祯瑭

周叶可逆不可拆!

【喻黄】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一发完)

    黄少天躺下想着明天就要去苏黎世了,心里有些跃跃欲试的小激动。
   
    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
   
    别的国家,不一样的打法,性格迥异的对手,更精彩刺激的荣耀比赛,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我的荣耀,我们的荣耀,一路向世界的巅峰…
   
    他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烦烦、烦烦醒醒啊!”
   
    谁呀好吵啊,不能让人多睡一会儿吗,飞机不是7点吗……
   
    黄少天掀过被子捂住头,突然感觉不对,从被窝里钻出来,猛地往旁边床铺看去。
   
    不是酒店的床,没有喻文州,我这TM这是在哪?
   
    “烦烦你是睡迷糊了吗?快点快点,快6点了,晚了食堂没早饭了!”卢翰文不知道室友今天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哎呀不跟你说了,他们在催我了,我得走了。你快点起啊,训练要迟到了!今天有蓝雨战队那边的人过来给我们特训呢!你不是一直想上新秀赛吗?”
   
    什么鬼?!小爷我作为蓝雨的副队长都打职业好几年了,谁想去上什么新秀赛啊,要是被那个叶不修知道了不得丢死人了?!
   
    黄少天一头雾水地爬起来,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
   
    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平白无故回到十七八岁的脸,黄少天几乎失声惊叫起来。
   
    这、这都是什么情况啊?一觉睡醒了整个世界都变了,黄少感觉很懵逼。
   
    “你们说今天来的战队的高手们都有谁呀?”
   
    “听说喻队长都会亲自过来!看来俱乐部对这次新秀赛很是看重呢!”
   
    “那剑圣黄绍添来了没有啊?!”
   
    “知道你小子崇拜他,不过也不用表现的那么激动,那么明显吧?”
   
    “我就是喜欢他,他就是厉害,怎么着?不服来pk呀!”
   
    早餐桌上一片和乐融融。
   
    黄少天很少见的一言不发,一脸懵逼全程听别人嘴炮。
   
    对于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个名字,他还是很敏感的,“你们说的剑圣黄少天,是哪个黄少天?”
   
    “呦呵,真是稀奇了,黄烦烦你今天睡糊涂了吧?黄绍添还有很多个黄绍添的吗?当然就是那个第一剑圣啊,蓝雨战队夜雨声疾的操作者!”
   
    “你不是最崇拜他了吗,连角色的名字都要跟他取得很像,叫什么夜雨声烦。”
   
    烦烦内心疯狂的刷屏‘我叫夜雨生烦碍着你了?!不对不对,第一剑客不就是我吗?我不就在这里坐着嘛?那那个黄绍添又是谁啊?’
   
    “你也别急,你看你这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好了,你平时话多多呀!反正他们马上就来了。之后,我们肯定把跟偶像亲密接触的机会,第一个留给你啊!”
   
    “你不是为了黄绍添才来得蓝雨训练营吗?我听战队那边的熟人说,剑圣大大本人还知道有你这么个小迷弟呢!你们俩就连话痨都如出一辙!”
   
    黄少天感觉自己都要疯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上午的训练,黄少天全程在懵逼中度过,可就算他全程打的心不在焉的,剑圣大大的水平也绝非蓝雨训练营现在这帮小毛孩子能比的。
   
    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可以单手吊打!
   
    所有人把他这个偶然的‘爆发’,视为见到偶像前的激动。
   
    纷纷有些无语,“你小子至于吗?”
   
    黄烦烦表示,不想跟你们说话,想一个人静一静。
   
    中午,黄少天结束训练后又是期待,又是疑惑,又是好像害怕见到些什么地慢慢走进食堂。
   
    “绍添。”熟悉的蓝雨队长喻文州的声音。
   
    黄少天仿佛归巢的乳燕下意识就要应上一声,然后把苦水大倒特倒:今天,他们都是怎么了?
   
    “队长,我真的喜欢吃秋葵,就不能让我多吃两根吗?”没想到已经有人应下了,是黄少天最熟悉的,语速特别特别快的自己的声音。
   
    呵,黄少天冷笑一声,哪里来的冒牌货?冒充我之前都不先打听打听清楚,我黄少天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秋葵?
   
