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全职】第一(人)CP(七) “……我要他的一辈子,会答应吗?”

   
    “带你去吃饭。”周泽楷双眼亮晶晶的。
   
    “…你这大老远赶过来,”叶修哭笑不得,“就为请我吃顿饭啊?”
   
    枪王一脸理所当然,“今天,情人节。”
   
    吃什么?当然还是吃的米线。因为叶修喜欢吃,所以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周泽楷想他了也时常去吃,甚至偶尔给队员庆功都是在过桥米线店。
   
    “前辈,戒指?”周泽楷突然问。
   
    “在啊,怎么?”叶修从脖领子里拽出一根链子,上面串了两个款式不一样的银戒指。周泽楷品味好,挑地十分有设计感和艺术气息,叶修就买了看着顺眼的。
   
    “以后…能戴着吗?”
   
    “……”叶修被他的惊人之语吓了一跳。
   
    “平时戴,”周泽楷不放弃,“不影响比赛。”
   
    “你这,受什么刺激啦?”叶修猜测着问。
   
    枪王大大摇摇头,软软地撒娇“前辈…”
   
    幸亏周泽楷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如果换个人---比方说是魏琛这么撒娇,叶修早一巴掌呼过去了。
   
    叶修颇为无语地点了点头,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吃完米线放下筷子的一瞬间,好像触动了什么开关,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向收银台抢着买单。
   
    每次难得的见面吃饭,这俩人都会来这么一出,好像让对方付钱了自己就是吃软饭的一样。
   
    你说为什么不AA?废话,他们可是一对儿啊,吃个饭还算那么清楚算怎么个事儿?
   
    副CP魏果上线!!!
   
    可是常年不运动的宅男叶修哪抢得过八块腹肌的联盟男神,一次都没成功付过钱。
   
    周泽楷并没有休假,这次来是请了一天假的,而且大半天还得浪费在路上,所以吃完饭又得急匆匆地赶回去。
   
    他临走前依依不舍的幽怨目光看得叶修直乐,叶神一摸口袋,还有一颗椰子糖,就塞给枪王,哄小孩儿一样把人哄走了。
   
    叶修回来之后,很是自然地重新加入抢BOSS大军。
   
    陈果扒着他,往他身后看,“你的小女朋友呢?没跟回来?”
   
    “队长,”安文逸谴责到,“你这可是渣男行为啊,一年到头不陪陪人家,情人节还要人家主动过来找你,还吃顿饭就回来了…”
   
    见他有开长篇大论批斗会的趋势,叶修连忙截住话头:“吃完饭当然就回来了,不然呢?”
   
    “当然是订房间,摆烛光晚餐,等气氛酝酿地差不多了……”魏琛一脸理所当然,说得眉飞色舞,好像有对象的是他一样。
   
    眼看他说着说着越来越不对劲,差点要当众开车了,陈果一巴掌照他后脑勺扇过去,“这儿还有小朋友在呢!你瞎贫什么?!”
   
    魏琛悻悻地看了她一眼,在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哟!有情况!除了对上叶修,魏老大什么时候吃瘪过?众人皆是如此想到。
   
    叶修看着觉得可以,这俩人,绝对有戏!
   
    晚上等BOSS又一次刷新的时候,兴欣的队员们磨拳擦掌,准备干票大的。
   
    “队长,他们人好多…”安文逸侧过头来抱怨一句,然后突然瞄到叶修飞舞的指间闪过一抹银光,瞳孔猛地一缩,手下敲击键盘的动作越来越缓慢,直至完全停了下来。
   
    听他半天没有下文,叶修奇怪地看过去,就见这孩子神色惊恐地盯着他的手,当下了然。
   
    “队长你、你…”他你了半天没你出来,倒把其他队员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老叶?!什么时候的事儿?你小子不声不响戒指都戴上了?”
   
    “叶修哥?!”
   
