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周叶】特殊的同居关系(一发完)


    “家里不闷吗?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叶修诱哄着问道,伸手将厚重的窗帘拉开。
   
    顿时澄澈的光从裂缝中透了进来,一路照到一言不发静坐在沙发上的青年身上,空气中细小的灰尘在光芒中翻腾摇弋,美若星辉。
   
    难得这样关心的问话,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叶修没有在意,毕竟周泽楷虽然无视他,却也不曾拒绝过他。
   
    这会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
   
    “喜欢?”叶修停下筷子见缝插针地问,他眉眼含笑,素白的双手交错在一起撑在下巴下方,目光就平平稳稳地直视着周泽楷。
   
    今天的晚餐很不错,叶修很少亲自下厨,为了试探这位同住房客的喜好,他可谓是连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了。
   
    周泽楷往后退了退,半张苍白的脸淹没在阴影里,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抗拒!对于叶修的接近,他表现出明显的抵抗情绪。
   
    察觉他的动作,叶修抑制不住地狠狠皱了皱眉,察觉不妥又立马舒展开来,快到让人几乎以为是幻觉。
   
    他没有再试图和周泽楷搭话,只是平静地吃完了自己的早餐,然后将碗盘收拢带去厨房。
   
    之后,除了洗碗时的一点轻微磕磕碰碰和断断续续的流水声,公寓里再没有别的声音。
   
    三室两厅,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谁也不会相信它的主人连一两件像样的家电都买不起。
   
    可事实就是这样,电视机、电脑、甚至电灯……简单到有些简陋的公寓里什么都没有。
   
    叶修没有对自己租到的房子发表什么异议,只是搬了一盏落地台灯放在沙发边上。
   
    周泽楷好像很喜欢它,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在朦胧晕黄又带点温度的光圈范围里静静坐上一整天,像一只破碎的、踉踉跄跄扑向火光的飞蛾。
   
    每到这个时候,叶修就会说点什么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状似不经意地把灯关了,可也只是把灯关了,并没有想把它挪走的意思。
   
    叶修端着切好的水果放到沙发前沉重的实木桌子上,看向缩在沙发灯角上的周泽楷,没有出声。
   
    家里只有这一个光源,入夜后厨房很昏暗,但即使摸黑叶修这盘水果也切地整整齐齐、精准漂亮。这是他作为一个外科医生的职业技能,凭感觉刀也像粘在手上一般下刀分毫不差。
   
    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互相注意着对方的存在,却长时间不存在交谈行为,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人天性恐惧寂寞。
   
    但叶修很自然地在他身边坐下,不远不近的一个适中的距离,只是悄无声息地吃着水果,没有想与他交流的意思。
   
    一直坐到夜深,无言的沉默慢慢生出了一丝默契:周泽楷仿佛已经渐渐开始适应身边多了一个人。
   
    这让他常年放空的思绪久违地有些纠结,因为沾染另一个人气息的私人领域,已经满足不了他想封闭自己的愿望。
   
    但自从两个月零五天前,门外突然响起的开锁声,自那开始,尘封的时光开始流转,凝滞在公寓里的时间开始流动了。
   
    就像人触地到水的冰凉,却摸不到似水的光阴一般,人能关掉水从水管里源源不断地涌出,却阻止不了时间的轮转。
   
    有些事不是忘记了就不存在的,同理,不是周泽楷把世界屏蔽了,它就不存在了。
   
    两个月零五天,两个月零六天,两个月零七天……时间长了,叶修对家务事的掌握已经熟练到连洗碗时的一点清脆磕碰声都没有了。
   
    他没有交给房子真正的所有人一分钱的房租,只是用关照他的生活起居和其他琐事来替代。
   
    并不是年薪百万的叶大医师付不起这点房租,而是流通的货币在这栋公寓里只是废纸------周泽楷根本从来不出门。
   
    叶修总是有无尽的耐心搞点事出来,打断周泽楷的沉静,乐于收藏他每一个微小的回应。
   
    但大多数时候周泽楷还是能一个人呆着的,因为叶修要去医院上班。
   
    可今天的叶修回来后有些不一样,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余光瞥到呆在一旁当木头人的周泽楷想了想就问了问,“小周,你…有没有在家里,看到过我的工作资料?”
   
