲平不知道乐乐怎么突然就原谅他了,一时间还有点小惊喜,愈发无微不至。
   
    张佳乐很是受用:男朋友这种东西,如果不是用来嘘寒问暖,那将毫无意义。
   
    可是今天打电话过去,孙哲平没有立刻接起来,应地也很敷衍。
   
    张佳乐以为他有正事儿,想着不打扰他了,结果电话那边传来孙哲平低低一声:“别挂,我只是有点累,而且有点想你了。”
   
    张佳乐就一个人在那说了半天,实在没什么话说的时候,就把前些时候遭抢劫的事儿拎出来说了说,着重强调追了那小偷两条街才把钱包抢回来的壮举,然后得意洋洋地等他夸一句乐乐最厉害了。
   
    “…张佳乐你这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孙哲平压抑着怒气。
   
    张佳乐一懵。
   
    “万一人家有刀呢?万一、万一还有同伙儿呢?万一把人逼急了打你呢?!你这小身板儿都是我当年一点一点养起来的,能挨几下我不知道吗?万一……”孙哲平似乎也察觉自己语气不好,把张佳乐吓着了。
   
    “乐乐,你要有个万一…让我怎么办?”孙哲平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看来真的累狠了。他最近事儿比较多,但张佳乐的电话依旧是头等大事。
   
    张佳乐嗫糯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最后只好说:“…你好好休息。”然后眼疾手快地挂了。
   
    不同于乐乐的表面大大咧咧,实际扭扭捏捏,李轩就显得直接很多。
   
    下午不用训练,收拾好行李后他有些无所事事,摸出手机想找人聊聊天,翻了半天的通讯录之后就盯着备注成‘吴女士’的吴羽策的号码发呆。
   
    打过去吧,也不知道说什么。
   
    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真是怂到家了,可有什么办法呢?
   
    孙翔买完饮料回来,一进门就被人按到门板上上下其手,惊地他反射性一手捂胸一手遮胯哇呀呀怪叫:“卧槽李轩你干什么啊?!你干什么!别过来,听到没?再不放开我、我报警了!”
   
    李轩抛着从他兜里翻出来的一个硬币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我能把你怎么样?还有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看上你?”

评论(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