    这下事情不好收场,叶修知道寡不敌众,乖乖交代:“嗯,就刚才,一顿饭的功夫把戒指戴上了。是,是我求的婚。”
   
    反正叶修一直戴着戒指,总有被大众发现的一天,兴欣众人都发现这是个爆料涨粉的好机会,掏出手机对着叶修的手“咔咔”一顿猛拍曝上微博。
   
    叶神的手好看啊,即使他们这么随便乱拍,也有种凌乱的美感。
   
    搁以往,一大波刷着“手玩年”的舔屏党就该嗷嗷叫起来了,但显然这次兴欣众人发的照片主角并不是手。
   
    【叶神结婚了!】这个话题没一会儿就上了热搜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爬。
   
    “这回不把你家那位带出来见见,我们可不答应!必须请吃饭了!”
   
    “就是,老大,我想见见嫂子!”
   
    叶修想想也是,总得跟他们说的,“再说吧,这我得跟他商量。”
   
    轮回那边差不多也是一样的情形,队长请假说去看女朋友,回来戒指都上手了?!
   
    这、这行动力也太强了!
   
    “队长,你去求婚去了?!”
   
    “人呢?我们的队长夫人呢?怎么不带回来看看?”
   
    “这可是你的不对!队长!”
   
    周泽楷手足无措地面对一群造反队员的拷问,干巴巴地说:“婚,求过了。答应保密,所以没说。”
   
    “谁啊?!得了便宜还卖乖!能撩到队长这种级别的男神,还弄得神神秘秘。”
   
    “请客!”
   
    “队长,请客!”
   
    “请客请客!”
   
    ……
   
    “……要商量。”周泽楷没办法。
   
    不一会儿,爆料的轮回队员们的微博也被轮得很惨。
   
    事情的走向诡异地无法言喻,粉丝们把两人戴戒指的手照放到一块儿,然后前后第一人的死忠们就开始撕,撕得整个微博一片血雨腥风。
   
    叶修的粉丝说,叶神品味就是好,戒指选得太有品味了!一些粉丝里的时尚大触纷纷开扒,把这戒指的来历分析地让人不明觉厉。
   
    高端定制!国际大牌!出自国际知名艺术家之手!总之,十分的有品味,十分的贵!
   
    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这是周泽楷买的,脸色该有多精彩……
   
    周泽楷的粉丝也不甘示弱,我们小周周的戒指那也不便宜啊!
   
    可不是不便宜嘛,几乎花光了叶修所有存款,差点儿连买烟的钱都没了。
   
    本来求婚撞车的时候,两人就笑着把各自的戒指交换了一枚,现在两人脖子上还挂着和对方手上那只配套的另一枚对戒。
   
    也幸亏两个人都买了戒指,就算现在这样光明正大戴手上也不怕被人看出什么。
   
    “前辈,我到了。”周泽楷好不容易镇压了队员的起义,才有空给叶修打电话报平安。
   
    “小周…”叶修轻轻叫了他一声,“对不起。”
   
    “?”周泽楷懵懵的。
   
    “我曾经承诺过你的光明正大,”叶修感觉到电波那边的爱人在状况外,笑着叹气,“我也有脑子一热,不管不顾、随随便便就把不能说的话说出口的时候。这大半年来,事实证明,我没做到,对不起。”
   
    “我很满足了。”周泽楷闷了一会儿憋出这么一句话,然后罕见地先挂了电话。
   
    听着耳边骤然想起的嘟嘟声,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没看出来,脾气还挺大’。
   
    周泽楷这个人,表面上不善言辞,内里很温柔,有的时候又特别执拗,行动力强到可怕,根本一点儿不会说谎,而且爱惨了叶修。
   
    叶修这个人,表里如一地拿周泽楷没办法。
   
    “老叶,”魏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到底听到了多少,“你要退役的事儿,跟他说了吗?”
   
