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始皇

深入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兄弟情

【周叶】如果他记得全世界,却唯独忘记了你(一发完)


叶修接到电话的时候如坠冰窖,整个人都懵了。

为什么?车祸?周泽楷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很乖很听话,明明让他过马路小心一点,明明总让他看着红绿灯……

明明叶修的话,他总是听的。

等在手术室外十多个小时,心一寸一寸发紧,一寸一寸凉下来,真是感觉天都塌了。

直到医生出来宣布手术成功,他才瞬间脱力般滑倒在医院的长椅上。

……

“醒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叶修如释重负地一笑。

周泽楷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看着更让人心疼了,他在叶修关切的目光下迟疑地摇摇头。

“…不是让你小心的吗?多看看,多听听再走,是有什么事儿能把你急成那样,非抢那么一个红绿灯的距离?”

“…不是我…”周泽楷怯生生地看他,小小声反驳。

一场鬼门关闯过来还长本事了?叶修一愣,以前周泽楷哪里敢和他顶嘴啊。

“那是怎么个事?”叶修强压住脾气,尽量和颜悦色地跟他说话。他有点撑不住了,守了这么多天,饭都没好好吃上一口,睡又睡不着。周泽楷一直在危险期,叶修最怕的就是什么时候医生突然过来说‘你见他最后一面吧’,现在能强忍着打起精神,其实全是硬撑。

周泽楷不说话了。

叶修感觉不对劲,“小周?”

“为什么…叫我小周?”周泽楷看着他,满眼陌生。

“你不是叫周泽楷吗?不叫小周叫什么?”

“…我们……认识?”

叶修半晌没接话,沉默了好久之后他勾唇一笑,“我认识你,听起来你可能不认识我。”

“…粉丝?”

“粉丝?嗯,是,你可能不知道我可喜欢你了。”

“谢谢。”周泽楷礼貌而疏离地点点头,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你看到我的队员们了吗?”

“队员?哦,你记得轮回啊。”叶修感叹一声。

“?”周泽楷一愣,“我是…队长。”言下之意就是,我是轮回的队长,不可能忘记的。

“嗯,那黄少天你记得吗?”

“蓝雨、剑圣。”

“哦,那王杰希呢?”

……

叶修一个一个问,周泽楷不明所以地回答,随着问话告一段落,叶修已经面无表情。

结果你谁都记得,就把哥给忘了。

“别多想,都会好的,你好好休息吧。”他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空荡荡的病房只剩周泽楷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心里莫名一阵刺痛,疼地他喘不过气来。

隔天接到消息的轮回众人才终于赶来了,一下子热闹起来。

“队长,听说前几天一直是叶神在照顾你的,他人不错嘛。”杜明感叹。

“…叶神?”周泽楷露出困惑的表情。

“叶修啊,兴欣的队长!荣耀教科书!”方明华感觉不对劲,“队长你不记得了?”

周泽楷一脸茫然。

在兵荒马乱地找完医生后,轮回众人面面相觑。

“为什么队长什么都记得,唯独把叶修给忘了?”

……

又过了几天,叶修在兴欣抢BOSS的时候突然接到周泽楷怯生生又闷兮兮的电话,说是想见他。

“哟,你是记得我是谁啦?”叶修把陈果要死要活让他带来的汤往他床头一放。

“不记得。”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诚实地摇摇头。

“那找我来干嘛?”叶修调侃地笑着,往他床边一坐。

“想。”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

叶修又是好久没说话,“……算了,真是栽你手里了。”

然后他还是天天过来,直到周泽楷该出院的时候,他要走了,枪王在后面拉他衣角不放人。

“多大了,撒什么娇。”叶修哭笑不得。

枪王也很犟,说什么不肯放手。

吕泊远就纳闷了,队长不是都把人给忘了吗?这会儿又这么粘人,算怎么回事?

