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๑˙ー˙๑)

【全职】星际联盟(四)“战争结束后,我会送你上军事法庭。”上尉死死地盯着跟了他十多年的副官。

“谁叫你开的炮?!是谁叫你开的炮?!”尉官揪着自己副官的领子,大声咆哮,“没看见那里面有幸存者吗,没看见那里还有人在吗?你TM犯法了,你知不知道?你TM杀人了,你知不知道?”

量子炮打出去击碎的残砖烂瓦扬起了漫天的粉尘,地面战场上弥漫的硝烟味呛的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报告!我知道!”方锐被他揪地一个踉跄,依旧一脸倔强。

“那你为什么还要开炮?”林敬言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真是想不明白了,自己这个一向老实稳重的副官(你确定?!)怎么突然之间顽固不化?简直莫名其妙!

“报告!您和您的小分队,当时正站在天桥下面。”副官面无表情的说。

上尉猛地一愣,松开了紧紧揪着他领子的手。

如果不牺牲那两个幸存者,如果不轰倒那个天桥,天桥下的林敬言和他的下属们就该被虫子包饺子了。

“战争结束后,我会送你上军事法庭。”上尉死死地盯着跟了他十多年的副官。

他常年不苟言笑的副官,突然笑了,“当然,如果指证席上不是您,我是不会承认的。”

“越来越没规矩,你说话之前喊的报告呢?”上尉踹了他一脚,捡起随手扔在地上的量子枪,抬起右臂招呼剩下的部将往下一个标记点进发。

方锐就站在原地没有动,林敬言领着一帮人疾驰向前没有回头。

在上尉消失在自己视线的那一秒,副官轰然倒地,再也没有站起来。

随着他倒地的动作,背后根本没有时间处理的血了糊啦的大口子露了出来,在硝烟与满身臭汗中早已变得一片狼藉。

林敬言最终还是不用亲手将自己的副官送上军事法庭了。

“你的任务只是守卫群众,仗都让你们来打,还要我们干什么?”戍军小分队队长拦下了打算溜到正面战场上,与虫子面对面的临时征召兵们。

征召兵黄少天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把人家说的一愣一愣的,好像如果不派黄少天他们去的话,就是浪费兵力贻误军机。

总之,最后小分队队长算是服了他了,一挥手让他去了。

被强行拉着同黄少天一起行动的叶修也一脸无奈地跟了上去。

他们现在是处在一幢环形大厦的正中央位置,也是最边区域暂时最大的留守者基地。

左侧面就是一个虫洞开口,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虫子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堆叠在一起。

被同伴身体缓冲,没有摔死的虫子,就咿呀怪叫地往活人血肉上扑。

战场上少数有几台机甲,银盟硬性规定必须要有军衔才能配备装置在空间纽的私人机甲。

而给普通战士的制式机甲全部锁在塞塔地下基地里,可那里因为一个打乱所有人计划的诡异虫洞,已经变成一片虫海。

这就是为什么塞塔只能再撑三天的原因,靠血肉之躯和皮糙肉厚的虫子硬抗纵使这些不是普通的军队而是防暴部队,也不顶用。

“这个人还活着!”黄少天伸手一探鼻息,扭头冲着叶修吼了一声,两人合力把一个身穿副官制服的年轻军人搬上了担架。

叶修小心翼翼的不碰到他背后硕大的伤口,迅速招来医疗兵,让人抬到后方去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