    叶修消失了一年,带着兴欣重临巅峰,没有人会相信,在兴欣的前途一片光明之下,他会选择离开。
   
    “带了大半年了,”叶修疲惫地往墙上一靠,“他们能自己撑起一片天了。我已经不是当打之年,勉强要上,也最多再比一两年,有意思吗?”
   
    “你骗谁呢?”魏琛笑骂,“如果你都会有觉得荣耀没意思了的一天,那游戏公司还开不开地下去?那你当初又为什么卷土重来?别转移话题,你说没说?”
   
    “老魏,你可醒醒吧,”叶修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那可是轮回的队长!你就怎么能鼓动我把这么大一个机密主动告诉人家呢?”
   
    “你拉倒吧,”魏琛无语,“逃避是没有用的。你说要是等你真正退役那天,枪王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消息,不怕他弄死你啊?!”
   
    “你走开!”叶修点了根烟,“小周多呆萌的一个人啊,怎么会使用暴力呢?”
   
    “……”
   
    “…那你就是还没说咯?”
   
    “开不了口。”叶修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你跟我们怎么一点儿没遮掩地就说出来了?”魏琛不平,“苏沐橙都伤心好几天了。”
   
    “长痛不如短痛。”叶修眸色晦暗。
   
    “道理你都知道,开个口而已,嘴皮子上下一碰不就说出来了吗?”魏琛恨铁不成钢,“以周泽楷和你的关系,你谁都不告诉都可以,哪能不告诉他?”
   
    “因为跟谁我都说得出口,”叶修抽了口烟,吐出迷蒙的一片烟雾,仿佛将他包裹在另一个世界里,“只有他,我做不到。你满意了?”
   
    “老叶啊…”魏琛点点头无限唏嘘地说,“看来你这回是真栽了。”
   
    “聊点别的不行吗?”叶修不满地瞪他一眼,“我什么情况我自个儿能不知道吗?”
   
    “得,得,你有理,”魏琛哄孩子一样,“叶老爷别和我们一般见识,走吧,该回去了。”
   
    “是啊,”叶修碾灭了未燃尽的烟头,“我是该回去了。”
   
    第十赛季不打了,该回家了。
   
    说什么怕战术泄密,所以从不和周泽楷讨论战术,这种理由谁会信啊。叶修平时也没少和喻文州、王杰希他们聊战术,聊打法。
   
    只是怕周泽楷知道下赛季的兴欣要换主力,周泽楷多聪明,平时说他呆萌,也是说说而已,如果他知道了,肯定能猜到叶修要退役了。
   
    叶修如果退役谁最伤心,除了苏沐橙就是周泽楷,也正是因为这样,叶修才一直狠不下心开口。
   
    能一时不开口,不代表能一世不开口,叶修鼓起勇气专门儿去S市找了周泽楷一趟,把事儿说了。
   
    枪王的反应看起来还是很平静的,平静之下是什么,叶修也不敢深想。
   
    ……
   
    就算抗拒,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叶修拖着行李箱走出兴欣大门的时候,后面跟了一串人,非要送他到机场。
   
    “常回来看看,叶修…”老板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稀里哗啦。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包括莫凡在内,一个个眼鼻通红。
   
    叶修挥挥手作别兴欣众人,也告别了过去的十年,风风雨雨,大起大落的十年,告别每一个熬夜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键盘的日子。
   
    职业圈的人来来去去如流水,不断有新人惊艳无比地杀进众人视线,也不断有老人黯然离场,而叶修这个人却如水里的顽石、一如既往。
   
    如今连他也要离开了,拉着行李箱,告别自己所有的荣耀,承担起自己迟到了十年的责任。
   
    没有惊动很多人,更没有惊动记者,来送机的只有他一手组建的兴欣,草根出道,一举夺魁,兴欣的未来依旧一片光明,属于叶修的荣耀…到此为止。
   
    B市大多数富二代都是很出息的 但比较浪荡的富二代们干什么的都有,赌博赛车泡妞都不新鲜,叶修这种沉迷游戏的倒是一股清流,更何况还真被他打出点儿名堂来了,拿过四个冠军、荣耀教科书、前第一人,听着就很牛逼。
   
