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周叶】无限比互溶(一发完 666粉福利 物理老师与数学老师后续)

一年年的春夏秋冬,一届一届迎来送往,教师这个职业说白了也就这么一回事,刚开始几届送走毕业班还会伤心难过,久了也就看开了。

叶修感觉他和周泽楷也是一样,和一个人处久了,很自然地,感情就会慢慢淡下去。

彻夜难眠的想念,满心满眼的欢喜,往昔的种种冲动就像沸腾滚烫的热水,被一点一点晾凉成白开水。心下汹涌的复杂情感也一点一点在时光冲刷下消磨掉,默默地,慢慢地,就从喜欢变成了习惯。

用韩文清给学生讲过的知识点来说:“往溶液里一直加同一种溶质,迟早是会饱和的。”

傍晚时分,天色漆黑,学生们仿佛无限重复着的高中的一天又结束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整栋教学楼瞬间嘈杂声满溢,三三两两就有人呼朋唤友地往寝室飞奔而去。

办公室里,叶修还在埋头改作业,他对着正在穿外套的周泽楷头也不抬地说:“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儿自己打车回去。”

周泽楷整理袖口的动作顿住了,“我等你。”

“不用。”

最近几个月来,两个人的对话就是这样:你简简单单地问一句,我平平淡淡地答一声,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必须要搭话的理由。

“嗯。”这样最简单的一个嗯字,周泽楷应过千百声,今天这一声好像格外不同,他张张嘴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

“还是不行的话,要不就算了?”叶修突然对着他即将跨出办公室的背影问了一句,声音不大,回荡在寂静的室内却显得格外刺耳。

他这轻轻巧巧、没头没尾的一句瞬间如钉子一样刷地把周泽楷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叶修现在想想也觉得当年自己真是好胆量,怎么刚发现自己弯了就敢跟一个其实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人表白。

那时候的他们,也是和这帮学生一样的年纪,泡在书堆里,那时候还没有七选三,都是大文大理,一个文科学霸,一个理科学霸,每次考试完,就在墙上两张相邻红榜第一的位置上遥遥相对。

因为叶修自带嘲讽的属性,没少得罪人,再加上无论是学习还是颜值都死活比不上他的人的嫉妒不甘,学校里关于他的流言传得风生水起。

‘叶修是个神经病。’慢慢都传成这样了,传言还有鼻子有眼的。

少年人是不知道人言可畏的,这事越闹越大,连周泽楷这种基本上不和人说话,又和叶修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听说了。

为了不刺激叶修‘敏感脆弱’的神经,周泽楷用尽匮乏的语言表达能力憋出一句,“我们试试。”

叶修没想过他会答应…试试应该也算是答应了吧,总之他们不知不觉就开始一起去食堂吃饭,叶修会尽量抽空给周泽楷补习他惨不忍睹的语文,周泽楷也会时常挤时间提点叶修烂泥扶不上墙的数学。

然后自然而然地,两人考了同一所重点大学,自然而然地,一边深造一边勤工俭学,自然而然地,毕业一起当了老师。

这一试就是这么多年,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自工作起已经同居了这么些年的两个人,其实一点正式关系都没有。

可是现在想想,不挑明也挺好,至少这时候不会尴尬。

大概五个月前,同学聚会上,叶修被老同学拽着大肆回忆过往,听着以前关于自己那些被穿得风生水起的流言先是哭笑不得,然后想到什么整个人都懵了。

“你说…好些听到风声的人见我还会绕道走?”他喃喃地问。

“我们那个时候,神经病还是挺吓人的不是?”老同学陷入回忆,揶揄地说,“好些不明真相的人就怕你发疯,恨不得离你越远越好。”话没说完他笑倒在包厢的沙发上,一阵酒意上涌,就这么睡着了。

叶修觉得今天自己也逞能了,明明是个一杯倒还强撑着碰杯,现在果然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他也是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语的,但一直不怎么在意,向来都是冷处理。

……他可能知道为什么当年学校的风云人物会接受他的表白了,感情也是怕他发疯?

叶修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荒唐起来。

于是这几个月来,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有意无意地疏远周泽楷,好像从同居者变成同租者,同样一个屋檐下的两双筷子,沉默取代默契成为日常生活的主基调。

周泽楷只有茫然,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越是察觉到什么,无力感和恐慌就越是加快速度开始弥漫扩散在整个心脏。

“为什么?”周泽楷没有回头。

看他这个冷冷淡淡的回应,叶修不可置信地搁下笔站起来,“你还真想就这么算了啊?!”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折返回来的周泽楷死死地搂住了,“这种玩笑,别开。”

叶修僵在他怀里,突然有些明白最近两人之间这种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了,一个患得患失,一个茫然无措,有些事情还是讲清楚才好。

“你在边上坐会儿,我还有十多本没改完。”叶修拍拍他隐隐发颤的背脊。

周泽楷慢慢松了一口气,莫名其妙提心吊胆好几个月,媳妇儿总算保住了。

外面天色蒙蒙亮,一线微弱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悄悄地,慢慢地点亮了满室的昏沉。

立冬,入冬深秋,易有霜雾。

未关严实的窗户被凉凉的清晨的风吹开了。

尚沉浸在睡梦中,周泽楷突然感觉有一股寒凉逼近,侵袭着他露在外面的脖颈和脸颊。

他迷迷糊糊中扯过被子却没往自己身上盖,而是下意识地把怀里依旧睡得不省人事的叶修裹了个密不透风……

……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黑着一张脸走上讲台,对着底下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声的学生敲黑板,“往溶液里一直加同一种溶质,迟早是会饱和的。但也有例外---比如说盐酸,它与水无限比互溶……”

永远不会饱和。

评论(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