    今天病人不多,几个同事一合计就乘机把今年开年初起攒下来的各种病例资料整理整理封入档案,因为时间间隔地略有点久了,好几份都不知所踪。
   
    这事儿可大可小,但叶修不免有些紧张。
   
    周泽楷闭着眼睛,良久,摇了摇头。
   
    他这种态度放在别人身上肯定让人看着就火大,但如果是周泽楷,不会有人说什么。
   
    临近他们同处一室的第三个月结尾,叶修想想差不多了,平常话开始多起来,有时候也一言不合就支使周泽楷干这干那。
   
    第四个月也过去了,他就开始尝试把周泽楷骗出家门。
   
    当然,一次也没成功。
   
    叶修和满眼溢满惊慌的周泽楷沉默地对峙在沙发两头,一个无可奈何不知所措,一个紧张地不住收紧本就攥地死紧的五指。
   
    ……漫长的寂静被一个电话打破。
   
    叶修看了眼来电显示,起身走了出去,用沉重的防盗门阻隔了门内外的声音。
   
    电话那天传来张新杰严肃又有点冰冷的声音,“已经查证,他为了保护自己会有暴力倾向,你不能再和他接触下去。”
   
    “新杰,我始终相信一个伟大的军人,不会伤害自己所守护的人民。”叶修疲惫地揉揉眉间。
   
    他的确是医生,但不是什么外科医生,而是精神科的。
   
    而现在门里那个一听到要出门就吓地脸色煞白的周泽楷,曾是一名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他曾经受过别国现在国际上因为反人类已经严令禁止的深度心里刑讯,为了保守机密而选择了封闭自己。
   
    国家不愿意英雄落到这样的下场,刚开始国内这方面的研究刚刚起步,不敢冒险,只有顺着他的行为模式让他一个人呆着。
   
    等叶修这种级别的精神科权威回国,第一时间被请去喝茶,刚开始叶修算是被压迫着来的,后来……
   
    “我只是个医生,没办法保家卫国,没办法帮助很多人。我只想尽我所能,让他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重新敞开心扉看一看他为之所奉献着的一切。”
   
    听出他的坚决,张新杰的语气愈发冷冰,“你是专家,你该知道,他这种武力值的特种兵一旦失控,几个你都不够看的!就算你不介意,科研院也不会让他们的精英涉险,半个月,最多半个月,离开!”
   
    “谢谢,半个月后我肯定走人。”叶修感激地给他保证,没有张新杰的争取,恐怕连这半个月的期限都不可能有。
   
    他挂了电话,叹了口气,开门打算继续跟周泽楷磨。
   
    一进门就吓了一跳,因为周泽楷就站在门后!
   
    周泽楷常年不说话的嗓音听起来有些奇怪的喑哑,不娴熟的发音像幼兽的低声嘶吼,“别走…”
   
    叶修猛然怔在原地,整个人都僵住了,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周泽楷把一直藏在手心,已经揉地不成样子的纸递给他看------正是叶修丢的病例之一,签名的主治医师白纸黑字写得分明,让他连狡辩的话都说不出口。
   
    叶修搬来那天,周泽楷在他闲置在一旁的包装垃圾中瞥到了这张纸。
   
    “知道。”
   
    他说,我一开始就知道。
   
    没等叶修做什么反应,他试探着伸出双手,轻轻把人搂进了怀里。
   
    好像在说:你看,我不会伤害你的。
   
    叶修的眼眶慢慢红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周泽楷骤然把头埋进他肩窝的动作打断了。
   
    随着周泽楷一点一点前进,叶修仿佛明白了什么,顺着一步一步往后退……
   
    直到跨过了门槛,两人完完全全走出了这个封锁了周泽楷那么多年的公寓,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手臂一直在颤抖,叶修终于忍不住泪水脱眶而下!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常一点,“你是最优秀的特种兵。”
   
    周泽楷闷闷地点了点头承认了所有被尘封的过去,声音依旧沙哑地不像话,却骤然像是解开了什么沉重的枷锁,“你是,最优秀的,医生。”
   

评论(32)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