    不过叶修这个富二代显然是干不了多久了,说不定刚上岗就得下岗。
   
    竞技总局的局长亲自打电话给叶修他爹,大意是想叶修去当领队,带领中国国家队为国争光。叶爸爸麻利地把好不容易回家的大儿子又打包送回去了。
   
    国家队已经组建起来,由蓝雨队长喻文州任国家队队长。此时一群人聚在一起,围着会议桌漫无目的地瞎聊。
   
    周泽楷一言不发,从进门起就十分地沉默,其他人也很习惯他这样,要是枪王哪一天口若悬河了才叫吓人。
   
    聊着聊着,怎么也避不过“叶修”这个话题。
   
    没有江波涛在,轮回的其他人对孙翔耳提面命,让他在场下时常关照一下交际能力约等于无的队长。
   
    江波涛拉着他给他恶补了一下周语,孙翔在几天痛苦的学习后,基本已经入门了。江波涛还教了他一个诀窍:看微表情!
   
    皱眉:【不同意;不可能;没有的事;不能说;说不好;说不定;生气;难过;失望;伤心;不想听】
   
    眨眼:【开心;想知道;听起来不错;无辜;不是我;不知道;你没骗我吧;好吧;没了】
   
    微笑:【你好厉害;好期待;当然;听见了;没什么大不了;有时候会;这样也好;我什么都没看见】
   
    ……
   
    孙翔觉得快疯了。
   
    平时江波涛也不至于这么小心翼翼,队长不是表达能力不好,而是纯粹话少。但听说叶神退役了,他心里咯噔一下,不好!
   
    肩负重任的孙翔时不时看向周泽楷,想从他面无表情却依旧帅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的脸上找出一点微表情。
   
    看了许多次,枪王还是一点表情没有,也不加入谈话,只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断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银戒。
   
    “领队可别是个外行人,那我们就真没戏了。”
   
    “由领队全权负责?怎么会有人能对我们的荣耀全权负责?!”
   
    “其实…也不是没有啊。”
   
    “你是说……”
   
    “叶修嘛!”
   
    “啊?!他?不可能了。”
   
    “的确,要是他还在,领队应该是他。”
   
    “可他退役后就消失了。”
   
    “叶修这祸害终于走了,”黄少天滔滔不绝,“你们说,他不会又复出一次吧?应该不会了吧,听说他回家去了。打了这么多年游戏就没什么留恋的吗?退役后怎么连网游上都找不到人?”
   
    “怎么会没什么留恋的。”
   
    “…!?”
   
    “叶修?!!”
   
    “你来干什么?!”
   
    “你不是退役了吗?!”
   
    “小周?”叶修过去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其他人都走了,整个会议室空荡荡的。
   
    刚一坐下,就被人拦腰抱到怀里,力气大地叶修都喘不过气来,周泽楷还是喜欢把头往他肩窝一埋,然后轻轻蹭了蹭。
   
    “叶修…”周泽楷难得叫的不是前辈,而是叶修的名字,“我…难过。”
   
    “哎呦,我看看,怎么委屈成这样?”叶修佯装气愤地明知故问,“是谁欺负我们家小周了?你新上任的领队大大给你做主。”
   
    “我老婆。”
   
    “……”
   
    “领队大大,”周泽楷一脸无辜,“要做主。”
   
    “…你这个,属于私事儿,我没法儿帮你。”叶领队拍拍队员的后背,“小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儿,别因为这个影响了训练,明白?”
   
    “不明白。”
   
    “小周,听话。”
   
    “不听。”
   
    “…那你要怎么样?”叶修一脸挫败。
   
    “……我要他的一辈子,会答应吗?”周泽楷缓缓地说,目光一点一点柔和下来。
   
    “……应该会吧。”
   
    ……
   

评论(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