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喻黄】【微周叶】超“烦”的奇迹(一发完)

    光线毫无阻隔地溢满在书房,独居的青年没什么亲人,家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笔尖在纸面上摩挲的声音,日复一日。
   
    搁在桌边的手机响了,将沉浸在笔下世界的喻文州猛地拉回现实,一点点错愕让他寡淡温和的眉眼有了似烟火气。
   
    来电显示:主编叶修。
   
    “喂,文州啊,专栏的稿子,我让人对过没什么问题了,”叶修懒洋洋的声音隔着电话线传过来,“不过既然手残就别坚持手写了,每次都掐着点儿交稿,我这还得专门找人给你打成电子稿,多不方便。”
   
    叶修说话向来比较直,听着就是一股莫名的嘲讽,喻文州没有在意,笑了笑没回答。
   
    “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叶修本来也只是开开玩笑,并没有真要他改交电子稿的意思…出版社又不缺打字员。
   
    再说,现在有点名气的作家,谁没点怪癖?喜欢一边蹲坑一边构思情节的、一天不吃辣一天没有灵感的、失恋了一整年断更的……像喻文州这样脾气特好、按时交稿的大神简直业界良心。
   
    “可以,反正我平时也闲着。”喻文州点头应承下来,叶修的弟弟叶秋新弄了个人工智能公司,主营网上人工智能陪聊服务,最近在组织正式面市前的最后一次内测,需要不少内测人员。
   
    叶修又说了什么,喻文州拿笔记了一下,“‘夜雨声烦’是吗?好,我记下了。”
   
    通话结束了,室内复又一片寂静。
   
    喻文州清秀的眉眼低垂着,像渐渐沉静的湖面,阳光勾出一圈光晕来便好像整个人都化在这一方小天地里了。
   
    墙上的石英钟敲响,日上中天。
   
    看看时间差不多,喻文州打开网页将叶修给的内测帐号输了进去,余光一扫就瞥见一众人工智能窗口中有诗情画意的‘夜雨声烦’四个字,他点了点头,‘嗯,叶修说的就是这个。’
   
    “喻文州你好!我是人工智能888‘夜雨声烦’。你有什么心事想跟我说的吗?或者我给你讲点有意思的事儿呗,今天……”没等喻文州回一声‘你好’,这个人工智能就八辈子没说过话似地叨起来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莫名弯弯唇角,静静地听着他讲着,一边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继续构思情节,偶尔也应上一两句表示他在听。
   
    听着听着他不禁有些怀疑---网线对面真的是个人工智能吗?
   
    这个年轻的、活力满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就因为作家的思维惯性不由自主地描绘出了一张年轻的、活力满满的脸。
   
    也一定会有一双明亮温暖的眼睛,讲到激动处眉飞色舞时…顿时整张脸鲜活起来,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那会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真情实感的人,而不是电脑程序模拟出来的冷冰冰的人格。
   
    喻文州想地有些出神,不由自主停下了笔,直到耳畔响起了‘夜雨声烦’疑惑的询问,“文州?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是不是有事要处理?那等你回来,我们再接着聊好不好?”
   
    ‘文州?’这个人工智能真是自来熟啊,喻文州静谧的眼眸中泛起涟漪,一圈圈地漾开“不好意思有些走神了,我没什么事,你接着说。”
   
    他以前也没帮忙测试过什么高科技,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一切就顺其自然吧:夜雨声烦有话说,他就听着,这样就行了吧?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头一次有了一种错觉,本来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多了一个人。本来静止在他身上的时光也在一来一往的交谈中慢慢融化流淌起来,不知不觉天就暗了。
   
    “我要去检修了,你也得吃饭了吧?晚饭吃什么,你自己会做饭吗?”夜雨声烦颇有些遗憾和他道别。
   
    “检修?每天都要吗?”喻文州有些好奇地问。
   
    “人工智能也是需要保养维护、清理清理垃圾、修改修改程序的嘛!”夜雨声烦笑嘻嘻的说,“和人类的一日三餐一样,每天都有要咯…好的文州,晚上见!拜拜!”
   
    通讯界面挂断了,房间里回到了一如过去无数个日夜一样的宁静,却让人莫名感到不适应……
   
    日子一天天过去,喻文州和‘夜雨声烦’这个话痨的人工智能渐渐熟起来,它个永远不会冷场的聊天对象,总有无数的话题和新鲜事想和喻文州分享,有些是网上发生的事,也有些是它的虚拟人格每日更新的经历。
   
    明明是个程序,它却比喻文州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显得更有人间的烟火气。喻文州听着有时候也忍不住想出门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真有夜雨声烦口中描述的那样精彩?
   