    “那也不能多吃,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不好。”喻文州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无奈,却如春风拂面般让人每一处都熨帖了。
   
    黄少天听到这里,心如坠冰窖,僵在门口怎么也迈不进去。
   
    原来不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原来是我出了问题。
   
    难道我真的不是黄少天吗?不可能啊,我的蓝雨,我的队长,我的荣耀,我奋斗过的青春……记忆里鲜活的一幕一幕,明明确确的告诉自己,我真的存在过。
   
    可是这个世界好像已经有了一个我……
   
    黄少天蹲在食堂的大门口,抱着膝盖无声无息地坐了半天。
   
    直到已经冲进食堂,围着喻文州、黄绍添和郑轩三人又是拍照又是要签名的队员们发现了他一个人蹲在角落种蘑菇,还以为他是见到偶像心里激动的都无所适从了,起哄着把他拉到黄绍添身前。
   
    “你是黄烦烦,我听说过你。”黄绍添好奇地打量着自己传说中的小迷弟。
   
    “我不烦…”黄少天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他这委委屈屈的小表情,把周围人都看乐了。
   
    ……
   
    “烦烦,可以呀你,手速又快了!”
   
    下午在训练营,蓝雨战队的几个人指导众人进行训练。
   
    黄少天怕自己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异状暴露出来,虽然一直藏拙,但熟悉的操作作为一个标准的职业选手来说还能慢到哪里去?
   
    喻文州今天过来,其实是因为卢瀚文,那个有实力有天赋的新人,虽然年纪小了点,但这是他可塑性高的表现,他们想考察一下,把他挖到战队里去。
   
    可没想到,黄少天的表现居然也给了他们一个大惊喜。
   
    不过喻文州却一直皱着眉。
   
    “怎么了,队长?黄烦烦他不是打的挺好的吗?”黄少天以为队长对自己的小迷弟不满意,有些不解地问。
   
    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说真的,今天黄少天的表现都有些震惊到他们了。
   
    喻文州站到黄少天的身后,看着他的屏幕,淡淡的说:“为什么要藏着掖着?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
   
    黄少天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身形一僵。
   
    这个喻文州…真的不是我的队长吗?这都能看得出来?
   
    其他人听着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卢翰文戳戳黄少天僵直的身体,低声问他,“哇塞烦烦,你真的还在隐藏实力吗?原来你这么厉害啊。可你这样不行的,喻队长是来选人的,你又不展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怎么会被挑中去打新秀赛呢?”
   
    “来来来,我跟你来一盘!”郑轩突然对这个隐藏实力的小新人崭露出了无比的兴趣,“我也不欺负你,不会上大号的,你可别紧张啊。”
   
    黄少天觉得,有的事情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
   
    他看着迫不及待插上账号卡登录游戏的郑轩,慢慢地笑了。
   
    10分钟后,郑轩一直被黄少天压着打,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郑轩的虐菜大戏,哪能想到反而是黄少天一路轻松写意地就赢了。
   
    毕竟郑轩面前这个哪里是什么黄烦烦,而是入选是世邀赛国家队的鼎盛时期的黄少天,说是处于他个人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也不为过。
   
    这个轻敌,只当打一场指导赛,而且本来就打不过黄少天的郑轩,能坚持10分钟都是烦烦给他留面子了。
   
    训练营里都是新人,可能看不出来这一点,但作为他对手的郑轩和职业水准的喻文州黄绍添不可能看不出来。
   
    “你是哪里跑出来的小怪物啊?!”郑轩难以置信精神恍惚的问。
   
    ‘我?我是蓝雨剑圣黄少天啊。’黄少天心想,有些出神地看着屏幕上‘荣耀’两个大字,什么都没说。
   
    黄绍添心里却有了一丝不安,仿佛有什么将被取代了一样。
   
    这是莫名而汹涌的危机感,因为眼前这个新人,因为这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新人强到对一个新人来说有些变态的实力。
   
    何况眼前那个新人他,玩的也是剑客……
   
    任谁被一个新人给打败了,心里都不会好受。何况是黄少天跟郑轩这样,单方面虐菜般的PK,作为被虐的那个人,郑轩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儿。
   
    喻文州其实也是个护短的人,看到两个队员脸上复杂的神色,对询问黄少天是否加入新秀挑战赛邀请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蓝雨俱乐部方面显然是不会放过一个这样实力出众的新人,卢翰文和黄少天的新秀挑战赛纷纷都被提上了议程。
   
    他俩就跟着到了战队的那一边,为以后加入战队做提前的磨合。
   
    每个新人,如果没有碰上打相似位置的前辈刚好退役,一般都要坐冷板凳长达好几年才有上场的机会。
   
    除非你的实力的确出众,能把前辈给挤下去,自己上位。
   
    这一下子战队来了两个天赋都不错的剑客新人,对黄绍添来说压力不可谓不大。
   
    黄少天从到战队的第一天起,发现所有的队员都在有意无意的排挤他。
   
    说是排外吧,对卢瀚文他们还是照顾有加的。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黄少天把郑轩赢了,不只是职业选手在新人面前的威严问题,更是黄少天的实力比卢翰文强出太多,连他们都有不可避免的危机感。
   
