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周叶】赴约(一发完)

        叶修难得有个假期,一个人冥冥之中受什么指引一般,从千里之外一路摸摸索索、一路寻寻觅觅,好像追逐着什么,不知不觉落脚在这么个不知名的小镇。

        小镇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古镇,一处处古韵悠长、一处处烟雨蒙蒙。

        听着小桥下的潺潺流水声,看着夜空中的繁星点点,这里的生活静谧到能让人忘记今夕何夕,忘记凡尘俗世的一切纷纷扰扰。

        他只是在桥洞下吃了一碗清汤面,却遇到了一个精彩的人。

        这个人叫周泽楷,他眉目如画,他沉默寡言,他细心体贴又沉稳温和……他就像这座古镇给叶修的感觉一样,好像一生有这么一次的遇见,就再没什么别的遗憾。

        短短数日的结伴同行,就已成相交之莫逆。

        人世间的缘法,一美在初遇,一美在离别。

        第二年…第三年…此后的一年一年…

        叶修每年都要去那个江南小镇见一见他这个好友,周泽楷每年都沏上一壶清茶等他来赴约。

        有时候分享一下工作,有时候分享一下生活,一年一年的四季轮转,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落,叶修凑在他身边喃喃自语一般地说,周泽楷一言不发静默地听。

        叶修突然觉得这个人也挺神奇的,从不主动跟他说一句话,也从不会听漏他的任何一句话。

        每年来这个古镇,这是个并没有什么人主动提起的约会。好像自然而然,好像久而久之,叶修会来,周泽楷会等他来,这就成了一种习惯。

        叹流年,叹它如水,实在有什么值得伤春悲秋的事,想想你,也就笑起来了。

        叹光阴,叹它似箭,实在没什么值得伤春悲秋的事,想想你,也就笑不出来了。

        江南的雨丝细细密密,时常因你而喜喜靡靡,无形之中,似乎有一张看不见的网越织越密,将一整颗心包裹地密不透风。

        这一年,他拖着比往年大上许多的行李箱又来赴约了。

        沐浴在斜斜密密的水汽织成的一片江南烟雨中,一只素白的手,敲开了一扇朱红的木门。

        只一声响,门应声而开,缝隙间缓缓露出那人浅笑晏晏的眉眼,“你来了。”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

      “这恐怕会是我最后一次,这么来见你了。”

      “……”

      “…我辞职了。”这话一出口,叶修顿时感觉身上一轻,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眼前豁然开朗。

     “……”

     “以后…大概会在这里定居下来。”

     “……这样好。”我本以为……

       从此以后,是落魄是惊世,是繁华是寂寞,是功成名就是归隐山林,是风是雨,都不再有你。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