    后来,他渐渐明白了:精彩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夜雨声烦’,也只有‘夜雨声烦’能让人对他总有无穷的耐心,一点也不想打断地听他说上一整天,听着听着就莫名其妙能笑出声来。
   
    喻文州渐渐也习惯有个人工智能在耳边用那种亲昵又欢快的声音喊‘文州’,然后开始它的长篇大论。
   
    某一天,喻文州没有去写他的稿子,而是把一箱从叶修那儿寄来的明信片搬上了桌,叹口气认命的写起来。
   
    他在文坛属于又叫好又叫座的畅销作家,粉丝着实不少,这种福利也是常要准备的。
   
    ‘夜雨声烦’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他想了想用有些疲惫的声音如实讲了,等到它同情的慰问,“不然…我陪你熬熬夜?真有一箱子的名要签那可是个不小的工作量,”他顿了顿又道,“反正我只是一串程序,又不会累。虽然不能帮你签名,聊聊天还是可以的嘛!”
   
    不等喻文州有什么表示,他就十分好奇的说起来:“文州你是干什么的呀,还要签名?你别说我猜猜……作家!肯定是了!我猜这种东西一向很准的 能每天有空跟我聊天,又不怎么出门的 大概就是搞文学创作的。我以前也想当个作家来着…”
   
    “人工智能也有梦想?”喻文州含笑反问,近来他越来越少称呼‘夜雨声烦’人工智能,因为真把它当作一个朋友。
   
    “没有梦想的是咸鱼!”夜雨声烦被噎了一下,不满的嚷嚷,“我手速很快的,要是当初坚持写作的梦想,现在一定已经是‘鱼丸粥’那种级别的大神了!”
   
    “你知道‘鱼丸粥’?”喻文州诧异地脱口而出,正在签名的手停了。
   
    “他那么有名谁不认识?”夜雨声烦嘿嘿一笑,“不过现在我有了新的爱好,毕竟让我闷头写书我可坐不住,我还是觉得打游戏更有意思,要是你哪天想玩儿了我可以带你啊,我技术可好了…希望下个月的特别活动里能收集到足够的材料,把我缺的装备炼好,然后一直打上排行榜第一!”
   
    不知不觉天已经蒙蒙亮了,这一箱明信片也都签完了,‘夜雨声烦’打着哈欠催他快去睡。
   
    人与人的默契都是一点一滴相处起来的,也不一定要朝夕相处面对面的那种。只是通过声音,很多东西也能一路就传到心里,一字一句像甘霖落入心田,悄悄萌芽的小苗就茁壮起来。
   
    不知不觉二十多天就随着一根网线上的你来我往过去了,这三个星期以来喻文州有时候会把尚未发表的文学片段,把自己觉得得意的部分念给‘夜雨声烦’听一听,就是想让它听一听,也没想着能得到什么精彩的点评。
   
    “……生活中的意外,就像打入池塘的小石子,溅起水花,泛起涟漪,等它沉下去了一切复归平静。可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譬如北极光,它是大自然的奇迹,若它真的倒映在你眼里过,哪怕…只有一瞬间,那种绚烂都是刻骨铭心……”
   
    他的嗓音如潺潺的流水,静谧而安宁,尾音一点点呢喃般的缱绻又是格外的动人心弦。
   
    “烦烦?”他将突然沉默的夜雨声烦唤回神,“你之于我也是一个奇迹。”
   
    没什么抑扬顿挫的语调,只有一点点感叹的温柔化在唇齿之间。
   
    这样一句话,这种语气,只要听过一次,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
   
    “喂,我是叶修。”叶修有点遗憾地打电话过来,“害你白忙活一场,我那蠢弟弟的公司的资金周转不灵,所以打算把那个人工智能公司给关了。”
   
    “关了?”,喻文州的笔掉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那…那些人工智能呢?”
   
    “公司都倒闭了,还要他们干嘛使?”叶修奇怪地反问,“好了不说了,我这有人找,后天签售会别迟到!剩下下次聊。”
   
    他“嘟”地一声切了电话,留下满脸茫然的喻文州无所适从的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呆。
   
    ……
   
    会场人来人往,大厅里挤得水泄不通,叶修也是懒,让人把手底下几个不爱露面的大神每年一次的签售会都放在一块儿办,这人能不多吗?
   
    喻文州从后台走出来,明明如常人一样的平常步调,整个人却自有一种气质在,让人驻足赞叹。
   
    作家协会冯会长曾夸他有君子之风,今天的君子眉眼不含笑,也有别有一番风味。
   
    通道中三三两两有人结伴交谈,喻文州缓步而过,转角处一个声音猛然把他钉在原地再也迈不动步子!
   