    比如到战队的一天,也没有人告诉他食堂在哪,宿舍怎么走,训练的时间,周边采购生活用品的商铺……
   
    可黄少天又不是真的第一天来战队,他仿佛毫无所觉一般,没人来帮忙,他就自己做。别人不跟他说话,他就什么都不说。
   
    “烦烦,你以前不是很爱讲话的吗?”卢翰文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对于黄少天的异状也似有所察觉。
   
    黄少天只是笑笑,没有回答,转头接着做训练。
   
    喻文州作为队长,对这种情况不可能视而不见。他私下找黄少天约谈了很多次,可黄少天都是能推就推,不能推就盯着他的脸发呆。
   
    喻文州他莫名其妙地就是知道:黄少天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黄少天惯常的把秋葵挑在了一边,却在余光撇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时,刚要下意识时地夹回来。
   
    经过他身边的喻文州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黄少天拉筷子的手顿住了,默默地坐了好久,直到饭菜都凉了,才慢慢把饭往嘴里扒拉。
   
    这样维持着表面的和平的日子,在黄少天和卢翰文进入蓝雨战队后第一次队内训练时彻底被打破。
   
    黄少天挂着与记忆中的叶修如出一辙的嘲讽微笑把正式的战队选手一个一个虐过去,几乎都是下了狠手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留。
   
    不生气?被人排挤了不生气怎么可能?何况自进蓝雨训练营开始,他一直是蓝雨众人捧着哄着的焦点,往日嬉笑打闹,玩的好好的同伴突然就横眉冷对,一副爱理不搭的样子,换作是谁心里都不好受吧。
   
    好像脸年轻了好几岁之后,连带着性子也变得冲动起来,这种类似小孩子赌气的行为,他不知不觉地就做出来了。
   
    或者说黄少天一直就是这样一个率性而为的人,他是以前有喻文州宠着,纵着他闹地无法无天。
   
    可现在又没人顺着他哄着他,就算崭露出了实力,别人对他也是敬而远之。
   
    没有人比喻文州和黄少天更知道蓝雨内部团结的重要性。
   
    不和别人打好关系,就无法融入战队,不吃一时的委屈,就无法和人打好关系。
   
    道理,黄少天都懂,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的那个喻文州了,但他依然不希望一个长着喻文州脸的人替他担心。
   
    但问题是他其实并不想融入这个蓝雨。
   
    因为黄绍添,如果黄少天接替了他剑圣的职位,那黄绍添该怎么办?
   
    黄少天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外来者,这应该是属于黄绍添的世界,自己懵懂无知的突然闯入,已经给他们造成了许多的麻烦和矛盾。
   
    他并不想改变什么,也不想取代什么。虽然外界现在已经有了声音,说什么蓝雨新人力压老牌剑圣。
   
    黄绍添也听到了许多类似的风声,不由自主的对黄少天更为冷淡了些。
   
    直到今年的新秀挑战赛。
   
    黄少天挑战的人是黄绍添。
   
    他赢了。
   
    这下新人换旧人、后浪拍前浪的传言算是坐实了。
   
    整个荣耀圈子都对新人黄少天崭露出来的实力,感到震惊。
   
    “我哪里欠了你的?”黄绍添对追上来的黄少天冷冷地问。他也知道,胜负都是各凭实力的,他这样对黄少天生气,其实很无理取闹。
   
    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解释什么呢?我本来打算挑战你,然后故意输给你,把第一剑圣的名头让回给你?
   
    谁会信啊?
   
    或许有人会信吧,但那个人现在不在我身边。
   
    黄少天有些恍惚,怔怔地站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笑地黄绍添一头雾水。
   
    他笑着笑着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你不欠我的…”不是你,是这个世界啊,它欠我一个蓝雨,欠我一份荣耀,欠我一个喻文州……
   
    队长我想你了……
   
    …
   
    …
   
    …
   
    …
   
    …
   
    …
   
    …
   
    黄少天睁开迷蒙的泪眼,躺在床上出神。
   
    过了安检上飞机后。
   
    黄少天一直没说过话,吓得孙翔反复找王杰希算卦今天是不是世界末日。
   
    喻文州探手过来拨开他的刘海,将手背轻轻贴上他的额头试了下温度,“不舒服吗?”他皱着清秀的眉语气略有些紧张。
   
    “…队长,”黄少天突然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顺势把他探过来的手臂抱到怀里,“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评论(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