知道内情的江波涛一言不发。

叶修好说歹说把人暂时哄好了,跟医生出门。

“随着病人身体情况的好转,并感受到足够的安全感,他的记忆会恢复的。”医生这是最后来检查一次,“其实,人在最危险的时候,会下意识护住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东西,他将关于你的记忆全部封存,恰恰说明他很重视你。”

“哦。”叶修漫不经心。

“病人的情况你也都清楚,如果方便的话,他现在最好和你呆在一起。”

在轮回队员们的苦苦哀求之下,叶修把人领回了自己买的公寓。

他大部分时间泡在兴欣,这个房子很少住人。

周泽楷从醒过来开始,从旁人的反应中明白自己忘了一个人。

叶修没有怪他,相反地很照顾他。

这样好的人,周泽楷心想,为什么我独独把他忘了?……他得多难过啊。

“我们是什么关系?”他日常小心翼翼地问叶修这个问题。

“前后辈,你以前很崇拜我的。”叶修不厌其烦地回答他。

虽然他的回答听着脸很大,但周泽楷相信了,他虽然忘记了,仍能感觉到自己对这个人的确有一份很大的敬佩。

于是他还是叫他‘前辈’,从偶尔上门看望他的其他职业选手们的反应来看,他以前也是这么称呼叶修的,这下他放心了。

有一天被他翻出被叶修收在抽屉里的四枚戒指,枪王困惑地问:“前辈,谁的?”

叶修笑着拨了两枚放他手心:“这两个是你的,另外两个…”

周泽楷眼巴巴地急切地看着他,头上呆毛一扭一扭地。

“它们的主人不要了,你喜欢就拿着吧,毕竟可都不便宜。”叶修逗他。

周泽楷听着心里莫名一阵闷疼,把四枚戒指放手心攥着,一个人埋在沙发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前辈,我忘了你…你难过吗?”

叶修笑地没心没肺,“为什么要难过,我们俩除了比赛场上,其他又没什么关系。一年到头能碰见,要你多跟我说两句话都不容易,要不是杜明说你其实很崇拜我的,我都要以为你讨厌我了。”

“不讨厌,喜欢。”周泽楷下意识开口表衷心。

弄得叶修一愣,没有再接话。

周泽楷没有管他,缩在沙发上自顾自地说下去:“我感觉,你在骗我。”

“骗你什么了?”

“我们的关系。”

“…那你以为我们该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

“你别多想,就是前后辈,其他我们非亲非故的,能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想反驳,却无言以对,只好一个人生闷气。

叶修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绷地住的,他这一杯倒因为吃了两个酒心巧克力醉得有些迷迷糊糊。

直觉告诉周泽楷这是个好机会,他趁人之危凑过去问:“前辈,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恋人啊。”叶修理所当然地说,半梦半醒之间有什么说什么。

周泽楷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么意思…”

“就是你喜欢我呗。”叶修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懒洋洋地继续,“当然我也喜欢你,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

他这话仿佛一个有魔力的钥匙,打开周泽楷遗忘的记忆,一切都如潮水般涌来,霎时整个心海波涛汹涌。

“为什么,不说?”他听见自己干巴巴地问。

“为什么要说?”叶修嗤笑一声。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把他抱上床,仔细掖好被角,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尾盯着他看了一个晚上。

接下来的日子,莫名其妙地,两个人就以正常前后辈的身份过下来了。

不,和正常的前后辈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周泽楷从不肯和叶修起冲突,叶修对周泽楷总是有着惊人的耐心和底线。

直到吃完那一碗过桥米线。

“这次我付。”周泽楷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沉默了。

“好,你来。”叶修一挑眉。

走出门,叶修的声音被风吹得凌乱,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般:“记起来了?”

“嗯。”周泽楷不敢看他,一个人低着头只管往前走。

过马路了,叶修很自然靠过去牵起自家后辈的手,把人带过了斑马线。

周泽楷低垂的眉眼间骤然滑过一抹亮色,在黑夜中如雪水洗过一般熠熠生辉,亮过漫天辰星。

两个并肩而行的身影在夜晚凉风中渐行渐远。

评论(13)

热度(320)