    穿透了嘈杂的人群,年轻的、活力满满的声音不胜清晰地传入耳中。恍惚间,竟让他有了一种错觉……
   
    “乐乐,嗯,我到了,这儿人真多……”
   
    “好,我知道了,保证很快就给你带午饭回去!还有我们寝室外边儿的晒的被子记得收进来……”
   
    “什么?你说我那个兼职?很轻松啊,就装成人工智能和人聊天嘛……”
   
    “对啊,是挺有意思的,而且这份兼职工资又高又不费力、还能有人听我说话!我跟你讲,我遇到了一个人,他人好好啊,额…已经讲过了吗?!…什么?都讲过十多回了?!我怎么一次都不记得了……”
   
    “嗯,那个公司已经倒闭了,嗨,的确挺可惜的……”
   
    “什么叫因为我烦把客户都吓跑了?!”
   
    ……
   
    门开了,人潮从通道口涌进来,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去找,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了。
   
    “要写什么?”喻文州伸出没有握笔的左手隔着桌子和一脸兴奋的粉丝握了握。
   
    “就写秦露露今年减肥成功好了。”粉丝真诚地恳求到。
   
    喻文州点点头,写上‘祝秦露露今年减肥成功。’
   
    ……
   
    在签了半天名后,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明亮温暖的眼睛!
   
    来人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你好‘鱼丸粥’!我一直特别喜欢你!给我签个名呗。”
   
    喻文州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简直…和想象中一模一样,他唇角一弯突然笑了,“好。”
   
    提笔在对方递过来的书上签下了笔名‘鱼丸粥’和一句祝福语。
   
    黄少天接过来看也不看就往包里一塞,扬起一个明亮的笑脸语速奇快地跟他道了声再见,然后行色匆匆的走了。
   
    等黄少天买好饭满头大汗地赶回寝室,张佳乐早已经饿的不行了在床上躺尸装死。
   
    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张佳乐幸福地笑了,想起什么又问他:“你见到作者真人了?长得怎么样?有我们兄弟四个帅吗?”
   
    L大101宿舍的四个男生(黄少天,张佳乐,周泽楷,孙翔)都帅地那叫一个远近闻名,在学校里被人戏称‘四大牛郎’。
   
    “帅,的确帅,不止好看,气质还特别好。”黄少天想着,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绘声绘色地给他情景再现,“那帮女书粉激动地话都说不好了,就一个劲儿地尖叫,有一个嗓门儿特别大的就站我旁边,把我耳朵都震聋了,还有一个……”
   
    张佳乐不厚道地笑了半天,然后又戳戳他,“对了黄校草,你那本‘鱼丸粥’签名的书呢?拿来我看看呗?”
   
    黄少天就从包里掏出来给他,认真地嘱咐:“你可别给弄折角了,这一本我是要收藏起来的,要不是多年兄弟情分在……”
   
    “要不是多年的兄弟情分,就冲你这话唠劲儿,我肯定不会拦着二翔收拾你。”张佳乐把书接过来往桌上一放继续吃饭,见他又有滔滔不绝的架势熟练地打断了他的话,指指桌子上的一叠试卷,“好了,你要的测试题,周泽楷给你弄来了,去看看。”
   
    黄少天憋屈地闭上了嘴,走到桌边拿起来一看,全满分?!
   
    “周泽楷受什么刺激了?他这一门不是常年低空飘过吗?”黄少天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这这么难的题目,满分?!”吓地他说话都结巴了。
   
    他们寝室成绩最好的就数周泽楷,但就算是一直霸占年级前三、年年垄断奖学金的周学霸也是有自己老大难的科目的……
   
    难道这回咸鱼翻身了???
   
    “你纸西瞅瞅名纸。”张佳乐面色狰狞地撕咬着饭盒里的大肘子,吃相如猛虎下山般豪迈,含糊不清地说。
   
    “…叶修?!”黄少天盯着名字看了半天才猛地反应过来,“蝉联年级第一那个学神?!这是他的试卷?!哇,周泽楷不是有社交恐惧症吗?居然还能和这种人说上话?还是学霸与学霸之间其实是不需要言语就能交流的?”
   
    “他只是不爱说话,怎么又社交恐惧了?”张佳乐看在周泽楷一直借作业给他抄的份上,替自家兄弟辩解了一句。
   
    他吃完一抹嘴,拿过桌上的书翻了起来,一看,乐了,对小心翼翼捧着试卷的黄少天揶揄道:“哟,真没想到,你小子野心不小啊。看来你是没把我这个全服第二放在眼里!这我就不能忍了。”
   
    黄少天一头雾水凑过去一看,傻了!
   
    排了好久队拿到手的签名书扉页上签了风骨不凡的‘鱼丸粥’三个大字,然后签名下面赫然是一行------
   
    ‘祝烦烦早日打上排行榜第一。’
   
    “唉!你去哪儿?!”张家乐傻眼地看着黄少天把刚才还恨不得供起来的卷子就那么随手往桌上一拍,抓过外套就往寝室门口跑……
   
    早已跑远了黄少天头也不回地摆摆手,远远丢过来一句话,可他到底说了什么,随着跑动被风吹散,张佳乐已经听不太清了……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